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夫婦巴薩和阿拉正在返回麥蒂希市的途中。他們在那裏租賃了一間獨門獨戶的房子.“想不想玩遊戲?”我想借此消磨旅途中的時間。

兩個旅伴爽快地答應了。

“我給你們描述一段情節,你們要設法解釋它。可以向我提任何問題,而我只回答‘對’或‘否’。”

新婚夫婦對此熱心起來,於是我便開始講起我的遊戲:“夜闌人靜。一個男人正在睡覺。突然響起了電話鈴。他醒了,摘下電話聽筒,卻沒有人說話。男人掛上了電話,又睡著了。請解釋一下情節。”

年輕人顯然很感興趣,沒過多久就開始提問了:“是女人打來的電話?”巴薩一箭中的地問。

“為什麽偏是女人?”阿拉蹙眉說,但我的“對”字已經出口了。

“女人認識他?”巴薩緊追不舍,看得出,這年輕人是個真正會玩遊戲的人。

“你幹嘛纏著這女人?”阿拉發火了,但我又已經給予了肯定的答覆。"”“男人結婚了?”情緒激動的姑娘也參加了遊戲。

“對”我寬慰她說。

“你滿意了吧?”她揶揄丈夫說。

“但打電話的,大概不是妻子吧?”巴薩以一種見多識廣的人的口氣說。

阿拉的臉刷地紅了。我實事求是地肯定,這不是妻子打的。

“這樣看來,她只在晚上打電話?”巴薩迅速地迫近情節的謎底。

“瞧他那樣子!”阿拉聲音顫抖地喊道,“好象無所不知似的。

“親愛的,”年輕的丈夫溫情脈脈地微笑著,“家庭生活中無奇不有嘛!”

阿拉也微笑了。但這笑容預示著兇多吉少:“好啊,那又怎樣?”

如果巴薩有經驗的話,他可能會到此打住。但夜半鈴聲的情節完全吸引了他,他無暇留心愛妻的語調。

“這個女人,她很漂亮?”他孤註一擲地問。

“對,”我答道。於是巴薩喜笑顏開了。毋庸置疑,每個人都會為發現自己具有演繹推理的才能而感到高興的。

“那麽,”他得意洋洋地問,“那女人是想證實一下她的情人是否在家?”

“太卑鄙了!”阿拉喊道。

“否”我堅決地回答。

巴薩皺起眉頭,沈思了片刻。

“他使女人痛苦了?”他問。

“對,”我答道,“太好了!”巴薩喊道。

“您聽見了嗎?”阿拉問我,“一提到男人使女人痛苦了,他就開心了。”

“等等,”巴薩說,“別打岔……”“啊,我打岔?”

“等等,我跟你說……”巴薩目露兇光,“一切都很清楚,這是暗號!”“我也一切都清楚了,”阿拉站起來走向車門口,正好電氣列車在一個站台邊停下了。

“阿拉!”新郎喊道,“我們是下一站下車”“那是您下一站下車。”阿拉傲然回答,說罷便消失了。

巴薩絕望地隨妻子跑去。在跑進通道台之前,他猛地站住朝我喊道:“我猜對了?”

“沒有!”我大聲回答。

小夥子臉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電氣列車徐徐開動了。他揮了一下手,便消失在門外。

打那以後,我再也沒遇見巴薩和阿拉,也不知道小兩口是否言歸於好了。須知阿拉不應平白無故地(說實話,這種事是屢有所聞的)懷疑自己的丈夫。情節的謎底出奇地簡單無邪。

男人睡覺打鼾。鼾聲吵醒了隔壁的女人。為了把鄰居弄醒,她拔了他的電話號碼。確信折磨著她的人醒了之後,她掛了電話。事情就是這樣。

不是嗎,新婚夫婦毫無爭吵的理由。因而我籲請大家,如果你們在哪兒遇到巴薩和阿拉,請向他們說明情節謎的實質所在。讓我們共同努力使年輕的家庭免遭破裂!( 李勤 譯)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