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威廉斯和他的妻子萊拉,駕駛汽車到大樹林里去給傑里掃墓。他將幾枝冬青樹枝安放在墓碑上,一面鞠躬,一面默默地祈禱著。

在墓前長久沈默的時刻是極其悲痛的,因為這使他回憶起歷歷在目的一段段往事。雖然這段往事的印象漸漸淡薄了,可是亨利絕對不願把它從記憶中抹掉。他要使他對這段往事的回憶如同冬青那樣四季常青。他年覆一年地到這里來,來的次數已多得數也數不清。

在灰蒙蒙的冷雨中,萊拉密切地註視著他在墓地周圍的一舉一動,丈夫的臉部表情使她難受。她曾一次又一次地請求他告訴她有關傑里的事,然而他什麽也不願說──只告訴她這墓是傑里的,以及傑里是一只他所知道的最好最伶俐的狗。萊拉對這樣的敘述感到很不滿意,她要知道傑里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她感到去墓地的旅途一次比一次更難受,因為她丈夫在掃墓時所經受的痛苦似乎太劇烈了。他的一舉一動似乎在表明他犯了可怕的錯誤,而且至今還未償還這筆債務,甚至在許多年之後,仍難還清。

在他們駕車回城時,萊拉認為這正是她再次嘗試要他講些內情給她聽的好機會。她想幫助他,分擔他的悲痛。她不能再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他這般憂傷。她一定要使他消除郁結在心頭的苦悶。

“亨利,”她以他從未聽到過的堅定的聲調對他說,“我要知道傑里究竟發生過什麽事,你不但要把一切都告訴我,而且一定要答應我。我再不願聽到你否定的回答了。”

他聽到這話吃了一驚,沈默良久,似乎緊張不安,對自己缺乏信心。他開始以干巴巴的低沈聲調回答,然後以較清晰的聲音說:“萊拉……我親愛的萊拉……我真不知從何談起。咱倆一起過著圓滿而美好的生活,不但培育了幾個好孩子,而且看著他們長大成人結了婚。我們相處得很幸福,我很怕破壞了這種幸福。我從不想使你感到不愉快,所以我不敢將我的這段經歷告訴你。然而我知道總有一天得把它告訴你。”

萊拉打斷了他的話說:“亨利,你可以放心,我對你的感情決不會由於你要告訴我的事而有絲毫的改變……我們一起度過的日子已經數也數不清了……”“萊拉,你對我的感情意味著一切,從來都是這樣。在我遇見你之前,有另外一個‘人’,賦予了我一種使我繼續向前和改變我生活的願望和力量。”

“你是說傑里嗎?”萊拉問道。

“好多年前,”他以沈痛的心情說,“我是一個狂暴的、不道德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這樣。我是醜惡的真正邪惡的人。這當然是在我認識你之前的情況。我不誠實,是個難以信賴的人。當時我真是天底下的第一號吹牛大王。我隨心所欲地要什麽就把什麽據為己有,很少去考慮別人的權利和感情。

“在我這段令人作嘔的經歷中。我對不起哈維·羅林斯醫生──我的一個老同學,住在離傑里墓地不遠的地方。

“傑里,我已多次告訴過你,他是本州中最好的獵狗之一。羅林斯和他的夫人簡直發瘋似地對它著了迷。有一次,傑里在猛跳中腿部受了重傷。我把它帶到羅林斯醫生那兒,他出色地把這只狗的骨頭治好了。不久,傑里又能像往常那樣活蹦亂跳了。

“在此之後,我常和羅林斯及他的夫人海倫一起去打獵。羅林斯帶著他自己的狗,我帶著傑里。可是唯有傑里具有不可思議的嗅覺,他似乎總會知道鹿群躲在哪里。因此,羅林斯總是對他讚不絕口。

“但可恥的是,當醫生對我這只狗的智慧和技巧發生極大興趣時,我卻垂涎於他夫人海倫的嫵媚艷姿。不久,海倫和我就在我們打獵時,一起走開了,留下羅林斯一個人打獵。我是一個瞎了眼的蠢漢,一個浮誇而令人憎惡的魯莽漢,因為我看不到我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是不可饒恕的。

“不久,海倫和我迫不及待地開始接起吻來。有一次,在林中空地上我們相互擁抱著的時候,我註意到傑里正坐在我們面前,用它大而棕黃的眼睛憂傷地直盯著我們。它那雙幾乎同人一樣的眼睛的神情似乎是在說:‘別那樣,主人!別那樣!

……’”“它一直在跟著和盯著你們嗎?”萊拉問。

“正是這樣,不論我和她跑到哪兒,不論我什麽時候和她講話,我只要一回頭就看到傑里,它或是把頭趴在前腿上躺著,或是坐著。它的雙眼總是表示出那種不滿和悲哀的神情。天啊,現在想起來,它事實上是在和我講話,在警告我……“海倫是個容易被甜言蜜語迷住的輕佻女人,在我手中她如同軟泥一樣柔和。

然而她有她的丈夫……,如果羅林斯一旦發現我們……可是我內心的邪惡念頭似乎是沒完沒了。我決心要霸占那個女人,不管用什麽辦法,一定得把醫生撇開。

“最後我想出了搬掉這絆腳石的計謀。我一直以槍法高明而自豪。我從來也沒有──至少是不大會打不中一只鹿或飛翔中的野鶴。我告訴海倫我有解決的辦法了,她不久就會終於得到自由了。當然,我不曾把我的計謀告訴她。

“我在選擇良機。有一天,羅林斯在樹林里手握獵槍,輕手輕腳地向著一只鹿挪動腳步。我正好在他的背後。我的計謀立刻就要實現了。海倫在我的後面離得很遠。像往常一樣,我自己的獵狗傑里守在我的身旁。我的計劃是在醫生開槍的同時開我的槍。全部事情在一瞬間就可結束。海倫會認為這是打獵中的一次偶然事件。

“我準備好了。我的槍已對準羅林斯,當時他的背朝著我,並且一動也不動,正好是個最好的靶子。

“我舉起槍,仔細地觀察他。他開槍的時刻就是我開槍的信號,這個時刻即將來到。他舉起槍……一剎那間出現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一般的寂靜……我輕輕地扣著扳機,慢慢地加重,然後一扳到底。我看到我的槍口冒出火花,並聽到響亮的槍”“聲……一陣低沈的吠聲,一堆皮肉的撞擊聲及最後是‘砰’的一聲沈重的倒地聲……“羅林斯很快放下槍,轉過頭來看著我。我的槍仍然冒煙。‘你也看到了那只鹿嗎?’他問道。然後他看到了躺在我們兩者之間的傑里──它躺在松葉上。它用兩只前腿捧住頭,可憐的血跡斑斑的雙眼仍舊盯著我看。羅林斯向傑里奔跑過去,以劇烈悲痛的眼神瞧著它。‘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呻吟著,‘這只漂亮的狗……噢,亨利,你一定會感到很難過!別埋怨自己吧……意外事件總是會有的。

’他向我慢慢地跑過來,臉上帶著極其熱情而又極其悲傷的神情。我們倆肩並肩地、默默地、一動不動地站立了良久。他終於說:‘亨利,那只狗一定是做了一次異乎尋常的跳躍,正好跳在那顆子彈的前面。’”亨利感到萊拉在緊緊抓住他的手臂,他們的汽車緩慢地在公路上行駛,天暗了下來,仍舊下著雨。他們每離開傑里的墓地一分種,就感到傑里離他們倆越親近一分。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