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聽回來的故事》利茲巴爾斯克城堡的傳說

古老的城堡,四個了望塔望著藍天,聽著古老的傳說。這是遠古的年代,古老的傳說,石頭上的裂口在月光下講述著這個傳說,一直講到如今,這中間有多少是真實的呢?準知道。

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這座城堡。它有四個高高的了望塔和一座巨大的塔樓。韋拉河用它蔚藍色的臂膀從一邊擁抱它,另一邊——銀色的小河希姆薩爾娜給它唱著愉快的歌。韋拉河上古老的垂柳在水中洗它的長發,而在希姆薩爾娜河岸上則是參天大樹。再遠一點的地方就是喧嘩的森林和藍色的湖泊。

“美麗的土地,”

年輕的騎士博萊斯瓦夫到這座防禦城堡來的時候,心裏這樣想。這兒需要他,他也渴望在這兒為祖國服務,在需要的時候保衛祖國。父親臨死時把自己的寶劍給了他。寶劍是結實而又鋒利的,一旦掌握在強有力的手上定能所向披靡。博萊斯瓦夫帶著這把劍留在了城堡裏。他那英俊的形像,陽光似的笑臉,使每個見到他的人都感到由衷的喜悅。

有一次,他跟夥伴們一起出去打獵,他走在前面,離大家有一段距離。

這時,一頭巨熊突然向他撲來。博萊斯瓦夫奮力拼搏,終於使那猛獸倒在了他的腳下。他也疲乏了,便躺在了巨獸的旁邊,在潮濕的地上睡著了。他醒來的時候,感到全身癱瘓。手不能動,也站立不起來。

夥伴們找到他時,他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的能力。於是他們用外套做了個吊床,捆在兩匹馬上,把他擡回了城堡。從此年輕的騎士便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傷心地望著自己掛在墻上的寶劍。

請來了醫生,用過各種各樣的藥,但毫無幫助。他連吃飯也要人餵。一個身材瘦小、面容姣好、眼睛明亮的姑娘每天綸他送吃食。耐心而溫存地履行過自己的職責就走了。

“你到城堡的時間長嗎?”

有一次騎士問。

“我從小就在城堡裏,老爺,我媽媽在森林裏被野獸吃了。我一個人,這兒就收養了我。”

“你叫什麽名字?”

“米娃。”

她輕聲說。

博萊斯瓦夫留神地看了看姑娘,朝她那對蔚藍色的眼睛微微一笑。米娃感覺到自己臉上發燒。這個年輕的騎士早就是她幻想中的偶像,她早就渴望能服侍他。只是沒有機會。而現在,當他是這樣的不幸......為了他的幢康,為了能看到他騎上馬,健康、強壯地從城堡的大門出去,她寧可獻出自己的生命,然而,怎樣去幫助他呢?

“既然是這樣,能不能試試別的藥呢?”

她甲羞怯的微笑問答騎士的微笑時,心裏這樣想,森林裏住著個占卦者,會制草藥,會念咒語。

米娃想著,想著,心裏便有了一番打算。終於在一個陰雲密布的晚上,她像影子一樣溜出了城堡。她沿著韋拉河岸走。韋拉河——童話中把它叫作少女河,婉蜒曲折,把她帶進了密林深處。米娃穿過茂密的樹木、森林的灌木叢和青草地往前走。善良的韋拉河關註著她,幫助她來到一個小小的林間空地,占卦人的小屋就在那裏。他是個很老的老爺爺,滿臉皺紋,顯示出莊重和力量。

米娃在凳子上坐著休息了一會兒.就向他講起了一切。

“他癱在床上,別的人都能出去打獵,出去打仗,他只能躺著,望著掛在墻上的劍,經常長籲短嘆。他真不幸,雖然他自己沒有說。只有一次他看著自己的寶劍說,‘我再也不能給你帶來光榮,也不能把你傳給我的下代了。’聽他這樣說,我的心都碎了。老爺爺,你幫幫我,求你啦!”

“唉呀,你這可憐的孤兒!我可以幫你,因為原始森林教會了我許多秘方。但是,不僅是我能醫治他的不幸。你聽著:如果博爾科騎士恢復健康,像過去一樣強壯......“他就能為國家效力,”

米娃低聲說。

“能。將會出現這樣的時期,那時國家需要每一雙善戰的手。不過,這是另一回事。”

“老爺爺,我求您,幫幫他吧!”

