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黃紹芬玩舞女

談完身世,陳燕燕又談及她奉母命成婚的丈夫黃紹芬。她說:“他對我毫不關心,有戲拍,太忙,經常不見面。沒戲拍,太閑,他就到百樂門去跳舞。有一天,張婉告訴我,”她忽然停下來問我:“張婉知道麼?”

我說:“記得,是‘新華’的吧,好像在《家》裏您演鳴鳳,她演個姨太太。‘華影’的時候和王丹鳳、陳琦、陳娟娟,同稱四小名旦。”

“對!張婉告訴我:‘燕燕,你那口子,跟一個百樂門的舞女搞上了,我知道她住在哪兒,要不要我帶去?’我說:‘由他去,丈夫丈夫,一丈之內是夫,一丈之外,他愛幹甚麼就幹甚麼。’她說:‘你呀。你真是太老實,你現在這麼放任他,等出了事時,你再後悔可來不及了!’沒等我說甚麼,她就是死拉活拉的,把我拉到那舞女的門口,果不出所料,半個鐘頭後黃紹芬就由樓上走下來,您瞧瞧,玩舞女!”燕姐說到此處就沒下文了。我想總不會就此安然無事吧!她不說,我也不好查根問柢,其實如今娛樂圈,也有類似張婉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專管別人間事的;氣人有,笑人無,踢寡婦門,刨絕戶墳,總想搞得人家雞犬不寧,她好坐山觀虎鬥。

之後,她又說黃紹芬,不但從來不給家用,為了炒金,還輸了很多錢,沒錢給,還得她去想辦法,因為那些債主上門,不給錢不走啊,陳燕燕只好到新華公司跟老板張善琨借錢。提到張善琨,好像又轉入正題,因為我在中學的時候,就經常演演話劇,看看電影,是個不折不扣的影迷,所以對大明星的花邊新聞,無所不知,越紅的明星,私生活就越惹人註意,尤其那些小報和類似如今八婆雜志的雜志,經常登些有關明星的雞毛蒜皮腳丫巴泥的小事,甚至哪位明星放一個屁,他們都會分析出其聲如何,其味怎樣。

所以陳燕燕與黃紹芬夫妻不和的事,陳燕燕、張善琨、童月娟如何的事,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報導還真不少;下了課之後,經常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那麼一研究,那件是假亦真時真亦假,那件是無為有時有還無。

不過當時同學們對陳燕燕的形象,總是溫溫柔柔賢賢慧慧的,即使覺得她有甚麼不對的地方也覺得是環境使然,或者是別人帶壞了她,不然就是她代人受過,不然怎麼叫影迷呢?所以,面對著七十多歲的當年的大明星,當然想把過去的疑團解開,所以,我單刀直入的說:

“咱們還說說張先生吧?”她略微的停了一下,並沒有直接回答我,她說:“您知道旗人的母親都厲害,大概是由太後老佛爺那兒學來的。所以,我這一輩子受的折磨可不少,如果不把精神全放在事業上,也許我早跳了樓了,每天拍完戲回家,累得跟孫子似的,若是趕上我們老太太情緒好,不跟我吵架,不折磨我,不罵我,我就安靜一天;要是她情緒不好啊!唉!就不用提了!那時候我們還在‘聯華’宿舍住,我給我媽請了個傭人,要是我媽那天不高興,到了晚上,傭人問她:‘太太,我煮飯了?’我媽說:‘你要吃你吃。我們今天還吃飯?我們那掛腸子吃飯?’好,那我今天就沒飯吃,然後就是一陣嘀咕,陳谷子,爛芝麻,能由我爹死的那年細說從頭。我就得畢恭畢敬的聽著,不管她說甚麼,不管你多委屈,聲都不能出,眼淚也不準掉,因為你說不對,她說你反抗她;你說對,她說你諷刺她。”燕姐一路說,我一路聽,可是越聽越不理解,所以我問:“都是為了甚麼呢?”燕姐說:“沒事啊,我拍戲回來了麼,她跟我說:‘你要明白,你不是石頭子兒裏蹦出來的,你是我十月懷胎生出來的,你這麼不孝,你這麼不聽話,你這麼不好……’”

她嘆了口氣說:“唉!因為我父親死得早,我媽這股怨氣全出在我身上。其實,我父親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法文很好,在教會裏的銀行作事,我外婆告訴我,我長的跟我父親一樣,甚至手腳都像我父親;您想,一個奉公守法的銀行職員,會不會往花街柳巷裏跑?你瞧我這輩子,從小喪父,婚姻不如意,老太太又這麼折磨我,有一次,我從廚房拿了把菜刀,我說:媽,您捅我兩刀得了,免得您煩心,說真格的,您把我捅死,好過聽您罵,老太太才算不言語了。可是過幾天,她又嘀咕上了,我看她老話重提,我也來一個舊事重演,老太太一看我拿刀,她倒笑了,說:怎麼著?想唱鐵公雞呀,真刀真槍的?”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