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良玉接到外祖母的來信難過極了。難過得在教研室的角落裏偷偷的哭起來。

他是師範學院中文系老師,為人忠厚老實,長得矮矬。他妻子卻活潑漂亮,穿著又能趕上時代。她愛他自然不是因為他的相貌,而是肚裏那些才氣;時代變了,現在的大多數女人開始愛男人的才氣了,這是社會進步的一個標志。他妻子認為現在時興女人管男人,她從有辣氣的厲害女人那裏學了些管男人的經驗,管得李良玉什麽事都得聽她的,有不滿意的時候也忍了。

最近,他八十多歲的外祖母來信說病了,還告訴一定不要給她寄錢,一定不要寄。這句話,使他落下了淚。他2歲喪父,3歲喪母,是外祖母把他養活大的。外祖母是個孤寡老人,靠政府救濟生活。為了養活他,只得給人家帶孩子掙些錢。李良玉初中畢業後,不忍心再念高中,想找個工作幫外祖母一把。“不念書怎麽行?

念!”她說。外祖母是個剛強的人,一定要他念完大學。到他念大學時,用度大了,外祖母把佝僂的身子挺了挺,同時給兩家人帶孩子,一直到李良玉畢業分配到東北工作。平時,李良玉把看電影和其他零用錢省下來,瞞著妻子給外祖母寄去,免得妻子針紮火燎的吵吵。這次外祖母生病,他決定名正言順的給外祖母寄20元錢去。誰知這話剛出口就被碰回來了。

“什麽?上牙碰下牙說的容易!錢呢?”他妻子炸了,那雙杏眼快變成兩個圓球。

丈夫趕緊把窗戶關上,門關上,怕別人聽見。他覺得叫人聽見丟人。他走到妻子跟前,小聲的帶點哀求地說:“呢子大衣下月再買還不行?先把那錢寄去……。””“妻子沒吱聲,只咬住下唇,都咬出牙印來了,臉也不像平時那麽美了,有點往一塊兒縮。停了一會兒,她劈裏啪啦拿出一串鑰匙打開五鬥櫥,掏出一疊錢,往桌上一扔,扯大嗓門說:“寄吧,都寄去!你也別回來吃飯,都紮脖!”

他看見妻子動了肝火,一時不知是爭辯還是安慰好,怔怔地望著眼皮底下的幾十元錢。

妻子更來勁了,她胸脯起伏著,越動越急。突然,她奔過去,打開了窗戶,又奔過來咣當一下推開了門,看架式還想把墻也扒開,然後高聲地喊叫:“寄吧,去呀,去呀!”說完,女人鼻子一酸,趕忙掏出漂亮的小手帕,使勁往臉上一捂,嗚嗚地哭了,哭得竟十分傷心。李良玉慌亂得傻了眼,不知怎辦才好。外面有鄰居的開門聲,走動聲。他趕緊把房門關緊,窗戶關嚴,走到妻子跟前,低著頭,喃喃地說:“別急,別急,以後再說……”說完,他走了,上學校去。這是早晨的事。

下午,妻子正在料理家務,郵遞員送來一份包裹領取單。她接過一看,知道是他外祖母從四川寄來的2斤糙米。李良玉最愛吃四川糙米,叨咕好幾回了。她想這就去到郵局取回,晚上給他做頓糙米飯吃,感動感動他,對付男人就得有軟有硬才行。

還是每天回家的時間,他回來了。他顯得很疲倦,頭上沾著些粉筆末。妻子故意板著臉端上了一盤紅辣炒肉、砂鍋什錦湯,盛好飯。他看到青白的米飯在碗裏閃著光澤,突的一怔,然後急火火的捧起碗吃了一口,沒等往下咽,就驚奇的瞅著妻子:“家鄉四川米!”

妻子故意轉過臉沒吱聲。

“哪兒來的?”他眼睛在房間裏來回巡視。

“你就吃你的吧。誰像你……”妻子顯出了她特有的嫵媚和溫柔。

李良玉陪了一笑,接著便大口大口地吃起來。他越嚼越香……“良玉!”她叫他,然後格格笑起來,“外祖母真是老糊塗了,本來日子過得就緊,還花4元錢郵來2斤糙米……”李良玉聽了這句話,張開了嘴,盯望著妻子,泥塑一樣僵住不動。嘴裏那口飯也不咽,仿佛吃的是一團釘子。漸漸的,他的臉抽搐起來,使勁一閉嘴,眼淚刷一下流了下來,一直流到那閃著青色光澤的碗裏。

“把錢拿來!”突然,他沖著美麗的妻子大聲吼叫起來。她先是一哆嗦,而後膽怯了,她不相信這個老實的丈夫能發出這樣氣粗的聲音,壓倒一切的聲音,像戰士沖鋒喊殺那樣。妻子完全被他鎮住了,怯生生地望著他。“聽見了沒有?拿出來!”他臉色鐵青,目光嚴峻,好像要噴火。妻子順從的哆哆嗦嗦地打開櫥櫃,生怕弄出響動,惹他再發火,取出錢,怯生生的遞在他手裏。

他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當的一腳踢開門,挺著胸脯上郵局去了。

道德的力量剎那間使他變成了一個勇敢的大丈夫。

(原載《當代》1981年第6期)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