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不諱言有一段情

女作家帶來上下兩冊法文的《花轎淚》,說老實話,我的法文還不夠英文好,因為英文還會喊一聲開麥拉,說一聲OK,法文就只能說一個字,惟,惟(是的意思),可能她一見面跟我說兩句法文,我連來了兩個惟惟的關系,她就覺得我法文不錯了,所以才把那兩本書送給我,並說:請多指教。

我也還贈了她一本《垂簾聽政》特刊,她看到封面是劉曉慶,封裏是我,馬上很奇怪的看了看我,又望了望封裏,然後很驚訝的說:“哎呀,李先生,你可真上相啊。”言下之意,以閣下這副尊容,居然也拍出如此“人模狗樣的照片來?”

我說:“可不是,我照片比本人好;另外還有個好處,您乍看我覺得不怎麼樣。可是您別忙,多看兩眼就習慣了。”說得她哈哈大笑。

我說:“您不笑的時候很甜,笑起來更甜!”這句話還真受用,她馬上問我要不要吃點甜品。

我說:“夠了,夠甜的了。”假使碰上SK,她一定更開心,恐怕《花轎淚》的淚,一定是點的眼藥水,因為嫁給一個像SK的丈夫,笑都來不及,淚從那裏來?即使真的掉眼淚,也是“情人的眼淚”,否則……“既不是有情人,眼淚怎會掉下來?”您說對不?所以燕姐一談到張先生,馬上就眉開眼笑的說:“您不知道,他人真好,在公司裏不管聽到那位演職員有困難,一定想方法的幫助人家,絕不等人先開口,因為他知道:‘上山擒虎易,開口告人難’,譬如說,他知道甚麼人缺錢用了,一定先找那人聊聊,然後不露痕跡的把一疊鈔票朝那人的手裏一塞:‘你這陣子工作很辛苦,這是你應得的獎金。’您看獎金拿得多了,有時也會還點獎品吧!愛人者人恒愛之嘛!對不?”

燕姐毫不諱言,和張先生有過一段情,同時也真的還送給張先生一個獎品(為他生了個孩子)我知道燕姐有兩女一男,對孩子們的身世,她雖然告訴我一些,但不希望見諸於文字,她說:“孩子們都大了,他們有他們的世界,上一代陳谷子爛芝麻事,不必牽連到他們身上。她說:

“和張先生的事,一切都發生在我和黃紹芬離婚之後。此後和張先生曾經有過不短時間的往還。之前黃紹芬早聽說我和張先生之間,怎麼長、怎麼短,不過他除了和我吵兩聲,諷刺兩句之外,倒從來沒跟我動過粗。”

“我告訴您,黃紹芬長得不錯,有點像四大名旦的梅蘭芳,所以在‘聯華’的時候,人們都叫他廣東梅蘭芳,那時候,不知他由那兒弄來一支手槍,您知道,那時在上海,袛要你申請批準,是可以有手槍的,他經常在我面前拿出來擺弄它,並且說:‘哼,有一天你要想飛,做出對不起我的事,嘿嘿!只要一顆子彈,我就叫你這只北燕南飛的燕子回老家’。”我插嘴說:“那是他嚇唬您的,他不會那麼做的。”燕姐說:“夫妻相處要彼此相愛,互相尊重,有道是‘你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用手槍是維護不了甚麼的,所以沒多久我們就分開了。至於後來跟張先生的關系不了了之的原因,實在是我自願退出的,因為他已經有了兩位太太,不必再給他添麻煩了,以後,我由上海到了香港,我們之間就連書信的往還也沒有了。”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