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合資家寶婦嬰醫院。大門富麗堂皇,看上去像政府機關。門口左側的大理石貼面門垛子上,懸掛著醫院的牌子。

大門右側豎著一塊巨大的廣告牌,上面鑲嵌著數百張姿態各異的嬰兒照片。

一個身穿灰制服的保安,筆挺地立在大門左側,對一輛輛開進開出醫院的豪華轎車敬禮,注目。他的動作因過分誇張而顯得滑稽可笑。

一輪巨大的月亮在天幕上熠熠生輝。幕後傳來鞭炮聲,不時有燦爛的禮花照亮天幕。

保安:(從衣兜里摸出手機查看短信,忍不住笑出了聲)嘻……

保安領班從大門內側悄悄溜出來。

領班:(悄悄地站在保安身後,低聲厲喝)李甲台,你笑什麽?!(感到有什麽東西蹦到腳面上。)咦,什麽季節了,怎麽還有這麽多小青蛙?!你笑什麽?

保安:(突被驚嚇,手忙腳亂,慌忙立正)報告班長,地球變暖,溫室效應;沒笑什麽……

領班:沒笑什麽你笑什麽?(抖著蹦到腳上的小青蛙)這是怎麽回事?難道又要地震?我問你笑什麽?

保安:(看看四周無人,笑著說)班長,這段子太好玩了……

領班:我跟你們說過,上班時間不許發短信!

保安:報告班長,我沒發短信,我只是看了幾條短信。

領班:那不一樣嗎?這要是被劉處長撞見,你的飯碗就砸了。

保安:砸了就砸了唄,反正我也不想幹了,牛蛙養殖公司老板是我表姨夫,我娘已經跟我表姨說了,讓我表姨跟我表姨夫說說,讓我表姨夫把我弄到他那里去上班……

領班:(不耐煩地)好了好了,你表來表去,把我都表糊塗了。你有個表姨夫可投靠,自然不怕砸飯碗,但老子還要靠著這個飯碗吃飯呢!所以啊,上班期間,收發信息,接聽電話,概不允許!

保安:(挺胸立正)是!班長!

領班:小心著點!

保安:(挺胸立正)是,班長!(忍不住又笑起來)嘻……

領班:你小子喝了母狗尿了,還是做夢娶了個小富婆?說,到底笑什麽?!

保安:我沒笑什麽啊……

領班:(伸出右手)拿來!

保安:什麽?

領班:你說什麽?手機!

保安:班長,我保證不看了行麽?

領班:少啰嗦!你拿不拿?不拿我立刻向劉處報告。

保安:班長,我正在戀愛,沒有手機不行……

領班:你爹戀愛那會兒,連電話都沒有不是照樣把你娘弄到手了嗎?——快點!

保安:(無奈地將手機遞給領班)不是我要笑,是這條短信太好笑了。

領班:(操作手機)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條什麽消息讓你笑成這樣兒……為了培育優秀短跑運動員,國家體委下令讓男子百米冠軍錢豹和女子長跑冠軍金鹿結婚。金鹿懷孕足月,到醫院生孩子。錢豹問醫生:我老婆生了個啥孩子?醫生說:沒看清,一生出來就跑沒影了——就這老掉牙的段子也值得你笑?看我給你念幾條。(領班摸出自己的手機,欲讀,突然醒悟,將自己的手機連同保安的手機裝進自己的口袋)今晚是中秋佳節,劉處說了,越是節日越要提高警惕!

保安:(伸手討要)我的手機!

領班:暫時沒收。下班後還你!

保安:(央求)班長,這大過節的,家家團圓,戶戶歡聚,吃月餅,放鞭炮,賞明月,談戀愛,可我,像根棍子一樣戳在這里,連給女朋友發發短信這點樂子也被你剝奪了。

領班:別哆嗦,好好值班。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將一切可疑分子阻止在大門之外……

保安:行嘍,你別聽那劉大頭忽悠了,大過節的,誰到這里來?強盜、小偷也要過節啊!

領班:嚴肅點!你以為這是逗你玩嗎?(壓低聲音,神秘地)春節之夜,就有一夥恐怖分子,沖進(聲音含混)婦嬰醫院,搶走了八個嬰兒,作為人質……

保安:(嚴肅起來)噢……

領班:(神秘地)你知道誰的“二奶”住在我們醫院等待分娩嗎?

