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環幾次穿不進耳洞,梅莉急出了一身汗;這會兒她拿起化妝紙輕輕地往臉上一忙一熱,才上了妝的臉反而透出了自然的光澤。梅莉攬鏡,側臉擡下巴的,又將眼影畫深了些,這才又拿起了耳環。

最後一次跟薛自強見面,還是畢業以後的同學會上。梅莉記得很清楚:自己穿的是那條紅底黑點的喇叭褲,現在的褲子時興直筒,就像她身上的這條。

怕是許久沒戴耳環,耳洞給封住了。梅莉捏著耳環的手忽地一松,倒不是心疼戳紅了的耳垂,而是怕戴了見面時礙事。她不敢深想下去,只是開始刻意在耳根、頸項處抹了點香水。

臨出門,梅莉向住隔壁的朱玲打了聲招呼。朱玲的鞋正好配自己衣服的顏色。

昨天接了薛自強的電話後,就商量好的。她又試了試朱玲的髮叉,覺得不稱,才放下。朱玲的話就來了:“這麽慎重其事,教人一眼就看穿了。”

梅莉一楞,隨即接口:“人家是從美國回來的,我這是讓他見識國內的生活水準。”她帶上了門,又對裏邊喊了聲:“說不定他有朋友等著相親,我替你物色一個,讓你早點跟單人床說再見!”

在華國飯店的咖啡廳裏,梅莉一進門就發現起身相迎的薛自強。他還是像作學生時一樣,以充滿愛慕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梅莉,梅莉雖然一眼看見了他的朝天鼻,可是也旋即發現:他過去曾經散布有青春痘斑痕的臉,平滑了。她當即提醒自己:要笑得淺,眼角的魚尾紋是化妝品蓋不住的。可是聽到對方說:“你一點也沒變,還是走在時代尖端的時髦女性。”這時,梅莉就忘形地笑了開來。

他們聊了許多唸書時的趣事,最後薛自強期期艾艾地說:“到我樓上房間坐會兒吧,有點東西要給你看。”梅莉暗笑他心虛,可是也慶幸自己作對了沒戴耳環的決定。

他真是有東西要給她看,竟然是一枚鉆戒。帶點阿諛,他說:“這樣名貴的東西配你正好。”她矜持著沒接腔,對方又打開了皮箱。幾種鉆石首飾正煥發著耀眼的光芒。“漂亮吧?這副耳環跟戒指是成套的,你戴戴看?”梅莉知道他們等下要親熱,他一定會吻她的耳朵,她怕耳環扎疼他,可是經不起鉆石的誘惑,開始對著鏡子找耳洞。

身後的人說話了:美國討生活愈來愈難,帶點東西回來跑單幫;你向來會打扮,假如你要我算便宜給你。”梅莉的手機械地動著,這回,她一下子就將耳環穿了過去。

Views: 4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