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忽然看上許冠文

很多事還真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有一天我忽然看了電視,節目是許冠文、許冠傑兄弟合演的“雙星報喜”,賭馬可忽文忽武,忽老忽幼,忽忠忽奸的演起福爾摩斯的小笑話來。覺得他裝龍像龍,裝虎像虎,眼不大而有神,鼻不大而有準,口不大而有唇,演出時粗中有細,熱中帶冷,兩只單眼皮的眼睛,很有鄉土氣息,略微一眨,不必說甚麼,演甚麼,就令人打心眼裏想笑。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第二天我把想法向六先生說了說,他笑著搖了謠頭說:“許冠文?番書仔,怎麼能演《大軍閥》?好吧,你說說你的看法。”

我說:“我的《大軍閥》是集幾個大軍閥的趣事於一堂,有山東省主席韓覆渠,有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有長腿將軍張宗昌,這幾個人都是粗中有細,經常扮豬吃老虎。”

孫傳芳是日本留學生,受過不錯的教育,很多人以為韓覆渠是老粗,其實它倒是行伍中的秀才,粗通文墨(原是文書上士出身)。

張宗昌一身是膽,一生糊塗,但向張作霖要錢的信,還是引經據典地滿紙珠玉。

許冠文的眼睛像韓青天,鼻子像孫傳芳(我知道六先生沒看過孫傳芳,所以信口開河)。他身量沒有張宗昌高,可是走起路來也能虎虎生風。

總而言之,統而言之,許冠文不是別人心裏臉譜式的“大軍閥”,而是出乎一般預料的新軍閥。

軍閥不一定高大粗壯,張作霖綽號就是“小個子”;軍閥不一定高頭大馬,吳佩孚就濃眉大眼英俊挺拔;許冠文的表演有些誇張但不過火,明明知道他在演戲。但你會為他著迷……六先生舉手攔住我:“你跟許冠文認識麼?”

我說:“不沾親、不帶故,只在舞台下看過他為張帝、青山的演出當過‘司儀’;在電視上看過他的‘雙星報喜’;看他一本正經的演戲,但令人笑不攏嘴,我覺得他是一個‘冷面滑稽’。”

成篇大套,六先生只聽進一句話──“冷面滑稽”,他說:“對,是有點‘冷面滑稽’,好吧,等我考慮考慮、研究研究吧。”

那年頭我還沒到過大陸,否則一定送他四瓶茅台八條香煙。

和邵逸夫爵士談公事,必須了解他對你的答覆方式。

譬如說,他聽了你的計劃和要求之後,馬上就告訴你“OK”,或“就這麼辦”,那就是真的可以照辦;他雖是深思熟慮的人,但對一些日常制片的小事,他經常馬上做出決定。不過,他如果略一下沈思,在“好”和“OK”之下加個甚麼,就難說了,譬如:“好吧,我給新加坡去一封信,征求一下他們的意見。”或:“好吧,我考慮、考慮再答覆你。”那你就該馬上改弦易轍,不必瞎子點燈白費蠟的“敬候佳音”。

因為那時邵氏公司是家長制,大小事他都可以當家作主,何必寫甚麼信征求別人的意見?

不過,他為了不當面給別人難堪,或使人下不了台,所以一定來個托詞,而且他一定會大聲說“好”,或“OK”,OK使室外的秘書小姐可以聽到的程度;卻小聲說考慮、考慮,研究、研究。使他室外的秘書小姐只聽到前言,聽不到後語。

如果你做錯了甚麼事,他在辦公室裏申斥你幾句,也絕對是低聲細語的,並且間中大笑幾聲,表示“西線無戰事”;而且在你臨行之時,他一定笑容可掬地把你送到門口。

這正合了那句:“成功之人,必有過人之處”的話。所以,他對建議《大軍閥》由許冠文飾演的事,說了聲“考慮,考慮”,“跟大家研究研究”之後,我已是心知肚明。

不過,那時的六先生,已經與他五十三歲剛由新加坡到港處理公事態度有所改變,很多事的確要跟他的智囊團商量商量。

那時,經常給他出出主意,提提意見的,方逸華小姐當然是主要的一位,其他還有當時的邵氏公司總經理易文、宣傳部主任朱旭華、和江曉嵩(三立均已做古)。

據說,當天晚上他們幾位為《大軍閥》的主演人選,真的開了次會,會上六先生還完全站在我的立場,把我選用許冠文的原因,詳細的介紹了一下。除了六老板之外的四位“軍閥”聽完之後,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嗤之以鼻,結論是異口同聲的反對;理由是許冠文是個香港的番書仔,斯文一派,怎可演個山東老粗?

第二天,六先生又把我叫到他的寫字間,把結果告訴我一下,之後,又舊話重提:“井渺不錯嗎、樊梅生也滿好的……你再想一想。”最後的結論是再找找看,如果真的沒有更合適的人,就用許冠文,所以《大軍閥》拍完了胡錦高白氏的酒鋪外實景之後,搭了一堂清東陵西太後的地下宮殿。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