保安:(側耳細聽)

領班:(低聲,神秘地)……你現在明白了嗎?記住,那輛黑色的“大奔”和那輛綠色的“寶馬”,都是他的座駕,要立正敬禮,注目追送,一絲一毫都馬虎不得!

保安:是,班長!(伸手)現在您可以把手機給我了吧?

領班:不行,絕對不行,今晚是好日子,不僅金老板的太太有可能生,宋書記兒媳婦的預產期也是今晚,黑色奧迪A6車號08858,你就給我把眼睛瞪起來吧!

保安:(不滿地)這些小兔崽子,真會找時候出生!——我女朋友說,今晚的月亮,是五十年來最大最圓的(仰望月亮),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領班:(嘲諷地)別酸了!上學時好好背,還用得著當保安?(警惕地)那是什麽?!

陳眉穿一黑袍,臉蒙黑紗,手里拿著一件紅色的小毛衣上場。

陳眉:(身體搖搖晃晃,如同醉酒)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啊?娘來找你,你藏到哪里去了……

保安:又是她,神經病。

領班:去把她轟走!

保安:(立正站好)我不能擅離崗位!

領班:我命令你把她轟走!

保安:我在站崗!

領班:大門兩側五十米都是你警戒的範圍!

保安:大門周圍如發生可疑情況,值班門衛應堅守崗位,嚴防可疑分子沖進大門,並立即向領班報告。(從腰間摘下報話機)報告班長,大門右側廣告牌下發現一可疑分子,請火速增援!

領班:他媽的,你這小子!

燈光聚焦在廣告牌前。

陳眉:(指點著廣告牌上的嬰兒照片)孩子,我的孩子,娘在叫你,你聽到了嗎?你在跟娘藏貓貓,躲著不見娘?小淘氣,小寶貝,快出來,娘給你餵奶,你要不來,娘的奶就要被小狗搶去了……(指點著廣告牌上的一個孩子)你要吃我的奶?不,不給你吃,你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雙眼皮,大眼睛,你是個小瞇眼兒……你也想吃我的奶,可你也不是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臉蛋兒紅撲撲的,像個蘋果,可你是黃臉皮……你更不是了,我的孩子是個男的,大胖小子,可你分明是個小丫頭兒,丫頭片子不值錢……(清醒地)生男孩給五萬,生女孩只給三萬!你們這些雜種,重男輕女,封建主義,你們的娘不是女的?你們的奶奶不是女的?都生男孩,不生女孩,這世界不就完蛋了嗎?你們這些高官,大知識分子,有學問的大明白人,怎麽連這麽點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呢?……怎麽,你說你是我孩子?小兔崽子,你是聞到我的奶味兒,被饞壞了吧?(抽動鼻孔)你想騙我,小兔崽子,做夢吧!我告訴你吧,即便你們用黑布蒙上我的眼睛,即便你們把我的孩子和一千個孩子混在一起,我用鼻子,也能把我的孩子找出來。你娘難道沒跟你說過?一個孩子有一個孩子的氣味!你想吃奶找你娘去,對,你們這些富貴人家的孩子,不叫娘,叫媽媽,吃奶不叫吃奶,叫吃媽媽……什麽?你媽媽沒有奶?沒有奶算什麽媽媽?你們天天說進步,我看你們是退化,退化得生孩子不用xx道,退化得Rx房不分泌奶水。你們把自己該幹的活兒讓牛去做,讓羊去做。吃牛奶長大的孩子有牛腥味,吃羊奶長大的孩子有羊膻氣,只有吃人奶長大的孩子才有人味兒。你們想花錢買我的奶?休想,你們搬來一座金山我也不賣,我的奶,要留給我的孩子吃。……孩子,你快來啊……你不來,娘的奶就要被這些小孩搶去了,你看看,他們多饞啊,嘴巴都張開了;他們都餓了,他們的媽媽都把奶賣了,賣了換成了化妝品塗到臉上,賣了換成香水灑到身上了,她們都不是好媽媽,只顧自己臭美,不管孩子的健康……好孩子,快來啊……

領班:(立正,敬禮)女士,這里是婦嬰醫院,產婦和嬰兒都需要安靜,因此,請你立即離開這里,不要在這里喧嘩吵鬧!

