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北京拍《紅樓夢》

說相聲的挖苦年輕人看《紅樓夢》,看到林黛玉歸天,馬上六魂無主的茶飯不思起來,說有一個鹽店的小夥計,一天到晚沒心思幹活,掌櫃的罵了他兩句,說“你這麼神魂顛倒的,還想幹不想幹了!”,小夥計把圍裙一拋:“不幹就不幹,我告訴你林黛玉一死,我就覺得活著都多余,吃不飽,餓不死的活兒,幹不幹有甚麼了不起?老子大不了跟賈寶玉一樣當和尚去。”說罷連頭都不回一回就走了。

北京中央台拍的《紅樓夢》,我只約略看了看,場面拍得不錯,可惜很多演員都不入戲,不成熟,鏡頭也極端的不流暢,有時看著蹩蹩扭扭的。前後大概拍了三年。

為了拍《紅樓夢》,劇組不僅在北京和宣武區聯合搭了大觀園,又在離河北省會石家莊不遠的定縣,和當地政府合建了榮、寧二府,和一條榮寧街;如今兩處都供人遊覽,每天門票都收一兩萬。《紅樓夢》拍攝之前,先在各地招聘演員,然後租了一個地方,成立了《紅樓夢》演員訓練班;拍攝的三年之內,學員們都住在一起,請來很多位紅學專家講解,分析《紅樓夢》,並且勒令學員們每人最少要看兩遍原作。

周雷準備繼《紅樓夢》之後,再拍百回百集的《金瓶梅》,拍攝的經費,還沒籌齊,就被吉林電視台搶先開閘,但在將拍未拍之際,胡啟立對有關《金瓶梅》可否拍攝的問題上,發表了談話,於是百集《金瓶梅》電視劇胎死腹中,周雷也就不知所蹤了。

倒是有人準備跟我合作把《金瓶梅》分成三部,拍《金》、《瓶》、《梅》,但由於暫時在國內不能拍攝,所以也擱下了。不過拍電影和電視連續劇不同,電影可以標明“兒童不宜”,電視怎麼可以?所以當初我認為在國內不能拍《金瓶梅》的顧慮,還是對的。

我在台灣組“國聯”的時候,日本若摫繁(“怪談”的制片人)曾經和我簽了聯合拍攝《金瓶梅》的合同,後來為了資金的問題,也沒有拍成。

倒是日本自己用低成本,拍了一部投機取巧的《武松》,看過之後頗有滑稽感,把武松當成了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盜,演武松的拼命學三船敏郎,片內加插很多莫名其妙的打鬥,成為一種因陋就簡的功夫片;放映時生意特別差。我在邵氏公司拍的《金瓶雙艷》,由胡錦演潘金蓮,恬妮演李瓶兒,陳萍演春梅,楊群演西門慶。

在《風流韻事》中,也是他們幾位演的,胡錦的潘金蓮,演得相當不錯,有一種騷在骨子裏的勁兒。

所以到我拍《武松》的時候,我還想請胡錦演。但她推就有事要回台灣,所以才改由汪萍飾演;想不到汪萍因為演《武松》的潘金蓮還得了台灣金馬獎影後。最近胡錦才告訴我,當初拒演潘金蓮的原因,是在台灣簽了演風騷電影的悔過書,並且說明以後再也不演風月片。怎麼知道汪萍不僅不要寫悔過書,還得了金馬獎。她說:“發獎的前後的日子,我哭了幾鼻子,我演潘金蓮,暴露鏡頭都是用替身的,汪萍還有一個全部脫光的背影呢,也許這個後影,就是她得金馬獎影後的原因吧!”和我說的時候,她還眼淚圍著圈轉呢,您瞧瞧,到哪兒說理去?

胡錦給人一般的印象,是風騷的艷旦、脫星;其實她從未拍過暴露的鏡頭,不用說三點,一點也沒點過,也許她專演些三姑六婆,和狐媚誘人的淫婦,所以始終給人的印象不佳。說真的,她在銀幕以外,倒是個不折不扣、規規矩矩的老派女人,非常坦誠、率直。

她說自己很土,是不大會穿裝打扮,和張沖在一起的時候,每次出街應酬,都是張沖替她選衣服。

我上次去北京,正巧和李時蓉、吳天明(《老井》導演,西安電影制片廠廠長)同一架飛機,李時蓉以前倒見過幾回;吳天明的大名,雖然如雷貫耳,但見面還是第一次,他給我的印象是結結實實、坦率的一個充滿莊稼人味道的電影工作者。李時蓉告訴我:“胡錦要演京劇了,跟大陸的幾位要角,匯演《紅娘》;她說您看過她的紅娘,希望你寫些捧場的文章。”

看胡錦的紅娘,已經是好多年的事,好像和程剛演出《四進士》隔不多久的事,覺得胡錦的唱、做、念、表,都還中規中矩,只是化妝太艷了一些;不管怎麼樣,她總是個丫環,在台上的打扮,總應讓鶯鶯為主,她為副,妹仔大過主人婆,總不大對路。可是胡錦的紅娘,太搶鏡,只見丫環在滿場飛、翩翩起舞,鶯鶯看起來,連紅娘的丫環都不像了。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