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薩繆爾·貝克特:一個黑夜

發現他伏地趴著;沒有誰惦記他,沒有誰尋找他。一位老婦人發現了他。大概說來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漫無目標地尋找野花,僅僅是黃顏色的。一心盼著野花卻意外碰見他伏在那兒,他面孔朝地兩臂伸展,身穿大衣盡管不合時宜;挨著屍體隱約露出一長排紐扣從頭到尾緊扣著他。各種紐扣形狀相異大小不一。裙子穿得略高但仍然拖地拖曳。乍看也吻合。頭顱近旁斜躺著一頂帽子,從帽邊帽頂便看得出來他身著略呈綠色衣服趴著並不太顯眼。從遠處再瞅上一眼只見得那個白色頭顱。她是否以往在什麽地方見過他,在他腳的某個部位見過。她全身衣著烏黑,長長的裙邊在草地裏拖曳著。天色已暗,現在她是否該離去走進東方。這是她的影子過去常走的方向。一條漫長的黑影。這是出生羊羔的時節,可並不見羊羔。她望不到一頭;假設碰巧有第三者路過他只能見到軀體。起初一眼是那位老婦人站立的軀體,走近再一瞧軀體就地趴著。乍看也吻合。荒野,老婦人一身黑服一動也不動。身軀在地上文風不動。黑色臂上端是黃顏色的;白發在草地間;東方在夜晚動彈不得。天氣,天空晝夜陰雲密布,西北偏西的邊角終於露出了太陽。要雨水嗎?要使你願意下幾顆雨滴,要使你願意清晨下幾顆雨滴。就此說定。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整天關閉在屋內,她現在和太陽一起出來了。她加緊步子想拿下整個荒野。奇怪路途杳無人跡。她漫無邊際地瞎走,狂熱地尋找著野花,狂熱地眼巴巴看著夜幕降臨的危急。她驚愕地說每年這個年頭怎不見有一大群羊羔。早年喪夫那會兒她還年輕,穿著一身黑衣,為了讓墳上的花兒再度開放,她浪跡四處尋覓他昔日鐘愛的花朵。為了給他的黑色臂端上配上黃花,她費盡心機最後還落得兩手空空。這是她出門第三樁吃驚的事情,因為這該是野花遍地的時節。她的故友的身影使她厭惡。受不了,因此她把面孔轉向太陽。她渴望夕陽西落,渴望在漫長的夕照中再次毫無顧忌地遊蕩。更為淒傷的是她的長黑裙在草地拖曳時發出熟悉的??聲。她走著,兩眼半睜半閉像似朝著光亮走去。她可能會自言自語說對於簡簡單單的三月或四月的夜晚這一切顯得過分奇怪了。終不見人煙,終不見羊羔,終不見野花。身影和??聲令人厭惡。行走途中腳震動了一具屍體。意外。沒有誰惦記他,沒有誰尋找他。黑色綠色的服裝現在看來激動人心;白色頭發顱彎依稀可見幾片拔落的野花。一張陽光曬焦陳舊的面容。一幅生動的場景如果你願那麽說的話。現在開始萬籟俱寂,只要她不再走動。終於太陽西下,太陽不見了,陰影籠罩萬物。這兒四周只有陰影一片。余暉漸漸隱退。黑夜無星無月。一切顯得吻合。不過僅此而已。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