陳眉:你是誰?你在這里幹什麽?

領班:我是保安!

陳眉:保安是幹什麽的?

領班:維持社會秩序,保衛機關、學校、企事業單位、郵局、銀行、商場、飯店、車站等等的安全!

陳眉:我認識你!(狂笑)我認識你,你是袁腮的保鏢,人家都管你們叫看門狗!

領班:不許你侮辱我們的人格!如果沒有我們,社會就要亂套!

陳眉:就是你,搶走了我的孩子!你脫了白大褂,摘了大口罩我也認識你!

領班:(驚恐地)女士,你說話要負責任,當心我告你誣陷罪!

陳眉:你以為換上這套衣服我就不認識你了?!你以為你穿上一套保安制服就成了好人?!你就是袁腮養的一條狗,萬心,那個老妖婆,把我的孩子接下來,只讓我看了一眼……(痛苦地)不……她一眼都沒讓我看……她們用白布蒙著我的臉,我想看看自己的孩子,只看一眼,可她們,一眼都不讓我看就把我的孩子搶走了……但我聽到了我孩子的哭聲,他哭著要找我,他也想見我,天下哪有不想見母親的孩子?可她們把他強行抱走了。我知道他餓了。他想吃奶,你們都知道,母親的初乳對孩子是多麽寶貴,你們以為我文化水平低,不懂這些事,但我懂,我什麽都懂。我把全身最精華的東西都輸送到Rx房里,連骨頭里的鈣、骨髓里的油、血里的蛋白質、肉里的維生素都擠到Rx房里,我的孩子吃了我的奶就能不感冒、不拉稀、不發燒,長得快,長得好,長得俊,但你們連一口奶都不讓他吃就把我的孩子抱走了。(上前撕擄領班)

領班:(慌亂地)女士,你認錯人啦,你一定是認錯人了,什麽袁(圓)腮,方臉的,我根本不認識……

陳眉:你當然不會說認識!你們這些賊,強盜,偷孩子、賣孩子的魔鬼。你們不認識我,可我認識你們。不是你們把我的孩子搶走之後,還給我服了兩片安眠藥讓我睡覺嗎?我醒了之後,你們不是騙我說我的孩子生下來就死了嗎?不是你們,弄來一只剝了皮的死貓在我眼前晃了晃,說那就是我孩子的屍體嗎?你們這些強盜,搶走了我的孩子,還要賴掉我的勞務費,你們說好生了男孩給我五萬,可你們說我生了死胎,只給我一萬,你們抱走我的孩子,還想來搶我的初乳!你們拿著碗和奶瓶來擠我的初乳,說一毫升十元錢!畜生,我的初乳是留給我的孩子的。十元錢?十萬元也不賣!

領班:女士,我再一次請你離開這里,否則,我就報警了。

陳眉:報警?報警好啊!我正要找警察呢,人民警察愛人民,人民丟了孩子,警察管不管?

領班:一定會管,別說是丟了孩子,即便是丟了一條小狗,警察也會幫你找的。

陳眉:那好,我去找警察。

領班:對,趕快去。(指點方向,從這條街往前走,遇到紅綠燈右拐)在那家歌舞廳旁邊,就是濱河路公安派出所。

一輛轎車鳴著笛從醫院里開出來。

陳眉:(楞怔片刻,突然驚醒似的)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就是被他們抱到這輛車拉走了。(向轎車沖去)你們這些賊,還我的孩子……

領班試圖阻攔,但陳眉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力氣。將領班撞了一個趔趄。

領班:(氣急敗壞地)攔住她!

站在門口的保安也撲上來,將攔住車輛的陳眉拖住。陳眉拚命掙紮。領班上來,二人合力欲制服陳眉。掙紮中,陳眉的蒙面黑紗脫落,顯出一副燒傷病人的猙獰可怖的面孔。兩位保安嚇得連連倒退。

保安:我的媽呀——!

領班:(看著地上被車輪輾碎和人腳踩死的小青蛙)媽的,從哪里來了這麽多鬼東西!

——幕落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