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文學種籽》の 復活縣案

拉撒路死了!耶穌流下眼淚。第四天,耶穌來到墓前,呼喊一聲:“拉撒路,你出來!”這個乞丐就復活了。

羅馬警察逮捕拉撒路,要他交代這四天的行蹤。“復活?我們不信。這四天,如果你在天堂,你怎肯回來?如果你在地獄,你又怎麼回得來?”

在羅馬人眼中,耶穌是危險份子,他對一個臭叫花子處處關心愛護,準是培養黨羽,吸收死士。拉撒路四天失蹤,一定和某種密謀有關。羅馬警察連夜追問,拉撒路受刑不過,百口莫辯,也算情急智生,連忙說:“這四天,我偷偷地上山掘寶去了。”

掘寶?哪來的寶?是所羅門王的秘藏。你說所羅門有藏寶,就像說杜甫有幾首詩未曾收在全集裏,聽見的人都寧可信其有。警察好興奮:你也別討飯了,我們供養你,你在山上專心替我們挖寶好了!

那是一座大山、深山,山裏動植礦俱備,可是並沒有寶藏,倒黴的拉撒路一直在山中挖個不停,羅馬警察不讓他歇手。現在,他還在挖,天天汗流滿面。徒勞無功,天神不許他停。他將來還要一直挖下去。因為他說了謊,犯了誡,要受天罰。

故事像吳剛伐桂,但沒有伐桂的詩意。“人事”多半沒有神話動聽,奇怪的是世上有那麼多人反對神話。

吳剛到底犯了天條的那一款,書上沒說,讀者也不問,天帝說他有罪就行了,再問多余,誰也不能做他的律師。拉撒路也是警察說他有罪他就有了罪,究竟有罪沒有並不重要,大家關心的是情節發展。天上地下異曲同工。

現在文學流行“顛覆”,把傳統古典顛來倒去擺治。“復活疑案”把耶穌的神跡顛覆了。顛覆倒也有根有源,那就是,“復活”在很多人的心中本來可疑,警察代表大家提出懷疑。

讀者或者作者,雖然不大喜歡警察,所以故事在借由他們的專業來落實懷疑時,順便諷刺了他們。辦案人本來忠於職守,忽然聽到寶藏,也就置拉撒路的嫌疑於一旁了。

故事還有內層縱深。警方輕易轉移目標,也透露了秘密:警方對拉撒路涉案也是羅織,審問他沒抱太大希望,“有棗無棗打一竿”,閑著也是閑著,說不定問出意外收獲來。

果然,問出了黃金珠寶。

故事結尾是神來之筆,當然,靈感來自吳剛。拉撒路挖不出黃金來,挨了打,繼續坐牢,俗氣。歪打正著,意外挖出黃金來,警察殺他滅口,也俗氣。說他直到兩千年後還挖個不停,這就跨越時空,把顛覆了的神話忽然又還原為神話,奇突可喜,確實化了腐朽,雖然未必神奇。

最後不忘諷刺,仍然玩一手顛覆,拉撒路受永恒的苦刑,竟是因為在黑暗司法中自衛說謊,於人無害的小謊,作弄了一下貪婪擾民的警察而已,竟好像天理難容,罪與罰完全不成比例,所謂天神,竟似醜角?

故事短,層次多,顛倒不已,肯定否定混淆,這就很好。

Views: 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