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早到午,走遍整個村莊

我的腳聽從地下的聲音

讓我到達沈默的深度

無論走到哪家門前,總有人站著

端著飯碗,有人搖著空空的搖籃

走過一堵又一堵墻,我的腳不著地

荒屋在那裏窮兇極惡,積著薄薄紅土

是什麽擋住我如此溫情的視線?

在螞蟻的必死之路

臉上蓋著樹葉的人走來

向日葵被割掉頭顱,粗糙糜爛的脖子

伸在天空下如同一排謊言

蓑衣裝扮成神,夜裏將作惡多端

 

寒食節出現的呼喊

村裏人因撫慰死者而自我克制

我尋找,總帶著未遂的笑容

內心傷口與他們的肉眼連成一線

怎樣才能進入靜安莊

盡管每天都有溺嬰屍體和服毒的新娘

 

他們回來了,花朵列成縱隊反抗

分娩的聲音突然提高

感覺落日從裏面崩潰

我在想:怎樣才能進入

這時鴉雀無聲的村莊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