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逛街累了,彌敦道上有一家快餐店是我照例愛去的。他們賣一種面,叫“多魚面”。那種東西或者可以叫做“線絲狀魚丸”,配著大片上好紫菜作澆頭,雖也鮮美,但那卻不是我去光顧的主要原因。我去那裏,主要是喜歡看他們桌上的調味料。

調味料走遍天下本來差不多,無非是醬油、醋、胡椒、辣椒、芥末等。但這一家賣“多魚面”的不同,他們桌上放著三罐辣味,分別寫上“小辣”、“雙辣”、“三辣”的字樣。第一次看到三辣並陳,不免覺得無限好奇,於是把每種都嘗一口,果真一種比一種辣,“小辣”大約是多加香料,屬於濃香淺辣,“雙辣”比較辣得有模有樣,“三辣”則麻辣火燒,讓人有吞火感。

我立刻愛上這間桌上有三辣的餐廳。原因是,他們提供“選擇”。

人生能選的東西太少了,“出生”,本來並不是我十分同意的事,它原不是我的選擇。——當然,你可以說,不愛活,你就去選擇死亡好了。但自殺實在是件麻煩透頂的事,中古世紀自殺甚至是犯罪的事。現在呢,則被看成精神病的一種。

大部分的人是在“既未選擇活”也“懶得選擇死”的無可無不可的狀態中混了下來的。是生死在選擇我們,我們不能選擇生死。

其他的事情呢?也難,譬如說婚姻,大部分的人最後選擇了第二順位或第三順位的對象,因為第一順位的對象往往另有他或她自己心中的第一順位。人類很少擁有充分的擇偶權。

據說,民主社會裏,人民能擁有“居住的自由”、“遷徙的自由”。但天知道,像鴻禧山莊那樣的地方,恐怕不是我們抉擇一下就可以搬進去的吧?即使你自願把搬家日期延到一百年以後。

那麽,對你我這種小市民而言,還有什麽是可選的?有,例如牛排三分熟還是七分熟,豆漿要甜要鹹,要不要打個蛋?吃肉臊飯的時候加配一碟燙青菜還是切它三十塊錢豬肝連?冰淇淋上要不要澆點巧克力醬?


哈!這就是我們這種沒出息的小市民大權在握作威作福的唯一時機,如果連這種權利也遭剝奪,未免活得太憋氣了。

“小辣”、“雙辣”、“三辣”本來也沒什麽大不了,無非是一點小小的刺激。辣味這種東西,除非是四川湖南人,其他的人失去它是絲毫不致影響生存質量的。只是桌上一旦有三罐辣味,你就可以做四種選擇(因為還可以選擇不要),這種快樂,對旅經香港的我真如大旱逢雲霓。而我經過香港的理由,千篇一律是基於剛從大陸出來,正準備回台灣。

中國大陸基本上是個不給你選擇權的地區,你接受分配給你的工作,住“上面”配給你的房子,冬天白菜盛產的時候,你還得承購“愛國菜”。天啊,這種日子過得多累啊!廣州街頭荔枝就是荔枝,我想選“糯米糍”,沒有!幹嗎你非要那個品種不可?那個品種都給香港人買走啦!你不吃那個品種會死嗎?

唉,對呀,你幹嗎挑?可是,我就是需要嘛!

我把小辣、雙辣和三辣的瓶子拿起,看看,放下。啊,資本主義真有它可愛的一面。我今天要先吃一勺小辣,等下吃完,再來一勺中辣,對,我就是這個主意。

第三次世界大戰要不要打?兩岸飛彈要不要按鈕?那件事沒有人來請求我簽字。我所能決定的事僅僅只是我要在我的面湯裏放個小辣、雙辣或是三辣。而這件事,我想,也自有其無限莊嚴。

——原載1996年2月12日《人間副刊》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