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也平:論郁達夫傳記文學的“文學”取向(下)

從郁達夫對早年生活記憶的選取看,他的自傳寫作的指導思想,與郭沫若自傳寫作的主導動機:“我寫的只是這樣的社會生出了這樣的一個人,或者也可以說有過這樣的人生在這樣的時代”[16]是完全不同的。郁達夫選取的重點並不是時代、社會的大事件,或者說,郁達夫在傳記中還有意在回避許多本來可以寫得有聲有色的歷史事件。如《孤獨者》寫在之江大學(育英書院)預科讀書時的學潮:“學校風潮的發生,經過,和結局,大抵都是一樣;起始總是全體學生的罷課退校,中間是背盟者的出來覆課,結果便是幾個強硬者的開除。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在這一次的風潮裏,我也算是強硬者的一個。”[17](P411)本來,這一學潮雖沒鬧出什麽名堂,但在當時的杭州以至江浙一帶,也應算是重要的社會事件。學潮中印發傳單,走訪報社,向社會呼籲,甚至集合隊伍到孫中山臨時下榻杭州的駐地告狀請願等經過,對於十五六歲的青年學生也應算是轟轟烈烈的經歷了。而近代以來,除了老舍,幾乎所有回憶青年時代參與學潮的作家或其他名人,不管當年學潮規模大小,一般也都要大肆渲染一番,但郁達夫卻僅用這不足百字,就把這事交代過去了。作者在這篇中,著重回憶或渲染的,是自己用節省下的零用錢積買舊書的“娛樂”、閑暇時一個人邊吃清面邊翻閱書本的“快慰”、模仿寫作四處投稿的“興奮”以及第一次看見自己的作品刊載在《全浙公報》時“想大叫起來”的“快活”。如就對個人成長的影響而言,這學潮與讀書、寫作、發表,孰重孰輕是不言而喻的。

由於過往生活中那些對自己內心的變革過程產生重要影響的人物、事件或場面總是那樣地令人刻骨銘心,郁達夫的傳記中這些關鍵的生活畫面的描繪才顯得格外的形象和生動。如第一次看見自己的作品被報紙采用的感受:“當看見了自己綴聯起來的一串文字,被植字工人排印出來的時候,雖然是用的匿名,閱報室裏也決沒有人會知道作者是誰,但心頭正在狂跳著的我的臉上,馬上就變成了朱紅。洪的一聲,耳朵裏也響了起來,頭腦搖晃得像坐在船裏。眼睛也沒有主意了,看了又看,看了又看,雖則從頭至尾,把那一串文字看了好幾遍,但自己還在疑惑,怕這並不是由我投去的稿子。再狂奔出去,上操場去跳繞一圈,回來重新又拿起那張報紙,按住心頭,覆看一遍,這才放心,於是乎方始感到了快活,快活得想大叫起來。”[17](P409)另外,像《我的夢,我的青春!》中對幼小的我第一次私自離家遠行,第一次獨立高山,感受到令人眩暈的驚異,感受到莫名的秋思和“接連不斷的白日之夢”的描述;像《書塾與學堂》中對我無理買雙皮鞋的要求,店家頻頻的白眼,母親的難堪與尷尬,以及最後母子對泣、驚動四鄰的敘寫,都很震人心弦,很具經典性。

當然,作為對過往記憶的再現,自傳的敘述一般都存在著雙重的視角。但這視角的轉換,往往又須與不同的話語模式相配合,才能取得渾然一體的效果。在郁達夫自傳的每一篇章,過去的視角與當下的視角,敘事的話語與非敘述的話語,以及主觀的敘述與客觀的敘述往往是交織在一起的。特別是“自傳之一”從近年“時運不佳”、被“精神異狀”的女作家“一頓痛罵”開篇,進而敘述悲劇的出生、饑餓的恐懼、孤兒寡母的相依為命,以及與忠心使婢翠花的感情,最後還談到前幾年“我”回家與她再次相見的情形:“她突然看見了我,先笑了一陣,後來就哭了起來。我問她的兒子,就是我的外甥有沒有和她一起進城來玩,她一邊擦著眼淚,一邊還向布裙袋裏摸出了一個烤白芋來給我吃。我笑著接過來了,邊上的人也大家笑了起來,大約我在她的眼裏,總還只是五六歲的一個孤獨的孩子。”[18]這中間,有現在對當年時局的概述,也有兒時親歷的再現,有過去事實的描述,也有當下情感的抒發。而最為別致的是,中間用三分之一的篇幅,打破第一人稱敘述貫穿始終的自傳成規,插入第三人稱敘述。或許這一切都僅僅是嘗試,但也充分體現了郁達夫在傳記文學創作中進行敘事實驗的藝術自覺。



郁達夫所作的外國名人傳記主要憑借的依據,是他們自己的著作和他們的傳記資料,因此就史學的角度衡量有時並不那麽具有準確性。《自我狂者須的兒納》發表幾年後,就曾有讀者致信郁達夫指明其中一些時間的出入,而郁達夫在回信中似乎也不忌諱自己這方面的粗疏。⑥而自傳雖敘述自己過往生活的經歷,且寫作時作者就住在杭州,但這種時間上出入的現象也有多處。⑦如果作為嚴謹的歷史的傳記,這樣的粗疏是不可饒恕的,但作為文學的傳記,郁達夫本人以及後來的編者,都沒對這些粗疏進行過專門的修正。從藝術角度看,時間上一定的出入的確不會影響作品的整體效果。一般說來,自傳、他傳中時間方面的差異很有可能被發現,而關於傳主內心的揣摩則完全是作者的虛構,但又有誰會專門計較當年的傳主有無這樣的念頭呢!這種差異,可能就是史學傳記與文學傳記、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不同的成規所致。

