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微信、信息革命,以及下一次金融危機

        恰如Robert Shiller今年在倫敦經濟學院演講時感慨的那樣,百年以後,歷史學家怎樣考察今天我們的世界?

  可以斷定,希臘財政危機或烏克蘭危機或其他危機都不會成為顯著事件,但“信息革命”幾乎肯定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微信,是信息革命的一部分。我贊美微信和騰訊,但我畢竟認真體驗了兩年微信生活,我的觀察是,微信和低頭族在全世界的泛濫,正在實現我2012年在財新北海會議上的預言:網絡的平面化趨勢最終很可能導致思維的平面化或同質化。在一個不再有網絡局部性的世界裏,生活將不再有魅力。

  我被加入的微信群早已過百,其中絕大多數在幾天之後就被我設置為“免打擾”一類。只有與我的日常工作密切相關的五個群,以及另外的五個群,保持在“頂端”。

  此外,我的pad上還有幾個新聞終端,財新、澎湃、鳳凰、搜狐。最近一年,除了財新,這些終端發布的滾動消息雷同。以致竇文濤的節目(鏘鏘三人行和天天逗文濤)已無新聞可評論,他的談資,對微信而言都是舊聞,炒冷飯而已。

  可想而知,微信這樣的典型的“友誼圈”拓撲結構的網絡社會對傳統媒體的沖擊力多麽致命!

  Shiller傾向於將似乎馬上就會發生的第三次金融危機或崩潰稱為“焦慮感泡沫”,偉大的防火墻足以拖延中國與世界學術前沿的信息交流從而加速了中國社會科學研究的落後狀況 ——希勒教授今年的四次公開演講,youtube上面都可免費下載。

  我只說希勒的結論:第三次金融危機(他準確預言了的前兩次是2001和2007)最可能始於債券市場。呵呵,全世界的經濟學家都關註耶倫怎樣權衡。因為,債臺高築的國家不僅在歐洲也包括中國,註意,名義利率可以認為是零,故真實利率是負的。信息革命史無前例地增加著每一個人以及世界上多數人的焦慮感,例如,慕課這類網絡教學是否足以使絕大多數教授改為現場考試員?要知道,希勒在耶魯大學的金融學公開課,僅註冊的學生就有20萬人,由他親自評分的有800人,最終拿到耶魯學分的有2000人。可是在慕課之前,全世界有幾人可在耶魯聽他講課?

  如果連大學教授們都朝夕難保,其他職業呢?舉目四望,無安身之所。所以,希勒話鋒一轉,指出,所以,人們存錢是因為未來太不確定,為了安全,而不是為了回報率。全世界的資產價格如此昂貴,是因為缺乏安全感,不是因為富人很多!!!一旦加息過程開始,你能放心各國政府繼續支付債務利息而不破產?耶倫這個月不加息,理由是中國經濟放緩。其實,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是一體化的。英國債務是英國GDP的6倍以上,希臘破產時,債務是GDP的6倍。中國債務總額早已超過GDP的三倍或三倍半,請問,加息嗎?或者,與債務崩盤和政府破產等價的一個問題是,普通中國人持有哪一種貨幣是安全的?美元、日元、歐元、人民幣?回到微信和信息技術的革命後果,我無法忍受思想的同質化趨勢。所以,我制作了一張圖片,公布在我的微信相簿裏,也貼在這裏,其實這就是我寫這篇博客文章的初衷:

1

  (作者為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