“當下”這個詞,不知可不可以被視為人間最美麗的字眼?

她年輕、美麗、被愛,然而,她死了。

她不甘心,這一點,天使也看得出來。於是,天使特別恩準她遁回人世,她並且可以在一生近萬個日子裏任挑一天,去回味一下。

她挑了十二歲生日的那一天。

十二歲,艱難的步履沒有開始,覆雜的人生算式才初透玄機,應該是個值得重溫的黃金時段。

然而,她失望了。十二歲生日的那天清晨,母親仍然忙得像一只團團轉的母雞,沒有人有閑暇可以多看她半眼,穿越時光回奔而來的女孩,驚愕萬分地看著家人,不禁哀嘆:

這些人活得如此匆忙,如此漫不經心,仿佛他們能活一百萬年似的。他們糟蹋了每一個“當下”。

以上是美國劇作家懷爾德的作品《小鎮》裏的一段。

是啊,如果我們可以活一千年,我們大可以像一株山巔的紅檜,掃雲拭霧,臥月眠霜。

如果我們可以活一萬年,那麽我們亦得效悠悠磐石,冷眼看哈雷彗星以七十六年為一周期,旋生旋滅。並且翻覽秦時明月、漢代邊關,如翻閱手邊的零散手劄。

如果可以活十萬年呢?那麽就做冷冷的玄武巖巖岬吧,縱容潮汐的乍起乍落,浪花的忽開忽謝,巖岬只一徑兀然枯立。

果真可以活一百萬年,你盡管學大漠砂礫,任日升月沈,你只管寂然靜闃。

然而,我們只擁有百年光陰。其短促倏忽——照聖經形容——只如一聲喟然嘆息。

即使百年,元代曲家也曾給它做過一番質量分析,那首曲子翻成白話便如下文:

號稱人生百歲,其實能活到七十也就算古稀了,其余三十年是個虛數啦。


更何況這期間有十歲是童年,糊裏糊塗,不能算數,

後十載呢?又不免老年癡呆,

嚴格說來,中間五十年才是真正的實數,

而這五十年,又被黑夜占掉了一半,

剩下的二十五年,有時刮風,有時下雨,種種不如意。

至於好時光,則飛逝如奔兔,如迅鳥,轉眼成空。

仔細想想,都不如抓住此刻,快快活活過日子劃得來。

元曲的話說得真是白,真是直,真是痛快淋漓。

萬古乾坤,百年身世。且不問美人如何一笑傾國,也不問將軍如何引箭穿石。帝王將相雖然各自有他們精彩的腳本,犀利的台詞,我們卻只能站在此時此刻的舞台上,在燈光所打出的表演區裏,移動我們的台步,演好我們的角色,扣緊劇情,一分不差。人生是現場演出的舞台劇,容不得NG再來一次,你必須當下演好。

生有時,死有時

栽種有時,拔毀有時

……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歡躍有時

拋有時,聚有時

尋獲有時,散落有時

得有時,舍有時

……

愛有時,恨有時

戰有時,和有時

以上的詩,是號稱智慧國王所羅門的歌。那歌的結論,其實也只在說明,人在周圍種種事件中行過,在每一記“當下”中完成其生平歷練。

“當下”,應該有理由被視為人間最美麗的字眼吧?

——原載1996年2月5日《人間副刊》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