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獄是個好東西,是皇帝都喜歡。歷史書上說,中國的帝制早在1911年辛亥革命就結束了,但是,變相的皇帝,尤其是土皇帝,一直都沒有絕了種。因文章、 日記、通信而遭禍的事兒,不大不小的總是有。網絡時代,手機短信文字獄,這些年一個接一個,這邊還方興未艾,那邊又冒出了博客文字獄。一位在湖北民族學院 代課的老師,因為在自家的博客上,批評了學校校慶的奢侈,遭到解聘。

去年我在博客上批評學院領導的時候,很多朋友說我很幸運,因為事鬧得那麽大,居然沒有被解聘。其實,當時的我有這個思想準備,時刻準備著學校的解聘。相信 如果學校解聘我,一定跟若幹短信文字獄一樣,有充分而且正當的理由。雖然學校沒有解聘我,但我知道,學校和有關部門,對我這種揭露學校陰暗面的行為,非常 不滿。

領導也是人,長了耳朵,都喜歡聽好聽的,一旦自家園子裏有了點負面的事,第一個動作就是防記者,生怕涉及自己的負面新聞曝光。如果趕上有內鬼,主動爆料, 真是恨不得殺了這人的心都有。但是,領導也不想想,畢竟目前還是單位體制,單位內的人,惹自己的領導,要付出多大的的代價?有這樣大的代價,內鬼還要公然 爆料,原因是什麽?無論哪個領導,都口口聲聲說,有意見要按組織系統反映,但是,按組織系統反應有用嗎?以我個人的經歷而言,這樣的反映,基本上是石沈大 海,弄不好還有反效果,這邊剛反映,那邊的被反映對象已經知道了,大領導更相信的是中層領導,非把人逼上梁山而後止。

比起我當年的惹的禍,湖北民族學院這位代課老師,只是發了幾句牢騷,既沒有揭弊,也沒有揭黑,但已經讓學校領導大為不滿了,校慶是學校大喜的日子,是領導炫耀成績的日子,不奉承也就罷了,居然說不好聽的,那怎麽能行?於是我們的這位老師,就只有遭解聘之一條路了。

學校裏的博客文字獄,讓我們不得不想一個問題,我們的大學是個什麽地方呢?是跟屢屢發生短信文字獄的縣衙門一樣,也是一個衙門嗎?大學裏的教師,跟管著他 們的層層的領導,是什麽關系呢?也是上級和下級嗎?換言之,教授和院長和校長,是下屬和上級嗎?以我個人的私見,按照過去和世界各國的慣例,教授不是校長 的下屬。但是,這種私見,在中國的大學,顯然屬於大逆不道的,各個校長們,無不理所當然地認為,教授無論多大的來頭,多大的學問,都是被領導者。其實,我 相信,絕大多數教授們,也是這樣認為的。也就是說,即使在大學裏,教師與系主任,系主任與院長,院長跟校長,就跟縣政府裏科員跟科長,科長跟縣長書記一 樣,都是上下級,領導和被領導的關系。被領導還隔了這麽多層,顯然,教授在校長眼裏,沒把你奴才,已經很算是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了。

無論我們怎樣感到憤慨,必須得承認,衙門裏面發生文字獄,無論是什麽形式,什麽性質的文字獄,都是可以理解的。在官本位如此橫行的條件下,權力就意味著一切,說有權而且還能管著你的人的壞話,或者不中聽的話,不等於找死嗎?

說實在的,現在的大學裏,這樣找死的人,如果能多幾個,大學的墮落,至少還能慢點。(愛思想網站 2008-11-10)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