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們一邊彼此說笑,一邊推推讓讓、忸忸怩怩地進入大廳時,她確實感覺到們的眼光全凝注在她身上。

幾乎是樂聲才響起,他便躬身向她邀舞。就憑那股“捨我其誰”的銳氣,她便認出了他──除了一星期兩堂共同科目,她知道什麽時候到什麽地方就可以看到他,她用所有的少女情懷膜拜他,但他從來不曾多看她一眼。

今夜她戴著面具,一張孩兒似的天真笑臉,遮去了她原本平凡的五官。

他穿一件白色對襟唐衫,戴一張沒什麽表情和特色的面具,舉手投足無一不是“他”,尤其他那獨特的嗓音,那是常在她夢里縈回的。

今夜她那頭長髮是特意修飾過的,在微暗的燈光下,更烏亮亮了;鬢邊斜插一朵黃玫瑰,把一邊的髮絲微挽到耳後,露出她渾圓光潤的額;耳垂上一圈小巧的玻璃珠環光波瀲灩,把她細致的頸全烘托出來了;身上的白紗衣是姊姊明天當儐相穿用的;黃色的緞腰帶,微膨的褶裙和胸前的小皺褶,把她原本平板的身材裝扮得玲瓏有致;而空花的蕾絲紗,把她線條美好的肩襯得更迷人了。

“你真出色,你是誰?一定不是我們法學院的。”

她含糊地嗯啊過去。

“我喜歡你這身打扮……啊,這面具真可愛,你自己畫的嗎?”

一整個晚上他盯著她,別人沒有機會,因為無論到哪兒最好的都是他的。他智慧而幽默,他的確具有傲視朋儕的本事。雖然他也幾次為她機智優雅的談吐而絕倒,但從言談中她知道他認為聰明賢淑只是一個配得上他的女孩子的必要條件,而美貌則是充分必要的。他甚至認為愛的追求是購買力的問題,能力愈高當然可以買愈好的東西。

是誰發明了這樣的遊戲──戴上假面具、掩去真面目?愚弄別人也被愚弄?

最後他提出送她回家的要求,他甚至不要她揭開面具,他說他打賭可以認得她。

卸了妝,她盡可能使自己不要保有一點點舞會里那個她的痕跡,她知道今夜是她生命中的一次奢侈。

走到門外,果然他還在那兒,果然他並不認得她。

走了幾步,聽到他追上來的腳步聲,心里不禁怦然。

“喂!里面沒人了嗎?”

“都走了。”這輕柔的聲音是他適才讚美過的,她不敢看他的表情,但她知道他知道了,因為他楞在那兒。

有人說美貌只是面具。面具是假像,但真象是:人們往往不喜歡所看到的真象。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