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

——樹

山谷的杯子

傾斜

——滿月

把我洗劫

 

太高傲了以至不屑去死![1]

 

穴居的夜

白骨和隕石

青苔泛濫

我,一顆無法孵化的心獨自醒來

 

沒有眼睛,只有風

沒有耳朵,只有草

沒有手臂,只有樹

和一片漸漸發黑的嘴唇

咬緊泥土

太高傲了以至不屑作流淚的夢

 

大地,無盡的朝聖

太陽的正午之光的絞索

早已勒緊

整個世界落在我身上

(白晝多麽和諧地退入黑夜)

盤古的手大禹的手

如今只剩下一只手,我被埋葬

 

被歷史拋棄也拋棄歷史

石頭的覆仇是石頭

善良,是千萬年後鋒利的一擊

把豹子殺死

把不知不覺充滿了罪惡的時間殺死

 

青苔,蜷縮,伸展

軟綿綿的,小心翼翼的騙子

來吧!黑暗,只對自己真實就夠了

我們已這樣彼此安慰著

看慣了一切

只能讓骯臟把純潔包裹起來

而純潔內部,又是一個更恐怖的夜

原子的地獄,無法拯救的地獄

渴望破碎,像火山在毀滅——

 

一道寒光,那唯一能等待的天使

我將徹底屬於我!

 

太高傲了

不屑於死盡管不得不死

素不相識的腳步(同謀犯最後的親吻)

滿月升起來

一片漸漸發黑的嘴唇

 

卜告

從誕生第一天就已發出

 

[1]“太高傲了以至不屑去死”

——引自迪蘭·托馬斯《哀歌》。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