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非常慚愧,您期待已久的那部話劇,依然沒有動筆。素材實在是太多了,我感到有點像“狗咬泰山——無處下嘴”。在構思過程中,現實生活中發生的與此題材有關的事件,又以其豐富的戲劇性,不斷地摧毀我的構思。另外,更讓我為難的是,我身不由已地陷入一場巨大的麻煩中。我不知該如何脫身,或者說,我不知該如何扮演我在這事件中擔當的角色。

先生,我想您已經猜到了,我前面所說的,不是幻想,而是確鑿的事實。小獅子終於承認,她的確偷采了我的小蝌蚪,使陳眉懷上了我的嬰兒。我感到血沖頭頂,怒不可遏,狠狠地抽了她一個嘴巴。我承認打人不對,尤其是我這種戴著“劇作家”桂冠的人,更不應該有如此的野蠻行徑。但是先生,我當時的確是氣瘋了。

從小扁頭筏工那里回來後,我就展開調查,但每次去牛蛙養殖中心都被保安攔截。我給袁腮和小表弟打電話,他們的手機都已換號。我逼問小獅子,她譏笑我神經病。我將網頁上有關牛蛙公司代人懷孕的內容打印下來,去市里向計生委舉報。計生委的人留下材料,然後便沒了下文。我去公安局報案,公安局的接待人員說這事不歸他們管。我打市長熱線,接線員說一定向市長反映……先生,就這樣,幾個月過去了。當我終於從小獅子嘴里逼出真相時,那嬰兒,在陳眉肚子里,已經六個月了。五十五歲的我,糊里糊塗地又要給一個嬰兒做父親。除非采用冒險、殘酷的藥物引產終止她的妊娠,我這個父親是做定了。年輕時的我,曾經因此斷送了前妻王仁美的性命,這是我心中最痛的地方,是永難贖還的罪過。現在,即便我狠下心來,先生,我狠下心來也沒用,因為,我根本進不了牛蛙養殖中心,即便能進去,也見不到陳眉的面。我猜想,牛蛙養殖中心里,必有覆雜的暗道機關,通向地下迷宮,而且,從小獅子的話語里,我也感受到,袁腮和我的小表弟,本身就是黑道中人,他們急了眼,六親不認,什麽事情都可能幹出來。

小獅子挨了我一巴掌,倒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鼻子破了,血流如注。她好久才出聲,不是哭,而是冷笑。冷笑之後,她說:打得好!小跑,你這個強盜!你竟敢打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這樣做,完全是為你著想。你只有女兒,沒有兒子。沒有兒子,就是絕戶。我沒能為你生兒子,是我的遺憾。我為了彌補遺憾,找人為你代孕。為你生兒子,繼承你的血統,延續你的家族。你不感激我,反而打我,你太讓我傷心啦……

說到這里,她哭了。眼淚和鼻血混在一起。我的心中大不忍。但一想到這麽大的事她竟敢瞞著我,氣又洶洶上升。

她哭著說:我知道你心痛那六萬元錢。這錢不用你出,我用自己的退休金。孩子生出來,也不用你撫養,我自己撫養,總之,與你沒關系了。我在報上看到,捐一次精子可得一百元報酬,我付你三百元,就算你捐了一次精子。你可以回北京去了,與我離婚也可以,不離也可以,總之與你沒關系了。但是,她抹了一把臉,如同一個壯烈的勇士,說,你如果想毀掉這個孩子,我就死給你看。

先生,從我寫給您的信里。您也知道了小獅子的脾氣,她當年跟著我姑姑轉戰南北,與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錘煉出了一副英雄加流氓的性格,這娘們,被惹急了,什麽事都能幹出來。我只有安撫,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尋找一個最妥當的方式,解決這個難題。

盡管一想到引產,心里就感到冰涼,就感到不祥,但還是幻想著能用這種方式解決難題。我想,陳眉之所以要替人代孕,說到底是為了錢;那麽,用錢來解決這問題,也就順理成章。問題的關鍵是,我如何能見到陳眉。

自從在陳鼻的病房見過一次,再也沒有見過她。她黑裙遮體,黑紗蒙面,行蹤神秘,使我感覺到,這高密東北鄉,有一個我從未涉足的神秘世界。那世界里生活著俠客、通靈者,還有一些蒙面人。想起不久前,為了陳鼻的醫療費,我拿出五千元交給李手,請他轉交陳眉,但過了幾天,李手將錢退回,說陳眉拒不接受。——也許,陳眉為人代孕,就是為了替父付醫療費吧——想到此我心更亂,這簡直是——這個該死的小獅子——我只好去找李手了,在我們這撥同學中,只有他的頭腦還算正常。

昨天上午,在唐吉訶德餐廳那個角落里,我與李手對面而坐。廣場上人流如蟻,“麒麟送子”的節目正在上演。偽桑丘給我們送上兩紮啤酒便知趣地躲開。他臉上的笑容相當曖昧,好像洞察了我的隱秘。當我吞吞吐吐地將事情對李手說罷,李手竟然沒心沒肺地笑起來。

你幸災樂禍!我不滿地說。

他端起杯子,碰響了我的杯子,喝了一大口,說:這算什麽災?這是大喜啊!祝賀老兄!老來得子,人生大喜!

