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小姐叫他老頑童

記得以前他叫我看他的手上指紋,真怪,中央的事業線,由手腕一直通到中指尖,而且清清楚楚的畢直畢直,真是個怪人,在莉莉臨走的前一天,他當我的面跟莉莉說:“你看看,銀行能不能貸款支持翰祥另組織一間公司,錢不要太多,伍千萬美金就足夠了。”然後問我:“對不,翰祥?”

我說:“差不多,差不多。”莉莉也肯定的說:“沒問題,沒問題,我們去開個會,研究,研究。”然後向我擠了個眼,說:“你知道傑美的脾氣了,他說得到,我做得到。”等傑美剛一轉身,莉莉說:“翰祥,別聽他的,他嘴裏的錢比我多,老是一億一億的,我的銀行沒有他說的那樣大,別聽他信口開河。”

我說:“你跟他沒談戀愛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我對他比你清楚得多,他沒別的毛病,就是好吃、好喝,另外好吹兩句。”

莉莉說:“吹兩句?那你還不明白他,另外,你可得勸勸他,他的肝不大好,醫生不準他喝酒。”我說:“知道,知道。”

莉莉前腳一登上飛機,他一拍肩膀:“翰祥,哈著,哈著。”港九夜總會的媽媽桑都認識他,她們當面叫他姚老板,背地裏叫他姚大炮,小姐們另外給他起了個新綽號:“老頑童!”因為他到那兒都跟人家要紙要筆,說自己是書法家,筆墨拿到手之後,他用筆橫畫一道,在上邊簽上他的大名,然後問人家認不認識,還真有人莫測高深:“好像是個‘一’吧!”

他說:“幹嚒好像,簡直就是一嚒,慈禧太後寫的是一筆福,一筆龍;俺寫的是一筆一,俺這個人的脾氣就是說一不二,一條腸子直通到底!”

如果不是要聽燕姐的長途電話,寫起這位老頑童來,還真是沒法收筆。

燕姐在電話中告訴我:“看了前幾天的《天上人間》,其中有張照片,說是張婉,我看了半天,都覺得不像。”

我說:“當然不像張婉,您不是告訴我張帆帶您去找和黃紹芬一起的那個百樂門小姐嗎?”

燕姐說:“您記錯了,不然就是我說錯了,應該是張婉,不是張帆。聽說張婉在北京,您可以問問她。”

我說:“不能問了,她已經死了,大概是幾個月前的事。J

“哎喲,死了?那張帆呢?張帆在不在?”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