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將我抱在懷裏送我去上學的那一天,我記得積蓄已久的山洪在窈窕河裏肆虐著,連平時在家門口就清晰可聞的上課鈴聲都淹沒了。

我對離開母親的懷抱並不渴望,因為我並不缺少玩伴,充斥在我幼小心靈中的反而是對那個陌生世界的害怕。比如我就偷偷看見過表哥在黑板前被罰站,他的前面有一個戴著厚厚瓶底的老頭背著手,掃視著整個教室,氣氛凝重,所有人都低頭不語,臣服於他鷹一樣銳利的目光。表哥回家後,又被舅舅用幹透的竹枝暴打了一頓,他腿上的血線像一張緊密編制的網。

到了教室門口,我才掙紮著從母親的懷裏滑下來。母親輕輕責怪道:早就叫你自己下來走,你看,現在被老師和同學看到多羞啊。

我並不理會母親的話,因為我的目光立刻就觸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她大約二十一二歲的樣子,長長的辮子,桃紅的衣服,瓜子型臉蛋的嘴角下方點綴著一顆黑痣。

她向我招手:進來,快進來。

我猶豫不決,甚至在我要跨進門的那一刻,又抽身返回,並且緊緊地抓住了母親的衣服。母親拽開我的手,說:快進教室吧,好好聽胡老師的話。

我慢慢走進教室,那位叫胡老師的人輕巧巧地拉起我的手,讓我走到黑板前。我再回頭望的時候,窗外母親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我正要奔出去尋找,卻發現我的手還在胡老師的手裏,這時我感到背後有很多通透的目光在註視著我,我仿佛正在接受著一場考驗。

表哥在黑板前那種頹喪而又驚慌的表情立刻進了我的腦子裏,並且即將要覆制在我的臉上。我正想有什麼舉動,就聽到胡老師的聲音高高地在教室裏飄了起來。

她說:同學們,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班又一位新同學,好不好?

掌聲立刻響了起來,這讓我緊張的心情稍稍有所緩解。我掙開那只厚厚的手掌,將出汗的手反覆在衣服上搓了起來。

胡老師說:小朋友,老師已經知道你的名字了,可是其他同學不知道,你能不能將自己的名字寫在黑板上?每一位能寫出自己名字的小朋友都有一朵大紅花。

我仰視著那塊寬大的黑板,發現黑板最靠下面的地方已經寫了不少歪歪斜斜的字,好幾個是我小夥伴的名字,但我緊張得在人群中完全沒有發現他們。

我遲疑了一會,終於認真地將自己的名字端端正正地寫在上面。接著我聽到了來自胡老師的掌聲,再後來就是更多的掌聲在那些模糊不清的面孔下響起。

 

放下粉筆的時候,我收獲了一朵紅得耀眼的大紅花。老師小心翼翼地別在我的胸前,仿佛我是一位光榮參軍的新兵,而我記憶裏的表哥卻是一個打了敗仗,垂頭喪氣的俘虜。我不覺嘴角輕輕上揚,笑容像陽光一樣蓬勃而出。

正在這時,我發現,母親又重新出現在窗口,她向我招招手,她臉上的笑容我看得並不真切。但是二十年後,我想,那一定是比陽光更燦爛、更美好的吧。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