你別拿我開涮了。我憂慮重重地說,盡管我已退休,但畢竟還是公家的人,生出一個孩子,怎麽向組織交代?

李手說:老兄,什麽組織、單位,這都是自己給自己捆上的繩索,我們面臨的事實是,你的精子與一個卵子結合孕育成的一個新生命,即將呱呱落地。人生最大的快樂,莫過於看到一個攜帶著自己基因的生命誕生,他的誕生,是你的生命的延續。

問題的關鍵是,我打斷他的話,說,這個嬰兒出生後,我到哪里去給他落下戶口?

這點小事還能難倒你?他說,現在不是過去了,現在,只要有錢,基本上沒有辦不成的事。再說了,即便落不下戶口,他作為一個人,已經存在於這個星球上,他終將享受到一個人的所有權利。

行了,老弟,我是來找你想辦法的,你凈給我講這些空話廢話——這次我回來,發現你們,不管是念過書的還是沒念過書的,怎麽都是一副話劇腔?都是跟誰學的呀!

他笑了,這就是文明社會啊!文明社會的人,個個都是話劇演員、電影演員、電視劇演員、戲曲演員、相聲演員、小品演員,人人都在演戲,社會不就是一個大舞台嗎?

別給我貧了,我說,快想辦法,你不會希望我見了陳鼻叫岳父PB?

見了陳鼻叫岳父又能怎麽樣呢?太陽就熄滅了嗎?地球就不運轉了嗎?我告訴你一個真理:你不要以為世界上的人都在關心你的事,你是不是以為人人都在盯著你?其實,各人有各人的煩心事,沒人管你這檔事兒。你跟陳鼻的女兒生一個兒子,或者你跟另外一個女人生一個女兒,這都是你自己的事。即便有那些好管閑事的人議論幾句,那也是過眼雲煙,風過即散。關鍵是,孩子是自家的骨肉,生出來就大賺了一筆。

可我跟陳鼻……我說,這簡直像亂倫!

胡說八道!他說,你跟陳眉毫無血緣關系,亂的哪門子倫?至於年齡,更不是問題,八十歲老翁娶十八歲少女,不是成了美談被萬人傳誦嗎?關鍵是,你連陳眉的身體都沒見過,她就像一個工具,你只不過租來用了一下,如此而已。總之,老兄,他說,不必考慮那麽多,不必自尋煩惱,好好鍛煉身體,準備撫養兒子。

別說這些沒用的了,我指指自己布滿燎泡的嘴唇,說,我可是心急火燎!看在老同學的面子上,我求你,捎個話給陳眉,讓她立即終止妊娠,原定的代孕費我照付,另外再加一萬元,補償她因引產帶給身體的損失。如果她嫌少,那就再加一萬元。

那你何必呢?既然這麽舍得花錢,等她生下來,花錢疏通疏通,落下戶口,堂堂正正當爹就是了。

我無法對組織交代。

你太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吧?李手譏道,老兄,組織沒那麽多閑心管你這事,你以為你是誰?不就是寫過幾部沒人看的破話劇嗎?你以為你是皇親國戚?生了兒子就要舉國同慶?

這時,幾個身背旅行包的遊客探頭探腦地進入飯館,偽桑丘像球一般滾出去,笑臉相迎。我壓低嗓門,說:我這輩子,只求你這一次。

他抱著膀子,搖搖頭,擺出一副愛莫能助的姿態。

他媽的,你這小子,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我往火坑里跳?

你這是讓我幫著你殺人,他也低聲說:六個月的嬰兒,隔著肚皮都能喊爸爸啦!

你幫不幫?

你以為我就能見到陳眉嗎?

那你一定能見到陳鼻,把我的話轉告陳鼻。讓陳鼻去找陳眉。

要見陳鼻很容易,李手說,他每天都在娘娘廟門前乞討,傍晚時,拿乞討來的錢到這里買酒喝,順便拿走一個面包。你可以坐在這里等他,也可以到前邊去找他。但我希望你不必跟他說,說也是白費口舌。你如果心懷慈悲,就不要用這樣的事情折磨他了。這麽多年來,我總結了一條經驗,解決棘手問題的最上乘方法是:靜觀其變,順水推舟。

好吧,我說,那就順水推舟吧。

老兄,孩子滿月時,我來設宴,咱們好好慶賀一番。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