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阿璋哥快人快語

我問:“好好的一張畫,何苦?”

“何苦?你不苦,海苦!他媽的,大海航行靠舵手,一條船都冇,靠條X咩!”

看看阿璋哥又要開會,又要放機關槍,連珠炮,我假裝一看表:“哎呀,都快九點了,我們該告辭了。”慕雲兄也附加了一句:“對,我們不打攪了。”

阿璋哥回身用手一指台上的那籃水果:“這點意思,你們把它帶走好不好,大夥這麼熟,還甚麼意思不意思的,帶走,帶走!”

我忙說:“小意思,不成敬意,您要不收,我可真不好意思了。”

他說:“好吧,那就意思吧!”他送出門,忙說了一句:“當心台階。”不是他說,我還真差點摔一跤,我們說留步,留步,他還是送到大門口:“再來,再來,再來咱們專題講李綺年。”好,我看再講一年,也講不到李綺年。

跟阿璋哥聊天,真是人生痛快事,他快人快語,有盆話盆,有碗話碗,絕沒甚麼挾帶藏掖,待人誠懇,處世敦厚,遇見喜歡聊聊的朋友可以酒逢知己千杯少的上下五千年,縱橫十萬裏;不喜歡聊的,話不投機半句多客客氣氣的一揮手,“我醉欲眠君且去”。所以說一個好演員,不祇在銀幕上要有優異的演技,私底下更要有高貴的品格,國內出版的電影名人錄上,把演員普遍稱為表演藝術家,其實很多位名不符實,真正當之無愧的,可謂鳳毛麟角,吳楚帆即是少數之一。

他不管演甚麼角色,都能準確的投入,表演一致的絲絲入扣,很多演員講對白的時候,都像音樂的沒有休止符號,文章沒有逗點,沒有節奏感,輕重音分不清,而吳楚帆的對白,講得最標準,有力而清晰,快、慢、疾、徐,節奏分行,所以配音界的朋友們,一致公認他的嘴型最好配,最難配的就是伊秋水,經當會咁麼……咁麼……咁麼個沒完,正經對白之中,閑白、雜料,加得太多,但他的戲也一樣演得自然,生動,所以,我以前配伊秋水的時候,只抓節奏,不對嘴型,看一遍試一遍試音,就可以正式錄、他張嘴、我出聲、他閉嘴、我收口,如果少字,就加上“豈有此理”,再不夠字再加個“莫名其妙”,和配吳楚帆的穩、準不同,應該說是巧、妙吧。配過吳楚帆的“音”之後,你會對他的原聲帶有繞梁三日不絕於耳的感受,和他聊天,你也會對“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認同。其實,有關李綺年的資料,在舊雜志上也可以搜集到不少,但是人言人殊,不跟和她相熟的人落實一下,總覺得對不起人。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