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條河流,它發源於一個很遠的山區,流經各式各樣的鄉野,最後它流到了沙漠。就如它跨過了其他每一個障礙,這條河流也試著要去跨越這個沙漠,但是當它進入那些沙子裏,它發覺它的水消失了。

然而它被說服說它的命運就是要去橫越這個沙漠,但是無路可走。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來自沙漠本身隱藏的聲音在耳語:“風能夠橫越沙漠,所以河流也能夠。”

然而河流反對,它繼續往沙子裏面沖,但是都被吸收了。風可以飛,所以它能夠橫越沙漠。“以你慣常的方式向前沖,你無法跨越,你不是消失就是變成沼澤,你必須讓風帶領你到你的目的地。”

“但是這要怎麽樣才能夠發生?”“藉著讓你自己被風所吸收。”

這個概念無法被河流所接受,畢竟它以前從來沒有被吸收過,它不想失去它的個性。一旦失去了它,河流怎麽知道它能否再度形成一條河流?沙子說:“風可以來執行這項任務。它把水帶上來,帶著它越過沙漠,然後再讓它掉下來。它以雨水的形式掉下來,然後那些雨水再匯集成一條河流。”

“我怎麽能夠知道它真的會這樣呢?”“它的確如此。如果你不相信,你一定會處於絕境,最多你只能夠成為一個沼澤,而即使要成為一個沼澤也必須花上很多很多年的時間,而它絕對跟河流不一樣。”

“但我是不是能夠保持像現在這樣的同一條河流呢?”那個耳語說:“在這兩種情況下你都無法保持如此。

“你本質的部分會被帶走而再度形成一條河流。即使現在,你之所以被稱為現在的你,也是因為你不知道哪一個部分的你是本質的部分。”

當河流聽到這個,有某些回音開始在它的腦海中升起。在朦朧之中,它想起了一個狀態,在那個狀態下,它,或是一部分的它曾經被風的手臂拉著,的確有這麽一回事嗎?河流仍然不敢確定。它似乎同時想到這是一件它真正要去做的事,雖然不見得是一件很明顯的事。

河流升起它的蒸氣,進入了風兒歡迎的手臂。風兒溫和地、而且輕易地帶著它一起向前走。當它們到達遠處山頂的時候,風兒就讓它輕輕地落下來。

由於它曾經懷疑過,所以河流在它自己的頭腦裏能夠深刻地記住那個經驗的細節。

它想:“是的,現在我已經學到了真正的認同。”

河流在學習,但是沙子耳語:“我們知道,因為我們每天都看到它在發生,因為我們沙子從河邊一直延伸到山區。”

那就是為什麽有人說:生命的河流要繼續走下去的道路就寫在沙子上。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