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老姚兒子滿天下

姚大炮問我:“還記得莉莉嗎?你們住在加多利山道的時候,我帶她來過你家的,那天剛巧碰上你和翠英吵架,好家夥,你朝張翠英一個杯子扔過去,正扔在莉莉的頭上,血咕嘟咕嘟的直冒,她連哎喲都不敢叫一聲,馬上捂著腦袋拉著我就跑……”他看我張口結舌,直勾勾的瞪著他,馬上說:“你瞧,你瞧,全忘了不是?”

我說:“莉莉我記得,台灣的中國小姐嘛,你帶她到我家那年,她才二十來歲吧?”

姚大炮一拍大腿:“對,對極了,你這個家夥腦子還不錯,她那年十八歲,如今也快四十了。”

我問他:“你們有幾個孩子?”他說:“不用提了,一個也沒有,連他媽的孫子也耽誤了。人家說有子萬事足,我是五子缺一子。”我不明他想說甚麼。問他:“甚麼五子缺一子?”

他說“喏!我有金子、房子、車子、妻子,就是沒有兒子。”隨後,他神秘地把身子靠近我,左右望了望,看沒人註意,在我耳邊說:“翰祥,咱們可是法不傳六耳,我告訴你,你可不能告訴別人,我表面上沒有兒子,其實孫男子女的一大幫,喏!日本太太替我生了一兒一女,美國太太替我生了兩女一男……”

我攔住他說:“你法國有沒有兒子?”

他說:“義大利有一個,法國沒有!”

我說:“沒有,沒用,你還是沒法子!”

他說:“誰說我沒法子?”

我說:“當然了,你沒有法國兒子嘛!”

他聽罷哈哈大笑說:“好,說得好!來來來,我請你到北京樓吃烤鴨。”

那天,剛好張翠英回老家探母去了,我也沒甚麼約會,於是打了個電話給家裏,叫我四女一兒一起跟姚伯伯見一面。瑪嘉麗問我:“哪個姚伯伯,是不是姚大炮?”

我說:“你們不能那麼叫,那是朋友跟他開玩笑給他起的花名。”

於是我們全家都陪他上了北京樓,他還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兩個喝了一瓶半XO,他還余興未盡,跟我使了個眼色,然後向孩子們說:“你們先回家,我跟你爸爸談點生意,和另外幾個朋友一同開個會。”

於是要我一齊到杜老志夜總會,我說:“算了,夜總會我有十多年都沒進去過了,回家會周公吧!”他說:“甚麼會周公?”我說:“睡覺啊!”

“睡覺!土包子,十一點不到就睡覺?”於是死說活說的把我拉到杜老志,那些媽媽桑和他都很熟,個個叫他姚老板,然後一組一組的給我們介紹了好幾組小姐,絕不胡說八道,那天晚上,他花了整整的兩萬美金,因為每組小姐朝他身邊一坐,馬上就由身上掏出一千美金塞過去,然後自己介紹:“我是姚老板,美國來度假的,小意思,小意思。”

分手時,他約我下午兩點到希爾頓樓下碰面,說要跟我談點正經事,我如約而去,他老兄坐在酒吧裏已經喝上了,一見面就給我叫了大半杯白蘭地,我說:“對不起,我中午不喝酒的,一喝就要睡覺。”他說:“不喝你是孫子,翰祥,一個人甚麼都可以當,就是不能當孫子。”說著說著忽然嗚嗚的哭起來了,當時還真嚇了我一跳,他說:“我現在就是個孫子,莉莉管得我好緊,一個月只給我五萬美金的零用錢,五萬美金在別人看來,當然是個大數目,可咱們大手大腳的慣了,怎麼夠用?你看見了的,昨天跳跳舞就用了兩萬多,五萬怎麼夠用?還有,你見了莉莉的面,千萬別告訴她我喝過酒了,這家夥真厲害,今天早晨跟我通長途電話,我剛說了一句話,她就說:‘傑美,你又喝酒了!’我也沒瞞她,說我戒了兩個月了,昨天碰見翰祥,一高興,又哈上咧!”(他是山東青島人,所以口裏多少還有點鄉音,也許是故意的,所以喝字永遠說成“哈”)。

我說:“別說莉莉聽得出你喝酒,我也聽得出。”

他說:“你怎麼聽得出?”

“不用說我,誰都聽得出,你現在說話都大舌頭了!”他用手一拍大腿:“你不愧是大導演,跟莉莉一樣聰明!來,哈酒兒!”

沒幾天,莉莉果然和她銀行裏一個董事到香港了,我請他們在香格裏拉的香宮吃飯,為了回請傑美,又請他們到杜老志去坐了坐。莉莉來的前天傑美已經滴酒未進了,那天他更是酒不沾唇,說話也條理分明了,態度也一本正經了,坐了不多久,他就提議回家睡覺了,並且大聲跟我說:

“翰祥人老了,可要格外註意身體,你看我,不喝酒,不賭錢,十點半一定上床,所以今年都六十老九了,身體還這麼棒!”一邊說一邊手一舉,叫我摸他的胳膊;真的,還是前二十年的一樣棒。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