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我女朋友莉妲家。我們喝咖啡,抽煙,我就跟她說了這事。

下面就是我跟她講的。

那是個禮拜三,一個還算清閑的夜晚臨近打烊時分,艾爾伯把這個胖子領到我管區裏坐下。

我從未見過像他這麼胖的家夥,盡管除此以外他看上去挺幹凈,穿得也還不錯。在他身上什麼都是巨大的,不過最叫我驚訝的還是他的手指。當我停下來,給他旁邊的一桌老夫婦點單的時候,我立刻就註意到了。比正常人的手指大三倍。那手指又長,又粗,全是肉。

我照管著我另外的桌子。一桌四個做生意的男人,很難伺候,另一桌四個的,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還有那對老夫婦。蘭特給胖子杯子裏倒上了水,我在過去之前給他留了充足的時間來決定點什麼。

晚上好,先生,我對他說,您選好了嗎?我問。

他那叫一個胖啊,莉妲!

晚上好,他對我說。是的,老天,他是這麼說的,我們現在準備好可以點菜了,他說。

他就是這麼說話的,你知道。有點古怪。而且時不時的,他會小口喘氣。

我想我們先來個愷撒沙拉,他對我說。接著來個湯,請加上面包和黃油。然後,羊排,我想該不錯。和一份烤土豆加酸奶油。至於甜點,我們待會兒再說。非常感謝,他說著把菜單遞給我。

他的那些手指呦,莉妲!

我沖進廚房把點單交給盧迪,他做個鬼臉接過去。你知道他,盧迪。他幹活時總這樣。

我從廚房出來的時候,瑪戈——我跟你說過瑪戈?就是那個老和盧迪擠眉弄眼的姑娘?瑪戈對我說,那是誰啊,你那胖哥們?簡直就是個不倒翁!

好吧,他們都鬧開了,當然的。是啊,他們都在鬧,我可以肯定。

我把愷撒沙拉送到他桌上,他一邊留神著我的每個動作,一邊給他的面包片塗黃油,他不停喘著氣,把面包片擱在碟子邊。至於我,我腦子裏亂哄哄,把他的水杯也碰翻了。

啊,對不起!我對他說。都是太心急了的緣故,我很抱歉,我跟他說,您沒事吧,我去叫個服務生來給您弄幹凈,我跟他說。

一點也沒關系,他對我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對我說,而且他喘氣。別為這個在意,這事常有,他跟我說。我走開去找蘭特時他沖我笑了笑還做了個手勢,等我回來,我發現他已經把所有的黃油面包都吞下去了。

過了一會兒,我給他添上面包的時候,他已經吃完了他的沙拉。你知道那有多大份量,一個愷撒沙拉?

太謝謝了,他跟我說。這面包非常可口。他對我說。

謝謝,我說。

真的,味道太好了,他對我說。老實講,我們很少吃到這樣的好面包,他對我說。

您從哪兒來?我問他。我想以前沒見過您,我跟他說。

這不是那種能叫人忘得了的人,莉妲輕笑著來了一句。

丹佛,他回答說。

我沒繼續問下去,然而他的回答叫我覺得有些詫異。

您的湯馬上就來,先生,我對他說,然後我去給那四個難伺候的生意人結帳。

等我給他送上湯,我看見他的面包已經再次全部消失了,他正把最後一小塊往嘴裏塞吶。

請相信我,他對我說,不是每天我們都能享受到這樣的美味,他對我說,您別見怪,他對我說。

啊,您別這麼說,真的,我跟他說,看到有人出於好意的吃也是件叫人高興的事,我對他說。我不知道,他對我說,您說得大概沒錯,他說。他放好餐巾,拿起了他的湯匙。

老天,這家夥真肥!蘭特說。

他也沒辦法,你就少說兩句吧,我跟他說。

我把另一籃面包和附加的黃油擱到他面前。湯您喜歡嗎?我問他。

非常好,謝謝,他對我說。味道好極了,他加上一句。他擦擦嘴,又仔細的抹了抹下巴。是這兒太熱還是就我這麼覺得?他跟我說。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