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腔北調的夏夜乘涼會,一直聊到月上中天,眾星閃眼,還沒有散去的意思。這個乘涼會是由幾家臭味相投的鄰居組成的。利用門外的一片廣場,不怕隔墻有耳,不愁江郎才盡,題材廣泛,漫無目的,像一股下了山的洪水,沖到哪兒,說到哪兒,反正說的話像洪水一樣不負責任。

這個乘涼會並不限於固定的會員,他們歡迎新血輪,所以常有臨時的客人來客串,扯一陣子就走,也常會給大家留下了雋永可頌的故事。

這一晚,乘涼會所以不忍驟散,便是被彭先生的故事迷住了。彭先生是二號張醫師的朋友,今晚他是專誠來拜訪張醫師的,卻被扣在乘涼會里講故事。

開始是這樣的:

張醫師是一位血型的熱心研究者,這個頭銜並不是說張醫師在醫院里做這部門的工作,他是在外科,只是因為他最近常常鼓勵我們大家去驗血型,我們便認為他是個對這方面有研究的醫師了。其實各個外科醫師對於“血”都是很在行的。張醫師給我們講了許多關於血型的常識,當然總離不開血能救人的重點。我們這些人沒有曾動過大手術的,所以對於血的一切不夠親切,就是當年劉太太生產時失血過多,也還不時興輸血。所以說來說去,也沒有人感到有立刻驗血型的必要。

今晚又談到了血型,因為有張醫師在場,總有血的故事擺出來。我們大家一致認為住在大城市里,大街小巷都是外科醫院,慢性盲腸炎盡可以等到變急性再人院動手術不遲,血型一事更不必忙於一時。買活人血五百塊100cc,只要有錢,還愁沒血?我們的乘涼會,無論對什麽事都有一套不合時宜的固執看法,只有關於驗血,張醫師本著他的立場未能和我們意見茍同。

這位彭先生也說,作為一個現代文明國家的國民,血型不可不驗,而且它或許還有意想不到的妙用也說不定呢!這時三號的錢太太開腔了:

“干脆說罷,我就怕驗出是AB型的!”

錢太太所以這麽說,實在也該怪張醫師,在他給我們講血型和性格時,論到AB型,他曾這麽說:

“一般人最怕自己是AB型,因為AB型的人,是有A型和B型的特性。這種人的性格最不容易判定,他也許外表光明磊落,活潑坦白,其實滿腹心事,對於事情猶豫不定,沒有自信心,遲鈍而消極,此型是不祥之兆也!”

我記得張醫師每講某型的特征時,我們便互相選舉看哪人適合此型,講到AB型時,大家不好意思選舉了,因為這是不樣之型。

雖然今晚張醫師一再說明,他那天講的血型與性格的話,可靠性只有百分之五十,何況錢太太也不一定準是AB型呀!但是無論如何,不能打破錢太太對自己血型的恐懼心理。

“我丈母娘就是AB型的。”

這時彭先生忽然冒出來這麽一句話,在他也許是安慰錢太太,表示AB型沒有什麽丟人,看!他丈母娘就是AB型的!但錢太太聽了竟“咯”的一聲笑了,而且在我耳邊輕聲說:

“這個人還管他丈母娘的血型呢!嘻!”

我本來沒有覺得彭先生的話可笑,倒是讓錢太太這麽一提醒,我笑了,仰天大笑。害得在座的男士們莫名其妙,女士們直打聽:“怎麽回事?怎麽回事?”

“沒什麽!沒什麽!”錢太太笑得眼里淌出了淚,“彭先生,清還接著說您丈母娘的AB型吧!”

這一說,大家都笑了,女人咯咯咯,男人哈哈哈,睡在媽媽懷里的寶寶們驚得直翻身。

“這可是‘河邊兒娶媳婦兒,把王八逗樂了’!”老北京夏先生來句罵人的,大家還沒聽清楚呢,張醫師緊接著說:“提到彭先生的丈母娘,你們別笑,還有段戀愛悲喜劇呢!倒是可以請彭先生講給你們聽。老彭,講吧!”

“從何講起呀?”彭先生搔著頭皮。

“從認識你丈母娘那天講起!”有人開玩笑。

“我先認識的是丈母娘的女兒呀!”

“那麽就從丈母娘的女兒講起。”

“談起來,我認識現在是我的太太,當年的吳秀鸞小姐,是五年前的事了,”彭先生躺在藤椅上,仰著頭,噴著煙,從煙霧朦朧中看看天幕微笑著,他倒真是在做甜蜜的回憶呢!“那時秀鸞在秘書室做打字員,天天夾著一包公事從我辦公桌的窗前經過。”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