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與小人,最明顯的區別,君子是“難進而易退”的,小人相反,是“易進而難退”的。

要君子就任一項職位,必須三顧茅廬,百般勸說,如《詩經》所形容的有“將其來施施”的“難進”之貌。但一旦就職,胼手胝足,鞠躬盡瘁,心裏只想著大公無私,不能曲阿別人之所好,所以“君子寡朋”,“君子難親”。一旦要去職,也絕不貪戀,像羈鳥飛出樊籠,像天熱放下衣擔,有釋肩解脫的快樂,因此君子總是“難進而易退”的。

小人則相反,要來謀職的時候,好話說盡,多方請托,送禮請客,頭像削尖了似的厚顏鉆營。但一旦就職,明裏順應人情,暗裏弄權作怪,心裏只盤算個人的私利,犧牲公益去做人際的關系,所以“小人多類”,“小人易比”。一旦要他去職,就攀住門檻不放,叫罵戀棧;甚至動刀動槍,請他走路還真難呢,所以小人總是“易進而難退”的。

中國的知識分子,自來最重視出處進退的儀態與分寸,認為這是講廉恥的第一步,進則切忌躁急,退則切忌怨尤,進退的“時”與“位”問題,如何拿捏準這時空的座標位置,能夠適時適位,才最重要。孔子見蘭在隱谷之中,芬芳獨茂,這“王者之香”居然與“眾草為伍”,禁不住援琴嘆息,“自傷不逢時”,於是蘭花就成為君子進退時位的典範。

蘭花生於深林,不因無人欣賞而不芳,所謂“自無君子佩,未是國香衰”,即使沒有君子佩戴它,它也不會衰竭那分“國香”,它珍重自己的“靈根”,孤抱著那分“幽貞”,不躁進,不自獻,一旦出山擔當,便能“入室成芳”,宋代的楊萬裏有一首蘭花詩道:“生無桃李春風面,名可山林處士家,政坐國香到朝市,不容霜節老雲霞!”說它不像桃花李花那樣熱絡地露出春風得意的面孔,它是安於山林處士之家的,一旦將國香傳播到朝市上來,舉朝稱慶,誰希望它自秘著幽香成為秋風雲霞中的“野香”呢?蘭花,真是君子進退的榜樣了。

明白君子小人居心的不同,也就知道君子與人材都是默默地站在淡泊的遠處,小人與劣質才會熱絡地圍繞在權勢者四周,一個主管如果不懂得靜心觀察,到處覓才,而只就手邊親信去調兵遣將,那麼很快就被包圍、壟斷與蒙蔽,多少“國香”要為之零落荒蕪了!古人說:“避世非君子之心,得人乃國家之福”,如何獎掖君子出來就職,就職後又如何培植愛惜,務使進君子而退小人,佩蘭芝而除野草,這才是天下風俗良窳的樞機呀!

Views: 7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