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咱們先談“命名”

今年九月,中國農業出版社,把我寫的《三十年細說從頭》,以《銀海生涯》的名字,刪減成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在國內付印發行,據說先印十萬冊,銷量好了再印九十萬冊,前後共一百萬冊,一下子我也變成百萬富翁了,不讓“百萬石印富翁”的白石老人專美於前。緊接著又收到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寄來《三十年細說從頭》的再版版權費,兩件事接踵而來,倒令我動起重投銀海文壇的念頭。

其實,再給《東方》寫稿的事,周石先生不只一次的跟我談過,但又怕我分不開身,加上以前用國際電話天涯海角的催稿,他想起來就有些提心吊膽,所以每次交談,都希望我先寫足三十篇稿子,再開始發表,我也一一答應,只不過因在北京、深圳瞎忙了一陣,加上電影《八旗子弟》做後期工作,也的確分不開身,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說起來不能不是理由,細一分析也不見得全對,因為我連寫劇本分鏡頭,都是“大姑娘上轎,現紮耳朵眼”的,事不到臨頭從不著急的那種人,可是這一回鐵了心,立志先寫三十八篇。周先生聽了當然高興,在一旁的杭鐵頭張翠英卻提醒他:“狗對茅坑發誓,你小心點兒。”我瞪了她一眼:“婦人之言!”然後向周石說,不用聽她的,咱們先“命名”罷,叫《星海浮沈錄》好不好,周一聽,把嘴上的小胡子一“蹺”,幹板剁字的說了句:“不好,太俗。”

“那……不然,以前叫‘三十年細說從頭’,到今年的十一月廿三日,剛好是我從北平經上海到香港的四十年,就叫四十年什麼的好不好。”

“四十年什麼?”

“四十年……家國,怎麼樣?”

“不好,你又沒有‘三千里地山河’,又不是寫政論、社評、家呀國啊的幹什麼,題目太大,太廣泛,再說北戴河‘夏宮’的高峰會議決定的事,誰敢不舉手讚成?若是四個現代化一齊表決,你也只好仰面朝天的手腳並用,缺胳膊少腿的連入會的資格都沒有,對不對?如今的家國豈是我等升鬥小民所談的?”

周石的臉雖然挺嚴肅,但說話可是很誠懇,聲音也很有磁性、低沈、圓潤;他不唱男低音,真是暴殄天物,看他小胡子一蹺一蹶的,還真像大文豪魯迅,魯迅是周樹人的筆名,我真想問問,他的原名是不是叫周石人,忽然靈機一動,我說:“‘天上人間’怎麼樣?”

他兩只大眼眨了眨,瞪得像包子似的:“天上人間,為什麼叫天上人間?”我說:“諾,聽我道來。”他鼻子一聳,小胡子一蹺,把手放在枱子上,瞪著大眼瞧著我。

Views: 4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