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風·請來與我同座,那彈琵琶的女子

——抵抗塞車三招

“自己開車,那好,那方便。”

每次有人對我這麼說,我就苦笑。開車方便,對,但只限於“方便的時候”才方便!一旦碰上“不方便的時候”,你真恨不得毀車而去。這才想起北歐神話裏有些技藝特巧的侏儒,他們制造的戰艦,不用的時候竟可以折成火柴盒大小。人家北歐說故事的人早想到了,我們現代的汽車制造廠怎麼這麼笨!

每次陷在車陣裏,我就反覆對自己說:

“餵,你這個倒黴的家夥,你已經夠倒黴了,千萬別生氣喔!你一旦生了氣,那就形成二次傷害,那叫‘禍不單行’,那你就更倒黴了!”

雖然如此,這番金玉良言居然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最佳狀況也無非把“咬牙切齒”換成“暗生悶氣”罷了。以上是我抵抗塞車的第一招。

有時候,也很想打個電話告訴市長大人說:

“餵,阿扁,你知道嗎?我是個模範市民,雖然沒辦法湊合你,做到你所許諾的‘希望、快樂’,但我一定混個五十分,例如‘在失望的時候努力快樂’,並且‘在不快樂之際致力於擁抱希望。’”以上是抵抗塞車第二招——但阿Q式的幽默感也有不靈的時候,所以我還有第三招伺候。這第三招叫“遁身唐宋”。

什麼叫遁身唐宋呢?那便是使些法術,跟白居易或蘇東坡打個長途大哥大。只要我喃喃念起《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立刻喇叭聲,油煙味一一退避三舍。長安古城安然歸來,那穿著血色羅裙的妙齡女子揮手彈她美妙的琵琶。

 而“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灩灩隨波千萬裏,何處春江無月明……”也讓我癡癡的跟著那片月光走,一路走到大海之上,和寫《春江花月夜》的詩人張若虛一起。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唉,寫出這樣清麗的句子的詩人怎麼不立刻去死呀!我忿忿的想,句子華美透明到竟像是沾著月光下的江水寫成的。實在令人嫉妒。

我想起自己有一次,到揚州去玩,循著清帝下馬的渡口,走到博物館,竟然看到一張毛筆寫的《春江花月夜》,貼在櫥子裏,實在不勝驚駭。揚州古城,其實不乏古物,但揚州出了個張若虛,他們就把這個詩人的產品也當做文物展出。我在世界各地看過的有規模的博物館少說也上百,但把一首詩貼出來當展覽品的怪事,倒未之聞也。不過,我也立刻原諒了,畢竟,這是一首太好太好的詩。好到令博物館長也糊塗了。其實他的展出應該還包括一千三百年前的唐代月光、花香和浩蕩不盡的江聲……

車陣稍稍移動了一點,我輕踩油門的時候,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不用轉頭去看,安坐在我右手邊的當然是前來搭便車的東坡先生。我很驚喜,說:

“餵,你知道嗎?我去年去了一趟海南島耶!我去看你九百年前流放的地方。”

“哈,別想瞞我,你是羨慕的,就連我的貶官,你也是羨慕的。怎麼樣,要不要來杯椰子酒?”老蘇真是可人,“前兩天,土人釀了送我的。”

酒作淡乳色,芳甘怡人,有點女性品味,我仰首一幹,暫時忘了車窗外又覆糾纏打結的車陣。

——原載1995年8月21日《人間副刊》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