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春良·地緣視角下的哈薩克斯坦

作為歐亞大陸潛在的“地緣政治支軸國家”和“美國霸權的流沙區”,哈薩克斯坦既是地緣政治學家麥金德所定義的“心臟地帶”,又是馬漢所強調的陸權與海權的對峙區域,是斯皮克曼所看中的“邊緣地帶”,也是亨廷頓所倡言的“文明沖突”中各文明的交匯區,因而無論從哪一種視角來分析哈薩克斯坦,都會認識到其在中亞,乃至整個歐亞大陸的地緣戰略意義。


一、 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

哈爾福德·麥金德在對地理學的研究過程中創造性地將地理因素與國際政治結合起來,創造了地緣政治理論,並一針見血的指出:整個人類的戰爭史,國際政治的鬥爭史就是陸權國家與海權國家的對抗史。麥金德在總結前輩地緣政治學家的主要觀點後,進一步闡述“國家是一個活的機體,因而不可能被壓制於生硬的界限內,國家的形式和力量依賴於它的居民,而它的外向性的運動則體現為其所占有的領土的收縮或者擴張。”即陸權國家的力量來自於他們所占據的領土,力量運用的方向決定於其國家所處的地理位置,其力量的大小與其所占領的領土的數量成比例。亞洲中心地域位於地球上各大陸的中央位置,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該地區不僅面積廣袤,人力和物力資源豐富,而且大部分地區為草原和沙漠,是大河流域所形成的廣闊的低地,對海權國家而言這一地區固若金湯,據此麥金德幾乎是宿命論地認為亞洲中心地區是陸權國家的主要力量源泉,並將這裏界定為“歷史的地理樞紐”,指出這一特定的區域是陸上力量的戰略中心和“心臟地帶”。隨著陸地通訊革命的發生和推進,心臟地帶正第一次被鐵路和公路網統一為一個整體的戰略單位。統一後的心臟地帶不但幅員遼闊,位置優越,而且還具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和適合農業生產的肥沃土地,任何陸權國家若能利用這些資源,並輔以快捷、廉價的內陸鐵路和公路,就能逐步的征服歐洲、中東、印度和遠東,控制歐、亞、非大陸,從而轉變世界權力的均衡。

(一)歷史上的悲劇與現實中的機會。公元6~8世紀,在當今的哈薩克斯坦地區建立先後建立了突厥汗國、突騎施、葛邏祿等早期封建國家。15世紀末建立了哈薩克汗國,分為大帳、中帳、小帳。18世紀30~40年代,小帳和中帳並入俄國。19世紀中葉以後,哈全境處於俄國統治之下,1917年11月至1918年3月建立蘇維埃政權。1920年8月26日成立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屬俄羅斯聯邦。1925年4月改稱哈薩克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1936年作為加盟共和國加入蘇聯。1990年10月25日通過《主權宣言》。1991年12月10日改國名為哈薩克斯坦共和國,同年12月16日正式宣布獨立。獨立後的哈薩克斯坦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獨特的歷史文化而成為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歐亞大棋局中潛在的地緣支軸國家和美國霸權的流沙區。這種獨特的地理位置也使得哈薩克斯坦成為歷史上周遍大國競爭和角力的主要地區,歷史上的阿拉伯帝國、波斯帝國、唐王朝和元帝國、俄羅斯帝國、蘇聯帝國都曾經在自己強大的時候對這一地區實施全面或局部的統治。這從背面折射出哈薩克斯坦極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即“四處之地”,是歐洲與亞洲、東方與西方的交匯地帶。就當代而言,這裏是美、俄、伊斯蘭三大勢力爭雄之地,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在此均有市場,而獨聯體、上海合作組織,北約組織和國際恐怖主義組織在其都有較大的影響。難怪蘇聯解體後學者普遍認為中亞政治,經濟和宗教的前途正面臨歷史性的抉擇,中亞有可能成為一個新的政治地理戰場。


二、多重文明的邊緣地帶

(一)亨廷頓的警世與歷史上的文明沖突。湯因比認為,文明“包含著不被其他文明所理解的東西”。文明是一個“整體”。文明的興起是對挑戰的回應。根據對文明的定義和解釋,亨廷頓將世界文明劃分為:中華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西方文明、拉丁美洲文明和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根據亨廷頓的考察和分析歷史上文明間的關系主要有以下三點;

(1)遭遇:歷史上,文明在時間和空間上是分隔的,文明間最引人註目的和最重要的交往是來自一個文明的人戰勝、消滅或征服來自另一個文明的人。這些交往是短暫的,暴力的,也是偶發的。然而,大多數商業、文化和軍事的相互作用時常發生在文明內部。


(2)沖擊:西方的興起。歐洲基督教文明作為一個獨特的文明最早出現於8世紀和9世紀,經過不斷的改革和對外來文明的吸收,其對文明間的關系形成了巨大的沖擊,文明間斷斷續續的或有限的多方向的碰撞讓位於西方對所有其他文明持續的,不可抗拒的和單方向的沖擊。

