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至尊寶”王文蘭

有人看了《天上人間》問我:“你寫但杜宇的鄰居,那位蔡小姐,真的不要錢,做他的模特兒。這麼大的美女,光著身子隨街跳,是不是有點暴露狂?”

我說:“不會吧,她自己也是畫畫的嘛?”

“那她有沒有要求但先生給她做做模特兒?”

我說:“也許有吧,給但先生畫個像甚麼的,或者有吧,不過我沒看見。”

他一端肩膀,神秘的一笑,知道這家夥一定打甚麼邪念頭。

暴露狂的人,不是沒有,我聽說以前上海有位紅舞女王文蘭女士,花名叫至尊寶,得名的由來很特別,原來有一天在她家中宴客,圓擡面一共坐了十四位,“十三男與一女”,都赫赫有名,不是電影明星,就是舞台上的名伶,個個都和她有肌膚之親,所以,綽號人稱之至尊寶──通吃。抗戰後,她來到香港,仍操故業,依然通吃,有一天午夜回家,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碰見了一位暴露狂者,好像是專門等她的,見她走到身邊,解開衣帶,把不文之物掏了出來,王文蘭站穩身形,大大方方的看了他的腰下一眼,然後用上海話說了一句:“操那,嘎小個。”扭頭就走,那位還沒聽懂:“乜嘢?”至尊寶一回身補充了一句斯文的粵語:“丟,咁細!”

電影界還有一位名演員,也編過幾部影片,他倒不是甚麼暴露狂,不過有一次逼不得已,也扮演一次。

原來他參加朋友的婚禮之後半路上忽然想小便,站在街邊解開褲扣,剛要動作,後邊警察大叫一聲:“隨街小便?”

“啊……誰說我小便?拿出來看看不行嗎?”然後低下頭感嘆了一聲:“唉,老樣子,還是老樣子,真是五十年不變!”

但杜宇夫婦都是詩禮傳家的,但先生是貴州省人,寄籍江西,生於一八八九年(光緒丁酉)九月十九日,是光緒變法維新的前一年,祖父但明倫,前清嘉慶己卯恩科翰林,官至兩淮鹽運使,父培良,字幼湖,官江西榷關,晚年娶繼室周氏生但杜宇。

殷明珠生於一九〇四年(甲辰)正月初七日,因為生肖屬龍,所以小名叫龍官,名尚賢,藝名明珠,別號FF女士,江蘇吳江縣,黎裏鎮人,曾祖父殷壽彭與殷兆鏞、殷壽臻同為道光年翰林,一門三傑,傳為佳話。

殷明珠拍了但杜宇第一部影片《海誓》之後,為了母親的反對,不得不改投醫療所任職。

但杜宇和殷明珠結婚後,生二子四女,八一三事變爆發,離滬至港,寓薄扶林道,後由張光宇介紹,入大中華影片公司擔任導演,遷入九龍北帝街大中華宿舍,導演了《新盤絲洞》。大中華停辦後,在鉆石山大觀農場內自建木屋棲身。一九七二年五月六日因腸癌不治,在九龍塘逝世,享年八十四歲,但師母──殷明珠,今年八十四歲,現在美國。

這對銀色夫婦,早年風采蓋世,在社交場合中非常活躍,到老年雖然分房而居,但並無影響夫妻間的感情,在但先生臥床的三年中,但師母每日伺奉在側,進湯調藥,片刻不離。和如今娛樂圈中的少男少女們,終日裏朝秦暮楚的離離合合,真不可同日而語。更使人感動的另一對老夫婦,也是大家都熟悉的王引和袁美雲,他們由台轉港,又到菲律賓與女兒女婿同住,前兩年因為思鄉情切而動了落葉歸根的念頭,夫妻雙雙回到上海,想不到一等兩年,連政府的房子都分配不到,只好住在袁美雲弟弟家中,想不到四十年代影壇四大名旦之一的袁美雲,和著名的銀壇鐵漢,編導演齊集一身的王引,在台灣得過三次金馬獎,一九八一年第十屆金馬獎大會,還頒贈他一座肯定他演藝成就的特別獎,也是金馬獎第一次頒發的表彰終身成就的特別獎。與會的來賓們,全體都起立致敬三分鐘之久,在海外受人如此尊重,而在祖國的土地上卻被人如此漠不關心,除了舉國上下反精神汙染,和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太忙之外,恐怕找不出任何理由吧!

可是他們夫妻間的感情,卻是愈老彌堅,恩愛異常。據說王引已經風癱了一年,而袁美雲的甲狀腺卻漸漸好轉,突出的眼睛也已漸漸覆原。

這些情況都是爾光的大兒子爾冬青(爾冬升大哥)告訴我的,他最近由巴西反港奔母喪,順便回上海去看看親朋故舊,聽說王引夫婦反滬定居,專程拜訪,看到白發蒼蒼躺在沙發上的王引,楞了半晌不知說什麼好,多年不見王引已不認得他,跟他講話也因為耳聾而聽不見,只好寫了張字條:“我是爾光的兒子,爾冬青”,王引看後面露笑容,用含混的聲音,一句一字的說:“噢……爾……光……的兒子……”小青跟我說:“我當時眼淚圍繞眼圈轉,真想哭。”不用說看到,連我聽了也黯然無語,悲從中來。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