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康延·譯

媽媽在窗外貼出“租房啟事”,海德先生應租而來。這是我們家第一次出租房屋,所以媽媽忽略了弄清海德先生的背景和人品,也忘了讓他預付房費。

“房子我很滿意,”海德先生說,“今晚我就送行李來,還有我的書。”

他順順當當地住進我家。平時,他好像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常和善地與我家的孩子逗趣。當他走過我媽媽坐著的大廳時,總是禮貌地彎彎腰。

我爸爸也喜歡他。爸爸喜好回憶遷居美國前住過的挪威。海德去過挪威,他能與爸爸起勁地聊在那兒釣魚的野趣。

只有開客棧的傑妮大嬸不欣賞我們的房客。她問;“什麼時候他給你們交房租呢?”

“向人要錢總難開口,他會很快付清的。”媽媽答道。

但傑妮大嬸只是哼了兩聲:“這種人我以前見過,”她一本正經地指教道,“別指望借給人一件新外套,回來還是好的。”

媽媽笑笑:“興許你說得對。”她遞上一杯咖啡,止住了傑妮大嬸的嘟囔。

雷雨天裏,媽媽擔心海德的屋子夜裏冷,就讓爸爸邀請他到暖和的廚房和我們一起坐。我的兩個姐姐、哥哥尼爾斯、還有我在燈下做作業,爸爸和海德靠著爐子叨著煙鬥,媽媽在洗盤子或是在小桌上靜靜地工作。

海德能輔導尼爾斯的高中課程,有時還幫他學拉丁文。尼爾斯漸漸對學習產生了興趣,分數高起來,他再不求爸爸讓他停學做工了。當我們作業做完了,媽媽坐在搖椅上拿起針線時,海德就給我們講他的旅遊奇遇。噢,他知道的可真多。那些美妙的歷史和地理,便隨他走入我們的屋子和生活。

有天晚上,他給我們讀狄更斯的書,很快,讀書成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寫好作業,海德就夾一本書來高聲朗讀,一個神奇的新世界向我們洞開。

媽媽也像我們孩子一樣愛聽古挪威俠士傳奇:“太好聽了!”

以後我們的房客還朗讀莎士比亞的戲劇。海德悅耳的男低音,聽起來像是大演員。

即使在天氣暖和的晚上,我家的孩子們也不再出去玩耍。媽媽對此很欣慰。她是不喜歡我們天黑上街的。而最值得高興的,還是尼爾斯幾乎不再攙到街旮旯的孩”“子堆裏。有天晚上,孩子們在街上闖了禍,而尼爾斯正和我們一起聽《孤星血淚》的最後一章。

就在我們急於聽完一個騎士的傳奇時,一封信送到了海德手裏,他將信很快讀過,放入口袋,我們再不能聽完那個故事了。翌晨,他告訴媽媽要離開。

“我得走了,”他說,“我把這些書留給尼爾斯和其他孩子。這裏是一張我所欠房租的支票。夫人,對您的好心款待,我深表謝意。”

我們傷感地看著海德先生去了,同時,又為能在廚房繼續讀書感到興奮。那麼多的書啊!

媽媽精心地清理了書堆:“我們可以從這裏學到很多東西。尼爾斯能代替海德先生讀書,他也有一副好嗓子。”我看得出來,這使尼爾斯很自豪。

媽媽向傑妮大嬸亮出海德的支票:“你看,收回的還是一件好外套。”

幾天後,開面包鋪的克瑞波先生來我家,糟糕的是他向我們怒氣沖天地訴說時,傑妮大嬸也在場。

克瑞波喊道:“那個海德是個騙子,瞧他給我的支票,全是假貨。銀行的人告訴我,他早把款兌光了。”

傑妮大嬸得意地點著頭,那神態分明是說:“看,我不是提醒過你們了嗎,你們不聽嘛。”

“我敢打賭,他也欠了你們家許多錢,是不是?”克瑞波不無希望地探問道。

媽媽轉過身向著我們,她的眼睛長久地停留在尼爾斯身上,然後走到爐子邊,把支票投入爐火。

“不!”他向克瑞波先生回答道,“不,他什麼也不欠。”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