“你聽著:一旦我給他恢復了力量,你就要永遠失去他。他永遠個會愛上你,你記住了!”

“我不配他的門第。”

她低聲說。

“你是不配,可是,如果他愛你,那就沒什麽了。”

老人沈思了片刻,又對姑娘說:“如果恢復了他的健康,他永遠不會愛上你。為了他的利益,你是否願意放棄自己的一線希望。”

“我放棄。”

米娃懇切地望著占卦人的臉,用蒼白無血的嘴巴說道。

“只好如此!你聽著!你要在一個月亮最圓的晚上用尊麻編一條寬帶子,還要加進你這金色發辮上的頭發。編好的帶子要放在這種液體內泡一泡。”

說著他伸手到枷樹架子上拿下一只泥罐子,往這泥罐子裏倒了一點深褐色的液體。

“這液體裏有施了魔法的神奇的力量,無窮的力量。你把帶子放進這裏泡一泡,用這液體搓搓他的手和腳,然後用他的寶劍蘸著液體灑三下。用你編的帶子把他纏起來。你不用感謝我,孩子,你不用感謝我,可憐的孤兒,這神奇的魔力是你自己奉獻出來的。你走吧,可憐的孩子,乘黑夜還籠罩大地。”

第二天晚上,姑娘在滿月的光輝下用的手的蕁麻編起了寬帶子,從自己的辮於上剪一縷金發編了進去。帶子編好後,放進泥罐子裏泡了泡,那罐子裏的液體具有原始森林的生命力,大地母親賜予的力量。

早晨,她用一塊亞麻布纏住自己被的傷了的雙手,把帶子藏在了自己的圍裙裏。兩只手痙攣地端著泥罐子。

“出了什麽事?”

博萊斯瓦夫看到姑娘用布纏住的手,關切地問。他的聲音是那麽溫暖,使姑娘的心跳得更快了。

“我的手燙了,老爺,”

她小心地把泥罐子放在床邊,“您相信我嗎?”

“你值得信賴。你是個好姑娘。”

“今天,請您允許我,像醫生每天所做的那樣,用我的藥擦擦您的手和腳。讓我用帶子把您纏住,它或許能給您力量,您允許嗎?”

博萊斯瓦夫騎士註視著姑娘。她的臉上洋溢著善良和溫柔。

“你就這麽辦吧,米娃,”

他說,“就這麽辦吧!”

她非常費勁地用的人的帶子把騎士的身子纏住,然後用液體擦他的手的腳,用騎士家族的傳家寶,掛在墻上的劍蘸著液體朝他灑了三次。

“老爺,您擡一擡身子,試試看!”

騎士盯著姑娘的臉。那張美麗的面龐上出現了信心和神奇的力量。他從床上擡起了身子,歡叫起來。他感到,自己的手和腳都能動,感到身體裏有股力量。

“米娃!米娃!......你瞧......”但是房間裏已經看不見那姑娘。她藏在暗處,望著她心愛的人怎樣從墻上取下劍,怎樣擡了起來,怎樣親吻那寒氣逼人的鋼鐵。她明白,她如今甚至一線希望也沒有了。她用這個代價為他換來了健康,她為他付出了愛情的代價。她感到非常幸福。

博萊斯瓦夫騎士突然恢復健康的消息傳遍了整座城堡。到處沈浸在一片歡樂之中。這時恰好準備去迎戰黑十字騎士團。博萊斯瓦夫和別的騎士一樣,跨上了戰馬,手持寶劍......姑娘呢?姑娘怎麽樣了?

後來博萊斯瓦夫騎士回到了城堡,帶來了他年輕、漂亮的妻子,米娃遠遠地看著他們的幸福,微笑掛在她的嘴角唇邊,可有兩大滴淚水從臉頰上滾落下來。她想起了老占卦人的小屋。在一個溫暖的六月的夜晚,在明亮的月光照耀下,她又到了那裏。老占卦人什麽也沒有問。他像閱讀一本大經書那樣審閱著每個人的心靈。他可憐這個善良的姑娘,用原始森林賜予他的神奇的力量把她變成了一株幽蘭。時至今日在瓦爾米亞的森林裏,在六月的夜晚,在明亮的月光下那幽蘭便開花,那時,城堡石頭上的缺口便閃著銀色的光輝。

易麗君譯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