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珂爾沁草原上的詩人
對我說:
“北方是悲哀的。”

不錯,
北方是悲哀的。
從塞外吹來的
沙漠風,
已卷去
北方的生命的綠色
與時日的光輝,
——一片暗淡的灰黃,
蒙上一層揭不開的沙霧;
那天邊疾奔而至的呼嘯,
帶來了恐怖,
瘋狂地
掃蕩過大地
荒漠的原野
凍結在十月的寒風裏;
村莊呀,
古城呀,
山坡呀,

河岸呀,
頹垣與荒冢呀,
都披上了土色的憂郁……
孤單的行人,
上身俯前
用手遮住了臉頰,
在風沙裏
困苦了呼吸,
一步一步地
掙紮著前進……
幾只驢子
——那有悲哀的眼
和疲乏的耳朵的畜生,
載負了土地的
痛苦的重壓,
它們厭倦的腳步,
徐緩地踏過
北國的
修長而又寂寞的道路……

那些小河早巳枯幹了
河底已畫滿了車撤,
北方的土地和人民
在渴求著
那滋潤生命的流泉啊!
枯死的林木
與低矮的住房,
稀疏地
陰郁地
散布在
灰暗的天幕下;
天上,
看不見太陽,
只有那結成大隊的雁群
惶亂的雁群,
擊著黑色的翅膀,
叫出它們的不安與悲苦,
從這荒涼的地域逃亡,
逃亡到
綠蔭蔽天的南方去了……

北方是悲哀的;
而萬裏的黃河
洶湧著渾濁的波濤,
給廣大的北方
傾瀉著災難與不幸;
而年代的風霜,
刻畫著
廣大的北方的
貧窮與饑餓啊。

而我
——這來自南方的旅客,
卻愛這悲哀的北國啊。
撲面的風沙
與入骨的冷氣,
決不曾使我咒詛;
我愛這悲哀的國土,
一片無垠的荒漠,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
——我看見
我們的祖先
帶領了羊群,
攻著笳笛,
沈浸在這大漠的黃昏裏……
我們踏著的
古老的
松軟的黃土層裏,
埋有我們祖先的骸骨啊,
——這土地是他們所開墾,
幾千年了
他們曾在這裏
和帶給他們以打擊的自然相搏鬥,
他們為保衛土地
從不曾屈辱過一次,·
他們死了
把土地遺留給我們——
我愛這悲哀的國土,
它的廣大而瘦瘠的土地,
帶給我們以淳樸的言語
與寬闊的姿態,
我相信:這言語與姿態
堅強地生活在大地上,
永遠不會滅亡;
我愛這悲哀的國土
古老的國土呀,
這國土養育了
那為我所愛的
世界上最艱苦
與最古老的種族。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