在論及歷史小說時,郁達夫曾經談到歷史與小說的區別,他說:“歷史是歷史,小說是小說,小說也沒有太拘守史實的必要。往往有許多歷史家,常根據了精細的史實來批評歷史小說,實在是一件殺風景的事情。小說家當寫歷史小說的時候,在不至使讀者感到幻滅的範圍以內,就是在不十分的違反歷史常識的範圍以內,他的空想,是完全可以自由的。譬如我們大家知道楊貴妃是一位肥滿的美女,我們當寫她的身體的時候,只教使我們不感到她是一個林黛玉式的肺病美人就夠了。至於她的肉腳有幾寸長,吃飯之前的身體有幾磅重,胸前的乳房有幾寸高等問題,是可以由小說家自由設想的。批評家斷不能根據了她的襪來說小說家的空想過度,使她的腳長了一分或短了一分。但是這一種空想,也不能過度,譬如說楊貴妃是一個麻臉,那讀者就馬上能根據他的歷史上的常識,識破你的撒謊。”[19]歷史小說這樣,作為和歷史小說在許多方面相近的傳記文學也大致如此。這段議論,大概也可以作為理解郁達夫的傳記文學的理論與實踐的基本精神之一吧!

在20世紀的二、三十年代,不僅僅在中國,就是在世界範圍內,“傳記文學和詩歌與小說的藝術比較起來,還是一門年輕的藝術”,[20]所以,無論是理論的提倡還是創作的實踐,無論是自傳寫作還是他傳寫作,郁達夫強調傳記文學的文學性,並且這樣身體力行,大膽嘗試的努力才有著重要的、無可替代的價值和意義。 

 

註釋:

①目前能看到的兩篇論文是汪亞明、陳順宣的《郁達夫對中國現代傳記文學的獨特貢獻》(載《浙江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1997年第5期)和張志成的《郁達夫與傳記文學》(載《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2004年第4期),後者基本上是前者的翻版,在資料的辨析和學術的探討方面均未有大的突破;而在陳蘭村主編的《中國傳記文學發展史》(語文出版社,1999年)和陳蘭村、葉志良主編的《20世紀中國傳記文學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中,關於郁達夫的論述也很有限。

②重點號為本文所加,下同。

③關於這,可參見拙文《論中國現代傳記文學的本質屬性及其他》,刊於《集美大學學報》2005年第2期。

④《施篤姆》1921年10月1日在《文學周報》第15期發表時題為《〈茵夢湖〉的序引》。

⑤參見劉知幾《史通•序傳第三十二》。

⑥可參見郁達夫:《通訊——關於MaxStirner》,《郁達夫文集》第6卷,花城出版社,1983年,第54頁。

⑦這方面的出入,可參見於聽《說郁達夫的〈自傳〉》一文的詳細考證,於文刊於《新文學史料》1987年第2期、第3期。

 

 

 

【參考文獻】

[1]郁達夫.傳記文學[A].郁達夫文集(第6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3.201-202.

[2]郁達夫.什麽是傳記文學?[A].郁達夫文集(第6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3.283-286.

[3]胡適.章實齋先生年譜[A].胡適傳記作品全編(第2卷)[M].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2.

[4]胡適.黃谷仙論文審查報告[A].胡適傳記作品全編(第4卷)[M].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218.

[5]胡適.中國的傳記文學——在北京大學史學會的講演提綱[A].胡適傳記作品全編(第4卷)[M].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206.

[6]胡適.四十自述[A].胡適傳記作品全編(第1卷•上冊)[M].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3.

[7]胡適.李超傳[A].胡適傳記作品全編(第4卷)[M].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193.

[8]朱東潤.張居正大傳•序[A].朱東潤傳記作品全集(第1卷)[M].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

[9]孫犁.與友人論傳記[A].澹定集[M].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1981.62.

[10]郁達夫.日記文學[A].郁達夫文集(第5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261-266.

[11]郁達夫.屠格涅夫的《羅亭》問世以前[A].郁達夫文集(第6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3.

[12]郁達夫.施篤姆[A].郁達夫文集(第5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

[13]郁達夫.自我狂者須的兒納[A].郁達夫文集(第5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

[14]郁達夫.所謂自傳也者[A].郁達夫文集(第3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320.

[15]安德烈•莫洛亞.論自傳[J].楊民譯.傳記文學,1987,(3).

[16]郭沫若.我的童年[A].郭沫若全集(第11卷)[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2.7.

[17]郁達夫.孤獨者[A].郁達夫文集(第3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

[18]郁達夫.悲劇的出生[A].郁達夫文集(第3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357.

[19]郁達夫.歷史小說論[A].郁達夫文集(第5卷)[M].廣州:花城出版社,1982.241.

[20]弗•伍爾夫.傳記文學的藝術[J].主萬譯.世界文學,1990,(3). 

(愛思想網站2015-10-11)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