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斐娟比賽快開場了,這是一場冠亞軍之爭超仔坐在場邊,額上汗涔涔的;想著去年以一劍之差敗給C大那家夥,心中怪不是滋味的;對面,C大那家夥挽著他的校花有說有笑的,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哼!”超仔啐了一口,轉過頭來對阿呆說:“阿呆,你說我今年能不能拿冠軍啊?”

阿呆看著對面冷冷地說:“別緊張,今年你一定能把他‘刷’下來。”

比賽終於開始了,校花笑吟吟地在場邊坐了下來,還不時對C大那家夥拋媚眼。阿呆看著,靜靜地走到校花身旁坐下來。

比賽正式開始,超仔擦擦額上的汗水,把頭盔戴上。那家夥瞟了一眼超仔,也把頭盔戴上。

“準備好了嗎?”裁判喊著。

“準備好了!”

“好了!”

“開始!”

就在裁判一聲“開始”說完,阿呆一反不跟女生說話的常態,開始跟那校花扯了起來,而且一臉諂媚的樣子。

“干!”超仔心里罵著。

“這小子不好好替我看那家夥的漏洞,還在那兒跟妞兒說話。不管了,好好打,再拿不到獎杯,教練會氣死。”

場外一旁,阿呆愈說愈起勁了,兩只手比來比去的。那校花似乎很有興趣的樣子,兩個人不時發出笑聲;場內,超仔全神貫註,就想找個漏洞一劍剌進去。那家夥不知怎麽著,心情急躁,還不時別過頭去看阿呆和校花。

一個空檔,超仔一個箭步,劍尖從下面繞上去,正中胸前,得分的燈亮了。

“1:0!”裁判大聲喊著。

頓時,超仔好像明白了些什麽,只要阿呆發出笑聲,就一劍剌進去,那家夥毫無招架之力,超仔頻頻得分,殺得痛快極了。

“5:0,比賽結束。”裁判宣布。

阿呆坐在一旁,談話戛然而止,也不理那校花,立起身來走到超仔身邊,幫他卸下裝具。對面那家夥一把拉下頭盔,臉都綠了,睜著兩只眼睛瞪著阿呆;一旁站著那校花,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嘴巴直咕噥著,直到那家夥從超仔身邊走過,超仔還聽到那校花說著:“你叫我這臉往哪兒擺啊!還說你大專杯沒有敵手!”

超仔轉過身來看著阿呆:“阿呆,你這一招真高。”

阿呆只是傻傻地笑著,也不答話,超仔繼續說:“阿呆,你小子剛才跟那妞兒說些什麽呀,怎麽講得那麽起勁?啥時候學會的這兩把刷子?”

阿呆幽幽地說:“其實也沒什麽,我只不過是把去年他打敗你的情形說給她聽罷了。”說完,兩人發出一陣暴笑.超仔重重地拍了一下阿呆的肩膀,說:“好小子,真有你的!”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