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斯密司是帝國漁具廠廠長。他酷愛釣魚,簡直上了癮。大部分業余時間都花在釣魚上,不是準備釣魚工具,就是研讀釣魚的書籍。這種情況,聯系他的職業來看,是不足為奇的。妻子深知他有這個嗜好,於是也就習以為常、聽之任之了。

盡管哈利把大部分閑暇時間都花在湖畔水濱,積習難改,但他對工作卻從不馬虎,不失為一位盡職的廠長。他曾給自己立下一條規矩:決不因釣魚影響工作。他還有一點與眾不同的是,盡管常到水邊,一坐幾小時,卻極少生病;即使偶感風寒,吃點藥也就好了。多年來他工作出色,董事長吉阿弗雷曾幾次表揚他上班守時,出勤率高。

但是,就在一個睛朗的夏日,他多年保持的記錄改變了。

入夏以來的這一個禮拜,天氣晴朗和煦,實在太誘人了。哈利在家中整整困了一個冬天,現在面對風和日麗的好時光,他感到兩手發癢,不摸魚竿再也不行了。

偏偏這一個禮拜工作很忙,少有休息,許多瑣碎事纏得他膩煩透了。因此,星期三喝早茶時,他突然決定第二天要請病假。請假,不就意味著蓄意破壞自己長期保持的出勤記錄麽?對此他又有愧於心。難怪剛才喝茶時他環顧四座,眼神裏充滿了愧疚和不安。幸好大家邊喝茶邊聊天,間或還說幾句笑話,沒有人察覺他的心事。

這天晚上,哈利一回家就忙得不亦樂乎。他那靈巧的手指,以多年培養出來的高效率高精度,不停地準備魚餌,給釣絲打油,銼魚鉤,收拾行裝,如此等等。妻子見他在工作日搞這些閑事,或許有些驚訝,但沒有吭聲。她一直認為:丈夫愛釣魚就讓他釣去,無可厚非,更值不得抱怨。因此她幹脆老早就上床睡覺,把丈夫一個人留在廚房裏放開手腳地忙下去。不一會,廚房被搞得亂糟糟的,看起來就像是漁具廠的一個附屬車間。

第二天,哈利悄悄爬起床,沒有驚動妻子和女兒,一頭鉆進那輛破舊的福特車就出發了。

河畔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連空氣都是那麽迷人。他一到這裏,便只顧吸那混合著草香、魚腥和晨露的氣味,感到怡然自得。8點半鐘,他想象著他的夥伴們該拖著疲憊的步子走進工廠,登記考勤,開始一天的工作了,有的說不定還半睡半醒呢,而自己卻在河畔釣魚。這種忙裏偷閑的自由感,使他心裏樂滋滋的。他暗自吃驚,自己明明是裝病溜號,為什麽心境竟這般坦然,不感到一絲一毫的愧疚?時間過得很快,大約在10點鐘,他開始喝茶。正當他用兩腿夾住杯子,一手拿壺,一手拔開塞子的時候,他發現魚漂在往下沈。哈利是精於此道的,他稍等了一會,讓魚咬緊魚餌,然後輕而易舉地把魚釣起來,裝進袋子。動作非常之嫻熟,壺裏和杯裏的茶水連一滴都沒有潑到草地上。12點,他決定換個地方,到下遊兩百碼左右的一棵柳樹下去。他收拾好家什,小心地順河沿往下走。時值初夏,草木已經很茂密。為了不讓低垂的樹枝和過高的燈芯草絆住釣竿,他不得不繞道而行。

他只顧走路,當走近柳樹時,竟沒有察覺那地方早已被人捷足先登了。

他馬上認出,那人正是董事長吉阿弗雷。他想轉身溜回去已經來不及,因為對方此時也認出了他。哈利感到臉上火辣辣的,尋思著該說點什麽才好。他當然不會註意到,董事長的臉上同樣泛起了一陣紅暈。

“呃,呃,早上好,吉阿弗雷先生……天氣太好了,是嗎?”他怯生生地說。

吉阿弗雷幹咳一聲,眼睛看著別處,含糊地答道:“呃,是的,的確不錯……”哈利急中生智,他記起了今天是星期四,每周星期四董事長是要召開例會的。

於是他采取了以攻為守的戰術。

“吉阿弗雷先生,今天不是該您召開每周的例會嗎?”“呃,不錯,是有個會,不過……””董事長顯得很不自在。

哈利禁不住輕聲笑了起來。吉阿弗雷也還他一個苦澀的笑。兩人相視而笑,尷尬之極。過了一會,吉阿弗雷朝大腿上猛拍了一下,幹脆開懷大笑起來,並邊笑邊說:“好了,都別說了,咱倆是一對淘氣包,今天都逃學了!”他笑得大口大口地喘氣,身子不停地搖晃。哈利也忍不住大笑起來。一個是深沈的低音,一個是類似假嗓的高音。吉阿弗雷從衣袋裏掏出絲手絹,擦幹臉上的淚水,說:“是這樣的:我的汽車司機請病假,我猜想他得了流感。我不想從諾桑普頓乘火車來赴會。因此,叫老婆打電話,幹脆說我頭痛,請個假。當然,這種事只能偶一為之,切莫養成習慣,你明白嗎?這麽晴朗的天氣——整整一個禮拜呀!誰願意呆在屋裏,處理那些沒完沒了的哈利點點頭,臉上露出又驚訝又理解的表情:但我萬萬沒想到你也會跑到這兒來釣魚。我的意思是,這兒只有一般的魚。我以為你會到蘇格蘭去,那兒有鮭魚。”

“不錯,過去我常去,常去。但現在不去了,懶得東跑西顛。那兒旅遊的人多,外國人多,全混雜在湖邊,煩死了。”

吉阿弗雷噴了一下鼻子,說:“你剛才是想到這兒來釣魚吧?來,坐下,地方足夠了。我正想吃午餐。願意陪我吃點什麽嗎?”哈利瞪大眼睛看著這位董事長。董事長滿有興致的又補充道:“我帶了點鵝肝餅。來,咱們嘗個新鮮,好嗎?”哈利正想回答這盛情的邀請,忽然,小樹叢的枝葉朝兩邊分開,中間又閃出一個人影,手裏也拿著釣魚家什,正艱難地在河畔穿行。

吉阿弗雷一眼就看出是誰來了,連忙招呼道:“午安,傑封,我相信,你患流感已經完全覆原了吧?” (王孝源 譯)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