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一生中扮演著好幾個角色。他的表演可以分為七個時期。最初是嬰孩,在保姆的懷中啼哭嘔吐。然後是背著書包、滿臉紅光的學童,像蝸牛一樣慢慢騰騰地拖著腳步,不情願地嗚咽著上學堂。然後是情人,像爐竈一樣嘆著氣,寫了一首悲哀的詩,歌詠著他戀人的眉毛。然後是一個軍人,滿口發著古怪的誓,胡須長得像豹子一樣,愛惜著名譽,動不動就要打架,在炮口上尋求著泡沫一樣的榮名。

然後是法官,胖胖圓圓的肚子塞滿了閹雞,凜然的眼光,整潔的胡須,滿嘴都是格言和老生常談;他這樣扮了他的一個角色。第六個時期變成了精瘦的趿著拖鞋的龍鍾老叟,鼻子上架著眼鏡,腰邊懸著錢袋;他那年輕時候節省下來的長襪子套在他皺癟的小腿上顯得寬大異常;他那朗朗的男子口音又變成了孩子似的尖聲,象是吹著風笛和哨子。終結這段古怪的多事的歷史的最後一場,是孩提時代的再現,全然的遺忘,沒有牙齒,沒有眼睛,沒有口味,沒有一切。

——《皆大歡喜》世間的任何事物,追求時候的興致總要比享用時候的興致濃烈。一艘新下水的船只揚帆出港的當兒,多麽像一個嬌養的少年,給那輕狂的風兒愛撫摟抱!可是等到它回來的時候,船身已遭風日的侵蝕,船帆也變成了百結的破衲,它又多麽像一個落魄的浪子,給那輕狂的風兒肆意欺淩!

——《威尼斯商人》望見了海岸才溺死,是死得雙倍淒慘;眼前有食物卻挨餓,會餓得十倍焦煩;看到了敷傷的膏藥,傷口更疼痛不堪;能寬慰悲哀的事物,使悲哀升到頂點。

——《魯克麗絲受辱記》一套娓娓動聽的話只是一首山歌。一條好腿會倒下去;一個挺直的背會彎下去;一叢黑胡子會變白;滿頭卷發會變禿;一張漂亮的臉蛋會幹癟;一對圓圓的眼睛會陷落下去——可是一顆真誠的心哪,凱蒂,是太陽,是月亮——或者還不如說,是太陽,不是那月亮;因為太陽光明燦爛,從沒有盈虧圓缺的變化,而是始終如一,守信它的黃道。

——《亨利五世》最早熟的花蕾,在未開放前就被蛀蟲吃去;稚嫩的聰明,也會被愛情化成愚蠢,當他正在盛年的時候,就喪失了他的欣欣向榮的生機,未來一切美妙的希望都成為泡影。

——《維洛那二世》我們的身體就象一座園圃,我們的意志是這園圃裏的園丁;不論我們插蕁麻、種萵苣、載下牛膝草、拔起百裏香,或者單獨培植一種草木,或者把全園種得萬卉紛披,讓它荒廢不治也好,把它辛勤耕墾也好,那權力都在於我們的意志。

——《奧賽羅》愛情,它會隨著全身的血液,象思想一般迅速通過了百官四肢,使每一個器官發揮雙倍的效能,它使眼睛增加一重明亮,戀人眼中的光芒可以使猛鷹眩目;戀人的耳朵聽得出最微細的聲音,任何鬼祟的奸謀都逃不過他的知覺;戀人的感覺比戴殼蝸牛的觸角還要微妙靈敏;戀人的舌頭使善於辨味的巴邱斯(希臘酒神)顯得遲鈍。

——《愛的徒勞》金子!黃黃的,發光的,寶貴的金子!它可以使黑的成白的,醜的變成美的,卑賤變成尊貴,老人變成少年,懦夫變成勇士。這黃色的奴隸可以使異族同盟,同宗分裂;它可以使受咒詛的人得福,使害著癩病的人為眾人所敬愛;它可以使竊賊得到高爵顯位;它可以使雞皮黃臉的寡婦重做新娘,即使她的尊容可以使身染惡瘡的人見了嘔吐,有了這東西也會恢覆三春的妖艷;它會使冰炭化為膠漆,仇敵互相親吻;它會說任何的方言,使每一個人唯命是從。它是一尊了不得的神明,即使它住在比豬巢還卑劣的廟宇裏,也會受人膜拜頂禮。

——《雅典的泰門》……一個人的臨死遺言,就象深沈的音樂一般,有一種自然吸引註意的力量;到了奄奄一息的時候,他的話決不會白費,因為真理往往是在痛苦呻呤中說出來的。一個從此以後不再說話的人,他的意見總是比那些少年浮華之徒的甘言巧辯更能”“被人聽取。正象垂暮的斜陽、曲終的余奏和最後一口啜下的美酒留給人們最溫馨的回憶一樣,一個人的結局也總是比他生前的一切格外受人註目。

——《理查二世》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8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iPLOP commented on MalaysianCinema's photo
9 hours ago
MalaysianCinema posted a photo
10 hours ago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