(3)相互作用:一個多文明的體系。歷史進入20世紀以後,“西方的擴張”終結了,“對西方的反抗”開始了。文明間的關系從受一個文明對其他文明單方向影響支配的階段,走向所有文明之間的強烈的,持續的和多方向的相互作用的階段。在這個時期,每一個文明都把自己視為世界的中心,每個文明都在尋求自身的生存和擴張。


(二)文明邊緣地帶中的哈薩克斯坦。哈薩克斯坦,作為處於邊緣地帶中的國家,即為其的發展提供了機遇,也為其生存提出了挑戰。從地緣文化的角度來看,邊緣地帶有利於哈薩克斯坦引入多重文明,發展多元文化,同時也便利於其與周邊文明大國的交往,但交往中,哈薩克斯坦必須避免被單一文明同化的威脅;從地緣經濟角度思考,邊緣地帶有利於哈薩克斯坦發展與周邊鄰國的經濟關系,利用各個鄰居的自身優勢,獲得有利的國家石油輸出路線選擇的主動性,但其必須避免淪為主要國家原料來源地和商品銷售市場的可能處境;從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邊緣地帶的現實有利於哈薩克斯坦發展與周邊國家的多緣外交關系,有利於在推行多元平衡外交的基礎上,保障國家自身的獨立和影響力的擴大,但哈薩克斯坦必須避免一國影響力的獨自做大以致於使其淪為政治俘虜的危險。


三、地緣政治文化中的緩沖國

(一)緩沖國的理論、處境與機會。國際政治中,在兩個或是多個較強大的勢力間的相對弱小的力量往往被稱為大國之間的緩沖區。這一特定區域的存在不完全是其自身選擇的結果,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大國競爭的產物。為了避免大國間的直接的碰撞,實力相當的各個大國往往會在其勢力影響交匯的地方,留出一塊特定的地理區域,雙方明文約定或是在潛意識中達成某種共識,共同保證這一特定區域的獨立與安全。如一戰前英國與俄羅斯在伊朗和阿富汗建立的緩沖地,英國長期以來一直將低地國家(荷蘭、比利時、盧森堡)視為自己與歐洲大國的緩沖國。緩沖區的建立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大國強加的,如一戰後在德國與俄羅斯間建立的波蘭,在南巴爾幹地區建立的南斯拉夫,另一種是作為緩沖區的國家自己爭取的,如法國、德國、意大利間的小國瑞士等。而無論是其中的哪一種,緩沖國的命運都是極其微妙的。一方面它們可以從兩個或是多個力量或力量集團間同時獲得利益,從而實現利益的最大化,當然這種情況發生的前提是這些利益間是不敵對的,或者說是不沖突的。另一方面它們也在承受著來自兩個或是多個方面同時加諸其身的壓力,這使得這類國家在做出國家的戰略選擇時往往不能完全按照本國的國家利益行事。緩沖區的這種特殊的命運的產生是與其不可變更的地理位置和不同歷史時期的世界力量對比及不同政治文化間的融合與抗爭分不開的。它們常被迫地卷入到周邊大國的鬥爭之中,從而在政治、軍事和外交等方面均不得不看別人的眼色行事,成為大國博弈中的一枚棋子。這一點對於一個主權國家來說是殘酷的,但同時也是不可避免的。歷史上中歐和東歐國家的政治現實和近代以來朝鮮半島的變遷都證明了這一點。

(二)是地區大國又是緩沖國地位的哈薩克斯坦。無疑地,哈薩克斯坦是一個緩沖國,盡管它的地理面積是全亞洲第三,人口也相當可觀,但這一切都無法改變哈薩克斯坦是介於美俄中印伊斯蘭五大世界力量間的緩沖國的現實。哈薩克斯坦的地理位置和歷史文化別無選擇地決定了這一點。在面對覆雜的國際環境和堅定的維護哈薩克斯坦國家主權方面,哈總統納紮爾巴耶夫表現出傑出的政治敏銳性和在戰略版圖內洞悉哈薩克斯坦國家利益的能力。“哈薩克斯坦領導人使國際社會清楚認識到,哈無意破壞現有的核不擴散制度,無意增加國際緊張局勢,無意用核武器耀武揚威。恰恰相反,哈薩克斯坦選擇了與所有有關國家進行建設性合作的路線。哈領導人制定的對外政策目標是:使哈薩克斯坦進入國際社會,保障國家安全,促進經濟發展,保護本國公民在國外的利益,與所有對與我國發展互利關系感興趣的國家發展關系。”事實上,到1996年,即哈薩克斯坦獨立五年後,所有主要國家和國際組織都在哈開辦了代表處。就駐哈外國代表處數量來說,哈薩克斯坦在獨聯體國家中僅次於俄羅斯和烏克蘭,穩居第三位。

參考文獻:

[1]Friedrich Ratzel , The Growth of States, in G.. R. Sloan, Geopolitics in United States Strategic Policy: 1890 ~ 1987(Brighton: Wheatsheaf Books,1988),p.26.


[2] 《美國新聞周刊》:《第二回合的較量》,1992年2月8日版。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