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陸續遊過幾個古鎮,如江南的周莊、西南的麗江,但沒有一個古鎮給我留下好印象:周莊亂而又臟,麗江花哨艷俗。更糟糕的是這些地方人擠人,肩擦肩,臉碰臉,所到之處,見到的全是遊人,聽到的全是吆喝,走進這些古城古鎮就像走進了大集貿市場,大家也好像不是在旅遊而是在趕集,購物、叫賣、爭吵、討價、推擠……古鎮既無那種古樸幽靜的氣氛,遊人也沒有多少從容悠閑的心境。回到家中身心交瘁,一邊叫苦不疊,一邊後悔不已。這樣的風景名勝真是“只可百聞,不能一見”——與其跑到實地去“看”風景,還不如坐在家中“想”風景。

五天前,“貴陽國學大講堂”主持人,原貴州省作協主席、著名作家李寬定先生,邀請南北各大學曾在“國學大講堂”作過演講的學者,到“爽爽的貴陽”避暑。並承蒙李先生的美意,讓大家暢遊貴州東南邊的千年古鎮——鎮遠,他要我們“到那裏好好放松放松”。太太一聽說要遊古鎮就兩眼放光,我由於上過幾次當倒沒有她那麼興奮。

但是,從網上看到有關鎮遠的介紹,連我也想立馬就坐火箭飛到鎮遠去:“鎮遠是中國山地貼崖建築文化博物館。城內古街古巷曲徑通幽,石橋城垣錯落有致,碧水晨霧姿態萬千,春江漁火詩意盎然,有雄偉奇特、蜚聲中外的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青龍洞古建築群和明清古民居、古巷道、古碼頭、古城垣等160余處,觀賞價值與科考價值俱高。其建築風格為青磚黛瓦、高封火墻、飛檐翹角、雕梁畫棟,每一塊青石板、每一塊青磚都記載著歷史遺跡,泣訴著千年古鎮的滄桑。”有160余處古民居、古巷道、古碼頭、古城垣,原以為沒有一個星期看不夠,遊不完,尤其是那些曲徑通幽的窄街古巷,使我這個討厭鬧市喧囂的人神往不已。

坐了五個多小時的汽車,弄得人腰酸、背疼、身僵,我不僅沒有半點怨言,還增強了我對鎮遠風光的期待,前人不是說“梅花香自苦寒來”嗎?老天是要讓我們先吃盡苦受盡累,接下來再用美美的古鎮風光犒勞我們。在我們這個“和諧社會”裏找不到公平,吃苦越多報酬就越少,但在老天那兒難道還沒有公平嗎?我們吃苦越多必定回報越大。

八點半從貴陽出發,我們到達鎮遠時已快到下午二點。鎮遠地接湘西,從貴陽到鎮遠就像從空調房到火爐房,大家草草吃完午餐就跟著導遊遊“炎帝宮”。據說這座建築是清代的江西會館,宮的正室上方擺了一尊炎帝塑像,側室很多木工正在鑄木板,後室上方擺了幾尊佛像,說不清這是座炎帝宮還是佛教寺廟。宮中的講解員講得熱情賣力,由於建築實在一無可看,“炎帝塑像”和佛像一看就知道,比我們商店出售的食品生產日期還短,我們大多數男遊客都沒有心思聽她解說,很多人早早就溜出來了,幾位女遊客耐心聽完解說後,解說員就纏著要她們捐錢,說是為希望小學捐款,每人至少二百元,我太太說自己身上沒有帶那麼多錢,解說員稱99元也行,這哪是在解說,完全是在糾纏、欺騙和訛詐!再虔誠的信眾,再和氣的遊客,遊完這種鬼地方也要氣得罵人甚至打人!

接著遊另一個主要景點青龍洞,說是明清建築,但隨處可見現代重建的痕跡,這些建築不像古建築,它們要麼裝修時被“現代化”,要麼就是它們根本就是現代仿古建築。

更要命的是,整個古鎮幾乎全為仿古建築,這些房子下半身是水泥或磚墻,上半身裝一個苗族建築的屋頂,原來苗寨那些吊腳樓一棟也找不到。擠滿遊客的那些街道,腳下是新鋪的石板路,兩邊是新修的仿古房屋,商店裏賣的是各地商品。在這樣的仿古小鎮上,你領略不到一點傳統的古風古韻,但你也感覺不到現代的新氣象新潮流,你說不清它是新還是舊,辨不明它是土還是洋。鎮上那些刷得嶄新的仿古房子,既有點像大姑娘扮老,也有點像老奶奶裝嫩,望著這些四不像的東西,你想哭,也想笑,更想吐。

湘黔鐵路和國道從小鎮中心穿過,鐵路上的貨車客車隆隆轟鳴,白天黑夜都噪得小鎮不得安寧,我們下榻的“望江旅店”,窗戶正對著河岸旁的鐵路,列車吵得我一夜沒有合眼。武漢的喧囂夠讓人煩心,沒有想到鎮遠更叫我心煩。

鎮遠的市容市貌可以用兩個字概括無遺:惡俗!

倒是鎮遠郊外的鐵溪和舞陽河值得一遊。當年吳敬梓在《儒林外史》中描繪過的鐵溪,兩岸高山,谷底清泉,盛夏仍然涼風習習,遊人到此煩躁全消,古代的臭老九還真懂得生活,難怪吳老先生把它作為《儒林外史》的背景了。令人十分擔憂的是,溪邊全是小旅店和餐館,餐館、旅店的臟水糞便全沖到小溪裏,我敢打賭要不了多長時間,這條小溪就臭不可聞。舞陽河的兩岸風光又奇險又嫵媚,瀑布飛泉,山光水色,一灣一景,一景一畫,無人不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惜,和舞陽河美麗的風光相比,旅遊景點的管理真是乏善可陳。沿途是賣燒烤的小販,隨處都能見到對環境的破壞汙染。

回到貴陽與貴州大學國學院院長張新民先生談到鎮遠,想不到他和我的感覺完全一樣:“鎮遠完了。”

老祖宗留下來的自然遺產和文化遺產,我們已經糟蹋得差不多了,好像沒有人痛心和惋惜。對自然我們無處不破壞,藍天、碧水、青山,只能到童話和圖畫中去尋找;對文化不是篡改就是蹂躪,古城、古鎮、古跡,都只保留在歷史教科書中。我們的歷史任務好像就是把神州大地弄得不堪入目,就是要把文明古國弄得沒有半點歷史感……

與李寬定先生的初衷完全相反,去了一趟鎮遠,精神不僅沒有放松,心情反而更加沈重,這樣的旅遊不遊也罷。(收藏自2011年8月23日愛思想網站)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