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的婚事,已經成了我們家族的一塊心病,不但上了年紀的長輩憂心,連我這種十幾歲的野孩子也很操心。但沒人敢在姑姑面前提這事,一提,她就翻臉。

1966年春天,清明節那日上午,姑姑帶著她的徒弟——我們當時只知道她的外號叫“小獅子”——一個年約十八、滿臉粉刺、蒜頭鼻子、雙眼間距很寬、頭發蓬松、個頭不高、身材相當豐滿的姑娘,來村里為育齡婦女普查身體。工作完畢後,姑姑帶著小獅子回家吃飯。

拤餅、煮雞蛋、羊角蔥、豆瓣醬。

我們早就吃過了,看著姑姑和小獅子吃。

小獅子很害羞的樣子,低著眼不敢看人,顆顆粉刺,如同紅豆。

母親似乎很喜歡這個姑娘,問短問長,看看就要問到婚姻上了。姑姑說:嫂子,你別嘮叨了,想讓人家給你做兒媳婦嗎?

哪里啊,母親說,咱莊戶人家,哪里敢高攀呢?“小獅子”姑娘可是吃國庫糧的,你這些侄子們,哪個能配得上她?

“小獅子”頭更低了,飯也吃不下去了。

這時,我的同學王肝和陳鼻跑來。王肝只顧往屋里看,一腳把地上的雞食缽子踩得粉碎。

我母親罵道:你這個熊孩子,走路怎麽不長眼呢?

王肝手摸著脖子,嘿嘿地傻笑。

王肝,你妹妹怎麽樣?姑姑問,長高了點沒有?

還那樣……王肝說。

回去告訴你爹,姑姑咽下一口餅,掏手帕抹抹嘴,說,無論如何,你娘不能再生了,再生她的子宮就拖到地上了。

別對他們說這些婦道的事。母親說。

怕什麽?姑姑道,就是要讓他們知道,女人有多麽不容易!這村里的婦女,一半患有子宮下垂,一半患有炎癥。王肝他娘的子宮脫出xx道,像個爛梨,可王腿還想要個兒子!哪天我要碰到他……還有陳鼻,你娘也有病……

母親打斷姑姑的話,呵斥我:滾,跟你的狐朋狗友出去玩,別在這里討嫌!

走到胡同里,王肝說:小跑,你要請我們吃炒花生!

為什麽要我請你們吃炒花生?

因為我們有秘密要告訴你。陳鼻說。

什麽秘密?

你先請我們吃花生。

我沒有錢。

你怎麽沒有錢?陳鼻道,你從國營農場的機耕隊那里偷了一塊廢銅,賣了一塊二毛錢,當我們不知道?

不是偷的,我急忙辯白,是他們扔掉不要的。

就算不是偷的,但賣了一塊二毛錢是真的吧?快請客吧!王肝指指打谷場邊那架秋千。很多人圍在那里,秋千嘎啦嘎啦響著。那里有個老頭兒在賣炒花生。

等我把三毛錢的花生平均分配完畢後,王肝嚴肅地說:小跑,你姑姑要嫁給縣委書記做填房夫人了!

胡說!我說。

你姑姑成了縣委書記的夫人,你們家就要跟著沾光了,陳鼻說,你大哥,你二哥,你姐姐,還有你,很快就會調到城里去,安排工作,吃國庫糧,上大學,當幹部,到那時候,你可不要忘記我們啊!

那個“小獅子”,可真美麗啊!王肝突然冒出了一句。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