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禮物太棒了,你猜也猜不到昨天晚上,我放學回來以後,郵遞員來了。他給我帶來一個包裹,裏面是外婆給我的禮物。這個禮物可了不得啦,保證你猜也猜不到:是一只手表!太棒了!小朋友們又要眼饞了。爸爸還沒有回家,因為今天晚上他要在單位吃飯。媽媽教我給表上弦,然後把表給我戴在手腕上。幸好今年我已經學會看鐘點了,不像去年小的時候。要是還像去年一樣,我就老得問別人:“我的手表幾點了?”那可就太麻煩了。我的手表可好玩了,那根長針跑得最快,還有兩根針要仔仔細細看好久,才能看它們動一點兒。我問媽媽長針有什麽用,媽媽說,在煮雞蛋的時候,長針可有用了,它能告訴我們雞蛋煮熟了沒有。

7點32分,我和媽媽圍著桌子吃飯。太可惜了,今天沒有煮雞蛋。我一邊吃飯一邊看我的手表。媽媽說湯要涼了,叫我快點兒吃。長針只轉了兩圈多一點兒,我就喝光了湯。7點51分,媽媽把中午剩的蛋糕端來了。7點58分,我們吃完了。媽媽讓我玩一會兒,我把耳朵貼在手表上,聽裏面發出的滴答聲。8點15分,媽媽叫我上床睡覺。我真開心,差不多和上次給我鋼筆的時候一樣開心。那次弄得到處都是墨水。我想戴著手表睡覺,可媽媽說這樣對手表不好。我就把手表放在床頭桌上,這樣只要我一翻身就能看到它。8點38分,媽媽把電燈關了。

咦,太奇怪了!我的手表上的數字和指針在夜裏發光哪!現在,要是我想煮雞蛋也用不著打開電燈。我睡不著,就這樣一直看著我的手表。後來,我聽見大門開了:是爸爸回來了。我可高興了,因為我能給他看看外婆給我的禮物。我下了床,把手表戴好,從房間裏跑出來。

我看見爸爸正踮著腳上樓梯。“爸爸,”我大聲說,“看看外婆給我的禮物,多漂亮呀!”爸爸嚇了一大跳,差一點從樓梯上摔下去。“噓,尼古拉,”他對我說,“噓,你要把媽媽吵醒了!”燈亮了,媽媽從房間裏走出來,“他媽媽已經醒了!”媽媽對爸爸說,樣子不太高興。她問爸爸吃什麽吃了這麽長時間。“啊,得了,”爸爸說,“還不算太晚嘛。”

“現在是11點58分。”我很得意,因為我很喜歡給爸爸媽媽幫忙。

“你媽媽可真會送東西。”爸爸對媽媽說。

“都什麽時候了,還在說我母親,何況孩子還在這兒呢。”媽媽滿臉不高興地說,然後叫我上床去乖乖睡一大覺。

我回到我的屋子,聽到爸爸和媽媽又講了一會兒話。12點14分,我開始睡覺了。

5點7分,我睡醒了。天開始亮了。真可惜,我手表上的字不那麽亮了。我用不著急著起床,今天不上課。可是我想,我說不定能幫爸爸的忙:爸爸說他的老板老是怪他上班遲到。我又等了一會兒,到了5點12分,我走進爸爸和媽媽的屋子裏,大聲喊:“爸爸,天亮了!你上班又要遲到了!”爸爸又嚇了一大跳,不過,這裏比樓梯上保險多了,因為在床上是摔不下去的。可是,爸爸氣壞了,就像真地摔下去一樣。媽媽也一下子醒了。

“怎麽啦?怎麽啦?”媽媽問。

“又是那只表,”爸爸說,“好像天亮了。”

“是的,”我說,“現在是5點15分,馬上就要到16了。”

“真乖,”媽媽說,“快回去睡覺吧,現在我們已經醒了。”

我回去上床了。可是,他們還是沒有動。我在5點47分、6點18分和7點2分連著又去了三次,爸爸和媽媽最後才起床了。

我們坐在桌旁吃早飯。爸爸沖媽媽喊:“快一點兒,親愛的,咖啡再不來,我就要遲到了。我已經等了5分鐘了。”

“是8分鐘。”我說。

媽媽來了,不知為什麽直看我。她往杯子裏倒咖啡的時候灑到了台布上,她的手發抖了。媽媽可不要生病啊。

“我今天早些回來吃午飯,”爸爸說,“去點個卯。”

我問媽媽什麽叫“點個卯”。媽媽讓我少管這個,到外面去玩。我第一次覺得想上學了,我想讓小朋友們看看我的手表呢。在學校裏,只有傑弗裏帶來過一次手表。那只表是他爸爸的,很大,有蓋子和鏈子,可好玩了。不過,好像家裏不許他拿,這家夥惹禍了。那以後,再也沒見到大手表。傑弗裏跟我們說,他屁股挨了一頓揍,差一點再也見不著我們了。

我去找阿爾賽斯特,他家離我家不遠。這家夥是個胖子,可能吃了。我知道他起床很早,因為早飯他要吃好長時間。

“阿爾賽斯特!”我站在他家大門口喊,“阿爾賽斯特!有好東西給你看!”

“阿爾賽斯特出來了,手裏拿著面包,嘴裏還咬著一個。

“我有一只手表了!”說完,我把胳臂舉到他嘴裏的面包旁邊。阿爾賽斯特斜眼看了看,又咽了一口,才說:“有什麽了不起的。”

“我的表走得可準了,它有一根專門用來煮雞蛋的針。而且,它晚上還能發光呢。”我告訴阿爾賽斯特。

“那表的裏頭呢,是啥?”阿爾賽斯特問。

“這個,我忘了看啦。”

“先等我一會兒。”阿爾賽斯特說著跑進屋裏去了。出來的時候,他又拿了一只面包,還有一把鉛筆刀。

“把你的表給我,”阿爾賽斯特對我說,“我用鉛筆刀把它打開。我知道怎麽開,我已經開過爸爸的手表了。”

我把手表遞給阿爾賽斯特,他就用鉛筆刀幹起來了。我真怕他把我的手表給弄壞了,就對他說:“把手表給我吧。”

可阿爾賽斯特不肯,他伸著舌頭,想把手表打開,我上去想把手表搶回來。刀子一滑,碰上了阿爾賽斯特的手指,阿爾賽斯特一叫,手表開了,跟著又掉到地上,那時正好是9點10分。等我哭著回到家,還是9點10分,手表不走了。媽媽抱住我,說爸爸會想辦法的。

爸爸回家吃午飯的時候,媽媽把表給了他。爸爸擰擰小鈕。他瞅瞅媽媽,瞅瞅手表,又瞅瞅我,對我說:“聽著,尼古拉,這只手表沒法兒修了,不過你還能用它玩。這樣反而更好,再也不用為它擔心了,它總是和你的小胳臂一樣好看。”

他的樣子很高興,媽媽也那麽高興,於是我也一樣高興了。

現在,我的手表一直是4點鐘:這個時間最好,是吃巧克力夾心小面包的時間。一到晚上,表上的字還能閃光。

外婆的禮物真了不起。(韓壯 譯)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