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早已存在,仿佛早已就序

我走來,聲音概不由己

它把我安頓在朝南的廂房

 

第一次來我就趕上漆黑的日子

到處都有臉型相像的小徑

涼風吹得我蒼白寂寞

玉米地在這種時刻精神抖擻

我來到這裏,聽到雙魚星的哞叫

又聽見敏感的夜抖動不已

 

極小的草垛散布肅穆

脆弱唯一的雲像孤獨的野獸

躡足走來,含有壞天氣的味道

 

如同與我相逢成為值得理解的內心

魚竿在水面滑動,忽明忽滅的油燈

熱烈沙啞的狗吠使人默想

昨天巨大的風聲似乎了解一切

不要容納黑樹

每個角落布置一次殺機

忍受布滿人體的時刻

現在我可以無拘無束地成為月光

 

已婚夫婦夢中聽見卯時雨水的聲音

黑驢們靠著石磨商量明天

那裏,陰陽混合的土地

對所有年月了如指掌

 

我聽見公雞打鳴

又聽見軲轆打水的聲音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