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布屈沃德:來自賭城的電話

在每個男人的生活中都有這麼一個時侯,如果他單獨在拉斯維加斯,他就不得不打收話人付費電話給他妻子。這一時刻對我而言比預期的要來得早。

“你好,親愛的,”我說,“我正在拉斯維加斯給你打電話。”

“我知道你在哪兒打電話,”她說,痛苦正從聽筒里滲透出來,“你昨晚在干什麼?”

“我和一個歌舞女郎約會。”我告訴她。

“別和我撒謊。你在賭博。”

“一點點,不多。”

“你輸了多少?”

“我愛你。”我告訴她。

“我說你輸了多少?”

“我給你打電話不是談這個,我想和你談談孩子。”

“孩子怎麼了?”她急於知道。

“他們長大了為什麼非得去讀大學?許多孩子沒讀大學也照樣出人頭地。”

“你沒輸掉他們讀大學的錢吧?”她尖叫起來。

“只是他們三年級和四年級的錢。”

“你還輸了什麼?”

“你現在站在哪兒?”

“在我們的臥室里。”

“別再說‘我們的’臥室了。”

“你沒輸了房子吧?”她狐疑地問道。

“只是一部分,我還保留了浴室和車庫的所有權。”

我可以聽見電話那一端的啜泣聲。

“不,親愛的,等一分鐘,你說過這房子對我們來說太大了,而你喜歡小一點的。把這看作是一種好運氣,親愛的,你在嗎?”

“是的,我在。”

“行行好,你知道結婚周年紀念日我給你買的帶珍珠的金項鏈嗎?”

“你把它輸掉了?”

“當然不會,你認為我會干這麼低下的事嗎?”

“那麼,項鏈怎麼了?”

“我想叫你出去把它丟在什麼地方,那麼,我們就能因此拿到保險金,我們可以得到一個比賣掉它更好的價錢。”

“我會殺了你。”她說。

“別這樣,這將是一個錯誤。”

“你意思說你還輸了人壽保險?”

“他們告訴我像我這麼做的人可以長壽。”

“好吧,你總算沒輸了我的皮外套。””“我說不出話來。

“你輸了我的皮外套?”

“誰在華盛頓穿皮外套?”我回答她。

“你幾時回家?”

“這就是我要打電話說的。今天下午3點有一輛灰狗班車去華盛頓,如果你把我留給你買食物的錢寄給我,我就能趕上這班車了。”

“那你回來後我們吃什麼?”

“打電話給農業部,根據法律,我們有資格分享他們的過剩食品。”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