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盆

俗語說:“家裏再窮,也有二斤銅”。閨女出嫁,只要不是太窮,都要陪送一個黃銅的洗臉盆。新媳婦嫁來後,銅盆放在新房自己用,等媳婦也成了婆婆,銅盆才拿出來大家用。銅盆洗臉,據說能消病祛災。至於什麽時候興起沒人考證,恐怕從商殷青銅器時代算起,別的器物沒有流傳下來,可這銅盆,一直洗了幾千年。

媽媽那個銅盆是出嫁時舅舅陪送的,用二鬥高粱換的。四周有細細的花紋,盆底光亮,能照人。那時,家裏買不起鏡子,銅盆除了用來洗臉外就成了媽媽梳洗打扮的鏡子。


那年,我七歲了,該上學了。媽媽說:“三輩子不識字,死後就變成騾馬,還要受罪。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你念書。”為了這,媽媽省吃儉用,賣雞蛋、賣山貨野果,好不容易攢下幾個錢,給我買來一件上衣,一個書包。那一天是我最高興的一天。那天夜裏,我發現媽媽挨聲嘆氣,對著銅盆發呆。透過微弱的油燈光,我看見銅盆映照的媽媽,日漸消瘦,眼角爬滿皺紋,頭上白發更多了,但嘴角卻露出幾份剛毅。原來媽媽是為我上學買書本買鉛筆而發愁。我說:“媽媽,今年我不上學了,等明年再說。”“這點難處還難不倒媽媽,今年一定讓你上學!”第二天清早,媽媽背著我,用麻袋片包好銅盆,到集上了。那年我終於上學了。雖然從此以後用瓦盆洗臉,苦日子卻帶來了幾份溫馨。後來,“大煉鋼鐵”,村上所有的銅器鐵物都收去了。媽媽說:“不然那個銅盆還不是扔進土高爐裏。”


去年,我在舊物市場上看到一個古色古香的銅盆,雖然綠銹斑駁,但四周的花紋依稀可見,很像媽媽那個銅盆。不管是不是媽媽那個銅盆已不重要了,幾經討價還價,我終於花一百元買下來。是為了那段早已被歲月的流水沖淡的往事,還是追回消逝的時光?我說不清。


筏子


曾在影視裏看到煙波浩渺的江河上,一排排筏子漂流的情景:筏子擊打浪花,時快時慢,時而驚心動魄,筏子在驚濤駭浪中顛簸,時而緩緩而行,筏子客悠然自得。筏子一排連著一排,連綿幾裏,甚為壯觀。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家鄉的太子河上也曾有過這樣的木筏子,太子河作為水上大動脈,把上遊的木材源源不斷地運往下遊。那時,我和小夥伴們常站在岸邊的大柳樹下,或坐在河灘的大青石上,遠望一隊隊木筏子從河心漂來,那該是童年一件愜意的,也是我記憶中最富有詩意的事情。


一隊筏子有幾十架,如遊龍一般,從水氣蒙蒙的河面順流而下。打頭的一架筏子是有經驗的筏子客,常常是粗壯的大漢,光著脊背,立在排頭,撐著舵漿,掌握著筏子行駛的方向。後面的筏子客撐著一支長長的瘦篙,支撐筏子前行。我們村前的河面寬闊平穩,每行到這段,排頭的筏子客就把舵漿吊在木筏上,蹲下來坐在木筏上小木凳上,點上一袋煙,而雙目卻緊緊盯著前方。後面的筏子客也索性放下篙,仰臥在木筏上,望著藍天白雲,高興時會喊幾聲山歌。這個時候,如果是中午,我們一群小夥伴們會脫光身子,卟嗵卟嗵跳下河,遊到河心,爬上木筏子,懶懶地躺在木筏子上,聽那筏子打水的聲音,看那山影、蘆花、岸柳,享受一段漂流的快感。


那時候,家鄉有很多人當過筏子客。每當農閑時節,他們就打裝行囊,帶上幹糧,去離家幾十裏的東邊外的深山老林裏伐木,然後把伐下的木頭撈下山,在河邊用榆木腰子連成一排排一節節的筏子。那木筏子,當地人叫木排,管筏子客叫“打筏子”的。從東邊外伐木,組成筏子,再順河漂流到太子河下遊的遼陽城,到徒步走回,其間約一個月的時間,筏子客們要經過多少急流、險灘、深潭、漩渦,要經受多少蚊叮、蛇咬、水泡、雨澆?四叔是個老打筏子的,從二十幾歲起到五十多歲,年年都打筏子,一年要打四五次。春天水涼,東邊外河水還結著薄冰,踩著冰碴下水,他的腳已泡得蒼白,腿上的靜脈像蚯蚓一樣,有的已經潰爛。每到打筏子的時候,四妽總要給四叔帶上小米,一罐辣椒醬。夜間,筏子客們把木筏子泊在岸邊,上岸搭起窩棚,燒水做飯,露宿在河灘。有時遇上暴雨,晝夜不能合眼,加固木筏,防備被洪水沖走……

村西邊龍頭崖下是個深潭,望不到底,深潭上面是哨口,急流飛濺,直沖崖頭,形成一個個巨大的漩渦。龍頭崖是筏子客的鬼門關,我不止一次地看到筏子客經歷一個個膽戰心驚的崖頭哨口的場面:木筏子在哨口險灘擱淺了,筏子客便脫個凈光下到水裏,一齊嘿嗨嘿嗨地喊著號子,掀動筏子,筏子沖出哨口,卻沒有沖出漩渦,在巨大漩渦回水裏直打轉,木筏撞在崖頭上,筏子解體了,一根根木頭紮進深潭,不知去向了。鄰村的二楞子就在那次葬身在龍頭崖深潭中,永遠到達不了他要去的那個地方……

四叔外出打筏子,四嬸的心總放不下,常常在河邊遙望。有時見四叔的木筏子過來了,遠遠地招手呼喚,四叔在筏頭揮著手,又消失遠方。當然,筏子上也可載一些土特產,比如山裏的人參、木耳,到了遼陽,順便賣了。也可以搭乘木筏子,記得那次二哥就乘著四叔的木筏子去城裏讀書的。筏子客從遼陽徒步回家,總要帶回城裏的花布,針頭線腦,油鹽醬醋之類的東西,那是全家人最高興的時候。


彎彎曲曲的太子河,曾經的水上運輸通道,記載著打筏子人的辛酸和歡樂,裹挾著一切美好和痛苦的記憶滾滾西去,不見了,洪水泛濫,哀鴻遍野;不見了,木筏排排,號子聲聲。當我站在太子河岸回眸過去,難道僅僅是逝者如斯的感嘆嗎!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