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被捕獵激怒了的熊追趕著一位來林中漫遊的人。它要咬死他,為著報仇雪恨。(對漫遊者來說,真可謂飛來橫禍。)

報仇?有讀者會講,愚蠢的畜性,你怎麼誰是仇人也分不清!

別罵我這善良的動物,它從來沒有理智,只能依靠本能。甚至在咱們中間……我說什麼來著?不……在狗中間,也沒少出這種事情。

快!漫遊者,你快逃命!

他逃,熊追。他叫喊,卻無處藏身。

熊緊追不舍,咆哮著沖過叢莽,眼看趕上他。他只好不斷變換方向,時而右,時而前,時而左;然而枉費心機,為什麼?因為熊也非木頭。

是的,我這個追逐的故事並不好笑!

漫遊者必須當機立斷,否則不得了。

情急中,他爬上面前的一棵樹。

誰也不會想,這是最好的出路。

他想必驚慌失措,忘了熊同樣是爬樹的能手。

瘋狂的畜牲一看事情起了變化,也停下來扒搔樹幹,咆哮怒吼。

它站直笨重的身軀,前爪搭上樹權,動作迅速得如受驚的貓。

盡管沈重的身體上升緩慢,它還是步步逼近,把人趕上了樹梢。

驚恐中我們又有什麼幹不了?漫遊者為了擺脫他的敵人,鼓足渾身的力氣,伸出一只腳狠狠地蹬熊的腦袋。可這麼蹬一蹬,並沒收到奇效。本來嘛,誰想殺熊,他哪能只是伸一伸腳?熊被蹬得不過晃了晃身子,不但沒摔下去,反而將他的腿抓住,用它那一雙利爪。

它又是抓,又是咬,熊性大發,恨不得將他拽下去,一口吞掉。

然而,熊拽得越兇,人把樹桿抱得越緊,表現出充分的騎士風度。

當智慧和勇氣救不了我們,盲目的命運經常會將我們拯救。

發狂的大笨熊身軀實在太重,壓斷了樹枝,猛地摔到地上,差一點將老命送。

它喘息著,悻悻地走開。

漫遊者又驚,又怕,又痛,處境仍舊十分尷尬。

他該己懷著感激,用想得出的一切語言,讚美老天大發慈悲,大錯特錯!才不哩!

他以微弱而顫抖的嗓音,詛咒褻瀆上帝,大叫上帝欠了他債。

他嘟嘟囔囔爬下樹來,淚眼汪汪,腳手流血。

疼痛誘使他渴求死亡,已將倉皇逃命的情景忘懷。

他一會兒怪熊沒把他完全撕碎,一會兒怪自己大貪生實在不該。

“噢,快來吧,我渴望的死神!快將我的生命、痛苦和困厄都拿去!我求你了,用我最後的一口氣息!”

嘶!嘶!什麼在響,那樹叢後面?有福了,漫遊者!你將很快如願。

來了另一頭熊,是它打擾了你。

一頭熊?——別害怕!確實是的。

是死神派來了它,毫無疑問。

死神?——是的,是的,剛才渴望他懇求他的,正是你自己。

“一個討厭的客人,劊子手!難道對禮儀一竅不通?可惜我這雙腿已沒法逃開!”

他吃力地站起身,然而一步也挪不動。

突然他有了一個主意,這主意他剛才沒想起來。

大約在十年前,他聽一位旅行者講過,只是在危難時忘記了:熊很少吃死人。

想到這他馬上樸倒在地,盡量伸直已嚇得冷涼的四腳,使勁屏住呼吸,如一具僵硬的屍體。

熊嗅了嗅他,發現毫無活氣;它不喜歡吃死人肉,吼叫幾聲便離開了,全然不打擾“死者”安息。

朋友,你又希望什麼?說出來吧!

你剛才渴望死,死神來了卻又逃避。

起來!熊走了,看你還罵它什麼?還是它沒咬斷你的脖子和腿,你該真心感謝它?褻瀆神靈有何用?難道能減輕痛苦了你還想死嗎?打心眼裏渴望它嗎?太遺憾,死神剛才目睹了你的虛偽,不然他早叫你如願啦。

酷暑的一天過去了,夜晚已經來臨。

呵,但願它也給在懊熱的林間和粗硬的野地上受熬煎的人帶來清醒和精神!

