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占領帕爾米拉古城遺址之後,將畢生都奉獻給這座敘利亞古城的考古學家哈立德·阿薩德(Khaled al-Asaad)拒絕離開,他告訴朋友敘利亞文物與博物館部部長馬蒙 阿卜杜勒卡裏姆:“不管發生什麽事,我都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

  近日,阿薩德因拒絕向ISIS透露文物的保存地點,被斬首示眾,其遺體被吊在帕爾米拉古城主廣場的廊柱上。消息傳出,業內一片震驚和哀傷。據紐約時 報報道,ISIS安在阿薩德身上的兩項罪名分別是:在異教徒會議上代表敘利亞和在帕爾米拉古城遺址搞偶像崇拜。有關人士猜測:ISIS極有可能在尋找那些 未經登記、便攜易售的文物。《每日電訊報》就稱:ISIS洗劫古城的唯一原因,只在於販賣文物,以換取資金。

哈立德·阿薩德一生致力於帕爾米拉的考古和保護工作

帕爾米拉,取自希臘語“椰棗”,曾是古絲綢之路上最繁榮、最有文化底蘊的綠洲城市之一

被毀前的巴爾夏明神廟,始建於17世紀


  從1963年到2003年退休,阿薩德帶領帕爾米拉文物部門和博物館並將其畢生精力都花在研究這些珍貴的寶藏上。在考古界,阿薩德被敬稱為“帕爾米 拉先生”。他還為女兒起名“芝諾比阿”,和1700年前統治帕爾米拉的女王同名。“即使在他退休以後,他依然想要在帕爾米拉古城周圍消磨時光,他每天都要 從自己泰德穆爾新城區的家中步行到這兒,守望這座古城,”一位和阿薩德相識15年的居民阿布 艾哈邁德這樣告訴媒體。

  和許多同時代的敘利亞考古學家一樣,阿薩德阿拉伯覆興黨成員的政治背景幫助他順利從事了兩份無比熱愛的工作:帕爾米拉古城遺址考古主管和市博物館館 長。多位伊斯蘭藝術研究專家和考古學家惋惜道:阿薩德對敘利亞絕大部分重要考古遺址都有著絕對權威的話語權,尤其在他的出生地帕爾米拉。

  阿薩德稱得上是一位歷史的修覆者,在書寫帕爾米拉的歷史和與之相關一切時,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就像談論埃及考古時會聯想到霍華德 卡特。2001 年,阿薩德發現了700枚可追溯至公元七世紀的銀幣。當時,這些銀幣混亂地粘作一團,但銀幣上繪有庫思老一世和二世 (Khosru I,Khosru II)的畫像。被阿拉伯征服前,這兩位波斯薩珊王朝的國王都曾入侵過敘利亞,而這些銀幣成了最好佐證之一。2003 年,阿薩德作為一支敘利亞波蘭合作考古隊的一員,發現了一塊完整的公元三世紀馬賽克,上面描繪了一個人類和一只帶有翅膀的神秘動物之間的戰鬥,周圍環繞葡 萄藤、無花果、鹿以及馬匹。當時,他把這塊70平方米的馬賽克稱為“帕爾米拉迄今為止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 。

  這些已經開發出來或尚未開發的文化遺產有著特殊的歷史價值,不可被其他文化遺產所取代,一旦遭到破壞,其價值將難以恢覆。“阿薩德對帕爾米拉古城遺 跡擁有淵博的知識,並參與了古城遺址的早期發掘以及部分修覆,發現了數處古代墓地、洞穴,以及位於帕爾米拉博物館花園裏的拜占庭墓地,”曾經和他一起在敘 利亞文物及博物館總局共事過的歷史系教授阿姆魯·阿澤姆說道。這位悲傷的學者強調:“第一手實踐資料的獲取,花費的時間和精力超乎常人的想象,一旦丟失, 這種毀滅是永久性的。”

巴米揚大佛被毀前後對比圖

2003年,巴格達博物館被洗劫一空

ISIS極端分子推倒雕像(視頻截圖)

  更多的破壞針對的是莫須有的罪名,幾年前,塔利班最高領導人奧馬爾曾下令動用各種武器摧毀佛教代表性建築巴米揚大佛,而今年,ISIS已經在伊拉克 和敘利亞摧毀了幾個古城。他們在巴格達摩蘇爾博物館手持大錘和電鉆,砸毀珍貴雕像,其中包括著名的人首翼牛像;在伊拉克北部的尼姆魯德遺址,他們掠走能變 賣的文物,然後用炸藥炸、用推土機夷平;在古城哈特拉,伊拉克第一處世界文化遺產,密布銘文的高墻、軒敞莊嚴的宮殿,也遭到無情洗劫和毀壞。7月19日開 齋節期間,撒哈拉古城廷巴克圖遭到了極端主義武裝毀壞,16座古代陵墓中有14座被毀,許多珍貴的手稿和文物遭到毀滅,舉世震驚。

  另據BBC在8月23日報道稱,帕爾米拉古城始建於公元17年的遺跡巴爾夏明神廟或已於一個月前被極端組織炸毀,與其鄰近的另一個主要遺跡貝爾神廟 的情況尚不清楚,這也是ISIS自今年5月占領該地區以來,第一次破壞羅馬時期遺跡。據悉,巴爾夏明神廟是古城中保存最完好、最壯觀的神廟。目前,尚不清 楚武裝分子對帕爾米拉古城造成的破壞有多大,但聯合國科教文組織明確表示,帕爾米拉古城遭到破壞是“人類的巨大損失”。

  文化遺產的損毀無疑讓人痛心,同時也推動了文化遺產保護的進步,國際上對此話題一直有不間斷的討論。西方國家已有的相關經驗值得參考,包括使用有效 的管理體制、持續完善的法律體系、推動有效的市場運作、征集廣泛的資金來源以及高度重視遺產教育等。1965年,美國率先倡議將文化和自然聯合起來進行保 護。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法國巴黎通過了《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

  隨著秋季各個高校的陸續開學,更多的考古學家將在他們的課程和寫作中提及阿薩德的犧牲。但這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國際性的政治暴力從未間斷。從新石 器時代的酷刑(Neolithic torture)、西塞羅之手(Cicero’s hands)、羅馬講壇上的斷頭,再到前哥倫布時期的挖眼酷刑,國 際政治危局下,戰火中的文物如何留存,考古從業者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依舊是滿滿的疑問。(收藏自 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O noc Sob's video was featured

陳策鼎導演BMW短片比賽首獎作品《HAWA BY TAN CE DING》

這世界受到喪屍攻擊 除了恐懼與逃亡 人間,還剩下什麼? The World is Terrorized by Zombie What Else Can Human beings Do Other than Frightening & Hiding Away
8 hours ago
Dokusō-tekina aidea's blog post was featured
9 hours ago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