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江我們是老同學,當時我倆並排坐在最後一排課桌。當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我們常在一起沖著他的後背做鬼臉。我們還一起參加期末補考。

這是15年前的事了。15年來我們一直沒有見過面。今天,我終於懷著激動的心情登上了四層樓……“不知道他是否還能認出我來?”我心裏暗想。

我毅然按了一下電鈴。

“不怕爛掉你的臭爪子。可惡的東西!震得整個房子嗡嗡響。什麽時候你才能改掉這個壞習慣?”裏面傳出一陣叫罵聲。

我羞得滿面通紅,連忙把手塞進口袋。前來開門的是一個淡黃頭發的女孩,看上去約莫有八九歲。

“努格紮爾·阿馬納季澤在這兒住嗎?”

“他是我爸爸。”

“你好,小姑娘,我是紹塔叔叔,你爸爸的老同學。”

“噢,您請進來吧……瑪穆卡!爸爸的同學紹塔叔叔來了。”女孩朝裏邊喊了一聲,領著我向屋子裏走去。

迎面沖出一個6歲左右的小男孩,渾身是墨水汙跡。

“你們的爸爸和媽媽在家嗎?”

“不在。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

“你倆在做什麽呢?”我問“我們在玩‘爸爸和媽媽遊戲’。我當爸爸,姆濟婭當媽媽。”瑪穆卡對我說。

“你們玩吧,我不妨礙你們。”我一邊點著煙,一邊坐在沙發上。

“不知道努格紮爾過得怎麽樣?生活安排得好不好?是不是幸福?”我尋思著。

孩子們尖利的喊聲把我從遐想中喚醒過來。

“餵,孩子他媽!今天做什麽好吃的?”瑪穆卡問道,顯然是模仿某個人的腔調。

“吃個屁!我倒要問問你,我拿什麽來做飯?家裏啥也沒有!”

“你的嘴可真厲害!罵起人來活象個賣貨的娘兒們!”

“你怕什麽!在飯館一坐,就能吃個酒醉飯飽……可我怎麽辦?”

我登時出了一身冷汗。

“昨天夜裏你跑哪兒逛去了?說:“姆濟婭握著兩個小拳頭,叉腰站著。

“你管不著!”

“什麽,我管不著?好吧,我叫你和你那幫婊子鬼混?”

“你瘋啦?!”

“我受夠了!夠了!今天我就回娘家去!孩子統統帶走!”

“不準動孩子,你自己愛上哪兒就上哪兒!”

“沒那麽簡單!”

“把兒子給我留下!”

“不行,我已經說了!”姆濟婭高聲叫道。

“你聽著:把兒子留下!要不然……”瑪穆卡抱起枕頭,一下子砸在姆濟婭身上。

“好哇,你敢打人?畜牲!”姆濟婭掄起洋娃娃,狠狠地打在弟弟頭上。她打得是那樣厲害,瑪穆卡的兩眼當即閃出了淚花。

我跳起來把他們拉開。

“孩子,真不知害臊。這是什麽遊戲喲!”

“放開我,尼娜!”姆濟婭突然朝我喊道。“你們這些鄰居不知道他是什麽玩意兒!我整天受他的氣,沒法跟他過下去了,我的血全被他喝幹了,可惡的東西!

你們瞧,我瘦成了什麽樣子!”姆濟婭用纖細的指頭戳她那玫瑰色的臉蛋兒。

“別信這個妖婆的鬼話!”瑪穆卡沖我說。

“不要吵了!”我實在控制不住,向他們大吼了一聲。孩子們恐懼地盯著我。

我喘過一口氣,勒令兩個孩子向我發誓,保證往後不再扮演他們的爸爸媽媽,然而便步履蹣跚地離開了這個家。

“看來,我的朋友生活得滿快活的!”我一路上想著姆濟婭和瑪穆卡。他們在我面前表演了一幕未來家庭生活的醜劇。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