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蟋蟀 天涯外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三千年前,詩經裏一個豳國詩人那樣說。

三千年後,在我天涯郊寓的客廳裏,忽然有蟋蟀躲在沙發下鳴唱。

一樣是秋天!

宇宙運轉依舊,任人間萬難千劫,斬不斷一世紀又一世紀的秋愁。而蟋蟀;總是叫來一秋,又送走一秋。

猶記兒時抓蟋蟀的往事:天色微明即起,結伴去到村野,踩著草上的晨露,豎起耳朵聽蟋蟀的鳴音。順著鳴音翻開覆在菜田上的稻衣,颼的一聲;蹦出了蟋蟀。大夥兒幾聲吆喝,有時蟋蟀跑了,也有時,成為我們的“階下囚”。把蟋蟀放在瓷缸裏,還放些黃花和飯粒。夜裏,蟋蟀依舊會鳴唱。鳴徹一屋的寂靜,卻唱不破它自己的幽囚。鬥蟋蟀也是孩提的一種遊戲。拔下一根頭發;在兩個蟋蟀間引逗挑撥。蟋蟀果然一怒鬥將起來。有的鬥破翼,有的鬥斷腿,得勝者,鼓翼高鳴,戰敗者,逃竄而去。孩子們又叫又笑。童年的季節裏,沒有秋天。

住在台灣的那些年,城市生涯,不見蟋蟀。可是,旅居爪哇時雖居鬧市;又見蟋蟀。瓜哇人將蟋蟀抓來放在木盒中,拿到集市出賣。集市中還有人賣鬥蟋蟀的小竹籠。但我只是看看,從沒有買過,童心已遠,過去的歲月無法留戀。而爪哇,是熱帶季候,沒有秋天。

如今,重返天涯郊居,蟋蟀的鳴唱裏,翩然另一秋。

“蟋蟀在堂,歲聿其逝”,三千年前,詩經裏一個唐地的詩人那樣說。

三千年後,蟋蟀也在我的郊寓廳堂。

一樣是歲華將老!

燈影裏,沙發下的蟋蟀,又唱出那個三千年也唱不盡的生命寂寥。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