眼看著空氣漸涼,天空劃過道道閃電。

“呵!”漫遊者喊道,“來吧!雷電啊,快結束我的痛苦和生命!”

雷神很快被他的祈求打動。

整個天空密布烏雲,最亮的星星也隱藏在雲幕後,電光飛快掣動,雷聲此起彼伏。

高興吧,漫遊者,你死期已近!

死神就要駕著霹靂,來將可憐無助的你攫去。

還開什麼玩笑?……朋友們,請留神。

請你們克制自己,別嘲笑垂死的人……“唉,多麼痛苦……不如快快死去!……來吧!死神!來,幹嗎猶豫?不過躺在這兒我看不太安全!我不是聽人說過,雷喜歡劈打橡樹,生活給了教訓和經驗。呵,但願有棵月桂樹能夠為我提供蔭庇。哎唷!腿好痛!死神啊,請將我攫去!瞧那兒已遭雷擊——不逃已來不及,如果我不想被雷打死,就必須向安全地帶轉移!”

去!愚蠢的家夥,去尋找安全,一會兒想死,一會兒想將死請走!

你的優柔寡斷教我認識人類的怯懦,我必須聽他們像你一樣大膽地渴求。

相信我吧,朋友們:只有既熱愛生,又能勇敢地死的人,才算聰明優秀!


萊辛寓言·眼鏡

封·克利桑特是一位老男爵。他身為單身漢遠近知名!不想小愛神和他開了個玩笑,他六十歲突然善感多情。

鄰裏有一位市民女兒,菲奈特是姑娘的芳名。她體態輕盈,迷人異常,叫老少爺們望穿了眼睛。男爵老爺也被她征服,醒裏夢裏都看見她的倩影。

男爵老爺終於暗忖:“為什麼只是個影子?影子只好想一想,要摟在懷中卻不成!她非做我的老婆不可,和我一同起身,一同就寢!笑罵的任隨他笑罵;高貴的姑媽、侄女和弟媳婦,菲奈特是我妻子,也是諸位的——仆人!”

已這麼有把握?請慢慢往下聽。

男爵老爺上門去提親,他拉住姑娘的小手,舉止文雅,完全合乎身分。他說:“我,封·克利桑特男爵,選中了你,孩子,做我的夫人。我的田產寬廣又肥沃,希望你不要自誤終身。”

說完他戴上一副大大的眼鏡,開始念一張長長的清單,表明上帝給了他多少財富,他願給她的聘禮何等豐盛,將來他還要留給她大筆遺產。

老財主從頭念到尾,每念一條,都透過眼鏡貪婪地瞅一瞅他的小美人。

“喏,孩子,你看怎樣?”

說完這句話,他就不聲不響,同時慢慢摘下了眼鏡(因為他考慮,這個聰明姑娘才不會放過眼前的機會吶,她會忙不疊他說一聲“好的”,我也馬上給她一吻,讓我倆幸福無疆。可是呢,激動之中容易折斷了我貴重的服鏡腿!)眼鏡於是被小心地摘下來,拿在手上。

這就給了菲奈特時間,讓她考慮成熟後,再講:

“老爺,您談到求婚和聘禮,啊,老爺,這統統都很美妙!我將穿綢裹絨四處走。走幹嗎?我不會再走,而是坐著六匹馬的車四處巡遊。旁邊還有一大群仆從,供我差遣,將我侍候。啊!我說過,一切都十分美好,要是我……如果我……”

“什麼如果?我倒要瞧瞧,”

說時老財主胸口一挺,“看有什麼如果,能妨礙我!”

“如果我發誓不……”

“發誓不什麼?菲奈特,發誓不嫁人,是嗎?噢,胡思亂想,”男爵喊道,“胡思亂想!”同時抓起眼鏡,再一次透過鏡片,將姑娘細細端詳,嘴裏一個勁兒喊:“發誓不嫁人!胡思亂想!胡思亂想!”

“且慢!”菲奈特道,“只是發誓不嫁像老爺您這樣的總將眼睛藏在兜裏的新郎!”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