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曉原·看美國人怎樣開發科學的娛樂功能

——關於《〈生活大爆炸〉之科學揭秘》
  
   □ 江曉原  ■ 劉兵
  
  
     □ 你一貫在接受時尚作品時比我思想解放,包容性也比我好。那個美劇《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是我們這裏許多研究生和青年教師喜歡看的,他們多次向我推薦此劇,我努力看了三集,實在看不下去,主要是那些笑料對我毫無作用,我覺得它們根本就沒有什麽好笑的地方。現在這本《〈生活大爆炸〉科學揭秘》,我看完全就是為該劇的粉絲們準備的,不過既然你建議談談此書,我就找了一本來看——這書我倒還看得下去。不過我真正感興趣的是最後一章(第七章):“A到Z,照亮暗物質”,這一章長達60余頁,是《生活大爆炸》劇中的名詞解釋,因為涉及大量科幻小說、科幻電影、奇幻文學和流行藝術,我這才看出一點感覺來了。
  

    ■ 科幻影視一直是你近年突出關注的東西,而且你一直鼓吹科學的娛樂化。但《生活大爆炸》卻是一個有趣的例外,你一直說看不下去。我想討論一下其中的原因,應該是件挺好玩的事。

    確實,這部美劇在青年學生等群體中影響巨大。在大學中,不僅理工科學生,連眾多文科學生也對之非常熟悉。我就記得在數次坐火車或飛機時,看到旁邊的人用電腦看片,那片子就是這部連續劇。我甚曾想帶學生就此做篇學位論文,但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未能做成。前不久在中國科學院大學參加那裏的科學傳播專業研究生的學位論文答辯,倒還真是有學生做了類似的論文。對這樣一部在青年人中很有影響的連續劇,進行科學傳播的研究,肯定是有學術意義的。
    你覺得此劇的笑料對你並非有趣,這我可以理解,也許這種情景喜劇的類型本身就不在你的欣賞之列。其實,我也一樣,但《生活大爆炸》卻是少有的例外(這甚至讓我聯想起好幾年前我們曾就對周星馳的電影的評價而存在的分歧和爭論)。而且,我覺得如果不管它的類型如何,僅就其內容來說,也還是頗為符合你所倡導的科學娛樂化的要求的,而且實現得非常徹底,為什麽還不能形成對你的吸引力呢?
  
     □ 照常理,我應該是可以喜歡該劇的,因為說句大話,第七章名詞解釋中提到的科幻小說和科幻電影,竟然沒有一部是我不知道的,劇中提到的科幻電影,我更是幾乎每一部都看過,其中有多部我還發表過影評。而且我知道,許多喜歡看該劇的年輕人,對劇中涉及的不少幻想作品並不熟悉——本書第七章就是為這樣的人準備的。不熟悉這些幻想作品的人還能夠喜歡該劇,看來我之所以無法欣賞該劇,是個人的審美趣味不同之故。
     如你所說,我一直主張開發科學的娛樂功能,而本書第七章表明,《生活大爆炸》非常努力地實踐著這一主張。而且這個努力是成功的。對這一點我當然持讚賞態度。
     本書中說,《生活大爆炸》劇組專門聘請了一位科學專家,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天文系教授,他的職責是檢查劇本,以及“和制片人、劇本作者、演員、服裝設計師等溝通,以便確保科學細節的準確性”,每集錄制時他也到場,好隨時解決臨時冒出來的科學問題。如果真是這樣,那這種態度比我們這裏拍攝“科普節目”還要嚴肅認真得多,但從我勉強看過的三集(並不是第一季的前三集)來看,該劇沒有任何“科普”的味道。我們這裏那些愛看該劇的年輕人,也不是因為能夠從劇中獲得“科學知識”才喜歡它的。事實上,不少喜歡該劇的文科學生對劇中所涉及的許多科學術語和科幻作品並不理解。
  

     ■ 你提到的看此劇的知識背景問題,還只涉及科幻小說和電影之類。其實我原來曾想過的倒是,劇中許多的幽默笑點,經常與物理知識,甚至是相當高深的物理知識有關,那麽,這又需要觀眾具備什麽樣的科學基礎,才會真正領會其中的幽默呢?我曾想讓學生就受眾在不同物理知識背景下在何種程度上能理解科學幽默做一調查並寫文章,這樣應該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廣大青少年在熱愛這個劇的同時理解了多少基於科學的笑點。

     但吊詭之處在於,那些顯然並未具備相應的物理學知識(按此劇涉及的物理學,恐怕至少也得大學以上,甚至物理專業的學生才能基本理解吧)的青少年,卻依然如此狂熱地喜愛和追捧此劇,以至於連此書這樣的粉絲手冊都出版了並譯成了中文。這其中的道理,確實是值得我們思考的。你能否設想出一些解釋呢?
  
     □ 我倒是問過幾個研究生,他們究竟為何喜歡該劇,答案言人人殊。其中比較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學生說,她喜歡劇中所透出的“學院氣息”。這個答案讓我頗出意外,也可見人們喜歡該劇的原因可以多樣化到何種程度。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我認為是“笑點”。我注意到,喜歡該劇的學生通常都不反感那些笑點,盡管也有學生認為“可能美國人的笑點比較低”。而另一方面,我估計很少有年長的人喜歡該劇——除了你之外,我沒有遇到這樣的同齡人。所以我的一個重要猜想是:隨著年齡增長,笑點會隨之升高。這似乎可以這樣解釋:年長必然閱歷豐富,閱歷豐富當然就會對許多事情見怪不怪,笑點自然也就升高了。結果就導致我的那種感覺——認為劇中那些笑料毫無可笑之處,甚至相當低俗。
  

     ■ 一般地講,我也不喜歡美國的情景喜劇,但《生活大爆炸》確實是個例外。反思一下,我覺得,還是能夠在一些地方感覺到頗有味道的基於科學調侃的幽默。

    你注意到不同的人對此劇感興趣的理由各不相同,也許,並無必要非得找到一個統一的原因,但眾多的人喜歡它,而它又在內容上那麽與“科學”相關,這也就夠了,就已經足以成為廣義上的科學傳播中的一種成功作品了。
  

           載2013年6月7日《文匯讀書周報》南腔北調(129)(收藏自 2017-02-05 愛思想)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