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六日》序

《十日談》的第六天由此開始,愛莉莎擔任女王。每人講一個富於機智的故事:或者針鋒相對,駁倒了別人的非難,或者急中生智,逃避了當前的危險和恥辱。

天心中的月亮,光彩逐漸黯淡,東方的曙光,照遍了大地,這時候女王已經起身。把同伴一一喊了起來,於是一同在小山腳下一片露珠晶瑩的草地上漫步,大家邊走邊談,討論著各種問題,評論著每篇故事的優劣,提起故事中的許多可笑的情景,不覺又大笑一番;直到太陽升高,炎熱逼人,大家這才覺得應該回去了。

回到別墅裏。席面已經安排停當,屋子裏綴滿著鮮花和芳草。女王趁早晨涼爽,吩咐開飯。飯桌上,大家有說有笑,十分歡樂。飯後,他們先唱了幾支輕快的歌。於是午睡的午睡,下棋的下棋。擲骰兒的擲骰兒,第奧紐和勞麗達兩個合唱了一首詠嘆特洛勒斯|1~利克萊西達的歌曲。

到了集合的時間,女王召集眾人,跟前幾天一樣,仍舊在噴水池邊坐下。女王正要指定什麽人帶頭講一個故事,不料發生了一件從來沒有過的事——大家只聽得廚房裏鬧聲震天。女王立那把管事召來,查問是誰在那裏喧鬧,為些什麽事。總管回說是莉西絲卡和丁大洛兩個在爭吵,至於為了什麽原因,他也不清楚,因為正要向們勸解,就給叫了來。女王吩咐他把莉西絲卡和丁大洛叫來,等兩人來到跟前,女王就查問他們爭吵些什麽。

丁大洛剛要回答,但是莉西絲卡自恃長了幾歲,不免有些自高自大,又因剛才爭了一場,情緒激動,所以打斷他的話頭,搶著道:

“看你這個畜生,竟敢搶在我前頭說話!讓我先說吧。”於是她回頭對女王說:

“小姐,這個家夥要把西科芳蒂的老婆的故事講給我聽,好象我跟她還不熟悉似的,說什麽她丈夫和她第一夜交鋒的時候,血流通野,好不容易才攻破了那座城堡啊,我說這完全是胡扯。他是輕而易舉地長驅直入的。這個男子,頭腦真叫簡單,他還以為女孩子果真會聽著父兄的教訓,辜負了自己的青春。其實女孩子十個裏頭倒有八九個,在出嫁前的三四年內對這回事已經十分內行了。要是叫她們幹巴巴地直等到嫁人,那不是要急壞人了嗎?老天在上——老天爺知道我起的誓是一向作準的——我的左鄰右舍的那許多女孩子,沒有一個到結婚的時候還是處女的。就是她們結了婚,我知道還是用種種辦法來欺騙丈夫。不料這頭呆鳥要跟我談什麽女人不女人,好象我是昨天剛養出來似的!”

莉西絲卡只管這麽說,那班姑娘可笑壞了,笑得連牙齒都要掉下來了。女王連嚷了六次,不許她再往下說,可是她哪兒肯聽?她非要把心裏的話都吐了出來,不肯閉嘴。等他說完,女王回過頭來,笑著對第奧紐說:

“第奧紐,這問題要請你來解決了。等我們把故事講完之後,你就要對這回事,誰是誰非,下個判斷。”

第奧紐立刻回答道:“小姐,這是當場就可以判斷的,何必費時間呢。我說莉西絲卡講得有理,我認為她的話句句中肯,丁大洛不過是一只蠢驢罷了。”

莉西絲卡聽到這話,放聲大笑,對丁大洛說道:“你現在領教了吧?快給我走吧。你這個乳臭來幹的小毛頭,居然以為比我都懂事。謝天謝地,我這幾十年不是白活的;不,我才不呢。”

幸虧女王板起臉來,叫她住口,快和丁大洛一同回到廚房裏去,不準吵鬧,除非她想嘗嘗鞭子的味道——要不是這樣壓她一壓,只怕整天都得聽她的嘮叨了。等兩人走後,女王吩咐菲羅美娜第一個講故事。她高高興興他說道: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